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狼牌时间紧迫的另一点侧面证明就是连胶带都被丢弃在了最终密室!

如果时间充裕,为什么要大而化之胡乱撕碎海报,而不是保留胶带,把海报张贴回东面墙壁上去?

同理,这间密室用到巨幅海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假如这三张海报真是在这间密室使用的,完全可以铺在地面更顺溜更整齐一些。

包括红酒问题也是,假如横着从中间将此间密室一分为二,北半部分的地面海报上甚至没有玻璃渣子,越是靠近门,红酒的痕迹愈发微乎其微!

处处透露着仓促感!

最重要的是,无法解释这三张巨幅海报在此发挥的作用,也只有“最终密室”,才是“发挥它们”的“最佳舞台”!

所以才会如此着急啊,狼牌一定是“万事俱备”之后,十万火急想要逃离现场,迫使他做出了如此乱七八糟的“干扰调查步骤”!

有道理,最后的问题就是,三张巨幅海报,一张墙面海报,到底在最终密室,被狼牌用来做了什么呢?

想到这里,一切的一切,似乎都链接起来了,方瑶的脑海中,大致已经勾勒出了狼牌天马行空的作案图鉴!

大胆,离奇,但不失为优秀的杀人手段。

最后的疑惑,也就只有再度返回最终密室,才能知晓答案了。

于是,方瑶自信地抬起头,将她之前心中所想,以及所作出的推理,说给了许秦二人听。

许岳人一副甚为信服的表情,秦兰芷虽然表面很平静,但十分认可地频频点头。

方瑶说:“这里大致上就需要调查这么多吧,就是一个简单的故事,狼牌使用了四张海报,然后把后续工作处理得一团糟,又为了干扰我们调查,于是乎弄得看似很离奇。”

“我只能送狼牌四个字——‘故弄玄虚’。”

迈着自信的步伐,方瑶在前,许岳人和秦兰芷紧随其后,三人终于再一次来到了最终密室。

方瑶深呼吸了一番,表情开始凝重起来:“呼~空旷的最终密室,三张巨幅海报,一张墙壁海报,究竟是被怎样使用过的呢?”

“唯一的线索,就是整间大密室右下墙角的揉成团的胶带,可以大体判断出,狼牌在相对接近恶魔门的位置使用了墙壁海报。”

“也就这一条线索了,局面不乐观啊。”

秦兰芷此时一筹莫展,许岳人更是只能眼巴巴望着推理公主再现奇迹。

又一个难关!

方瑶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对许岳人说:“岳人,去把那两张还没动过的海报,随便找一张来给我。”

“只有手里拿着‘实物’,也许才能突然灵光一现。”

“墙壁海报的用途,仍然是未解之谜啊。”

许岳人是个勤快的助手,没过多久,海报就被他卷着扛了过来。

他的手背上,还张贴着四条撕下来的胶带。

“方瑶,我把紧挨着天使门的正前方那张海报给撕下来了!妳要怎么使用?”

秦兰芷看着那海报,伸手摸了摸:“这已经是最小的海报了么?面积都大得惊人呢。”

许岳人笑着说:“哈哈,话虽如此,重量却非常地轻,感觉赵婷都可以拿得动。”

秦兰芷不悦地双眉挤心:“别提那个名字,我现在真的只想避而远之。”

轻?赵婷都拿得动?

喂!不会吧,赵婷拿得动的意思,就是说,所有人都拿得动?

方瑶倒吸一口凉气,终于,一种全新的思路脱颖而出,瞬间爆炸在她的思维之中!

“岳人,快把海报给我,我感受一下!”

许岳人索性卷起来将海报一抛,方瑶赶忙伸出双手去接!

她以为自己的双臂会被压得麻疼,结果没有想到,海报在半空中被稳稳接住。

此刻的她,就像胸前横了一把古琴似的,左手端在海报自左侧的三分之一处,右手端在海报自右侧的三分之一处。

不但端了个四平八稳,而且还各种调整位置,也都可以灵活操作。

方瑶登时确信:就算是死者王琪媛,想要使用海报,也并不是难事。

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不用费力便把海报平铺或者竖着立起来,或者卷起来之后再将其靠墙.....等等一系列的操作!

等一下,海报竖着?我觉得岳人他曾经说过的那三张海报.......

还有,光海测量过,血色闹钟距离地面四米有余,就算是施泰因也够不着!

那么,如果把两者情报一结合,得出的结论,原来是这个!

方瑶脸上终于一扫苦思冥想的阴霾:“谢谢你,岳人,我想我越来越接近海报使用的真相了。”

许岳人单臂曲前:“有请方瑶大人答疑解惑~”

秦兰芷说:“我也是,到现在还一头雾水,只有请妳来解释一下了。”

方瑶说:“首先,海报平铺在这间密室的地面上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狼牌既不想掩盖血迹,也没有使用地面上任何‘机关’,而且地面本身就是实实在在的地面,这一点早在之前我们就已经探查过了。”

许岳人向秦兰芷补充道:“我的确在‘黑暗’游戏之前就勘察过这里,可以保证地面上没有任何可动手脚的地方,就是再平常不过的地面。”

方瑶说:“掩盖血迹什么的就更加不存在了,从王琪媛尸体喉部溅射到身上的血液本身就少得可怜,地面上更是干干净净,墙壁上也是,不可能有需要海报遮盖的地方。”

“所以说,海报就只能有另一种使用方式。”

秦兰芷立刻追问:“别卖关子了,方瑶,另一种使用方式是什么?”

见许岳人也是一个态度,方瑶娓娓道来:“以下可能就是有些夸张的推理了,有合理部分,也有需要想象的部分。幸亏狼牌有急于逃离现场的心理,才让最关键的‘道具’留了下来,后话两说,这张海报,我想应该是竖着使用的。”

“竖着使用?”

二人异口同声地疑问。

方瑶测算步子,来到了距离闹钟下方差不多两米远,距离恶魔门也差不多五米远的地方,然后说:“岳人,现在请你把海报立起来吧。”

许岳人照做之后,发现海报是一个有一定半径宽度的高约两米的矗立的圆筒。

方瑶问:“岳人,这种感觉,有没有似曾相识?”

许岳人看了半天,发出了一句可有可无的感叹:“这海报竖起来有够高的!”

秦兰芷不可思议地看着方瑶:“妳难道是说,狼牌用这海报来攀爬?等一下,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如此高的海报,非常轻的重量,我都做不到平衡!”

“方瑶,会不会妳的推理思路有误呢?狼牌也不会拿自己的安危开玩笑的吧?”

方瑶轻摇手指:“不对哦,兰芷姐姐,妳放心吧,我的思路应该错不了,岳人已经想起来什么了。”

此时的许岳人,正如方瑶所说,眼神十分肯定:“嗯,没错,两米,两米半,三米......我说的这三个‘高度’,没错吧。”

方瑶会心一笑:“笨笨~你终于想起来了,我的黑客大人。没错,那正是原本竖立起来出现在海报密室的由粗麻绳捆缚着的三张巨幅海报的高度!”

许岳人又卡壳了:“所以......?这还是不行啊,太高了啊,人上不去!”

方瑶眉头一皱,没好气地吐槽:“笨死啦,你把海报换个方式竖起来!”

许岳人终于明白方瑶的意图,这一次,他将海报卷成了高一米半,半径更宽一点的状态!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