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卷宗内记载的信息,环环相扣,严丝合缝,可以说是滴水不漏。

人证物证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颜查散是杀人凶手。

有人亲眼目睹,颜查散与柳金蝉接触,并且,颜查散身上还有柳金蝉的丝巾。

最后,颜查散更是签字画押认罪了。

据颜查散所言,他与柳金蝉情投意合,丝巾是柳金蝉送给他的定情信物。

是真是假,叶坏目前还无法确定。

若是从证据面上看,这个案子怎么看,都是无法翻案了!

这是一个铁案,想要翻案,比登天还难!

颜查散就是杀人犯无疑。

除非,找到柳金蝉魂魄,听一听她是怎么说的。

但是,叶坏发现柳金蝉的魂魄,已不再阳间,应该是被带到阴曹地府去了。

想要找寻,有些麻烦。

叶坏皱着眉头道:“公孙策,你怎么看?”

“大人,若光从卷宗看,此案已是铁案,找不出毛病!”公孙策沉吟了一下,道:“但是,若无冤屈的话,颜查散的魂魄,早就应该魂归地府了,不应该还留在阳间,并附身到黑鸦身上,来找您鸣冤!”

叶坏点点头,道:“本府最疑惑的,也是这一点!”

“大人,那现在怎么办?”公孙策道。

叶坏道:“将那只黑乌鸦带过来,本府还有事情要问他!”

“是,大人!”

很快,附着颜查散魂魄的黑乌鸦,被带到叶坏面前。

他又向黑乌鸦询问了许多问题,黑乌鸦皆一一作答。

公孙策没有开启天眼,在一旁只是看到,黑乌鸦不断点头,张嘴发出嘎嘎嘎的难听叫声,亦或拍打着翅膀做动作。

一人一鸦,就这样不断对话,说来也是颇为神奇。

良久之后,叶坏做出决断,自语道:“看来想要彻底弄清楚此案,只能下阴曹地府去查生死簿,再问问柳金蝉魂魄了!”

叶坏接着道:“公孙先生,你将黑乌鸦带到隔壁房间去,让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四人守在门外,保护好黑乌鸦!”

“是,大人!”公孙策一拱手。

“多谢包大人,替颜某伸冤,查某感激不尽!”附着颜查散魂魄的黑乌鸦,再次趴伏下,做跪拜之状。

“本府权知开封府,你的冤案本府自然要管到底,这是本府职责!”叶坏摆了摆手道:“去吧!”

黑乌鸦再一次跪拜后,才由公孙策带着离开。

叶坏也招来了展昭和武松二人,让他们守在自己门外,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自己。

做完这一切安排后,叶坏才盘膝坐在床榻上,闭上双眼,施展出元神出窍之术。

只是数息时间,叶坏头顶便冒出光辉,有着一个光团飞驰而出。

细看,那是另外一个叶坏,与盘膝坐着的叶坏,十分相像。手机端一秒記住『→m.\b\iq\u\g\\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正是叶坏的元神,也可称之为魂魄。

他看了看自己的肉身一眼,再闭目若一查看,发现万民伞、青天三铡刀等物,都存在于自己的宿主包裹中,可以一并带走。

叶坏元神,施展出天眼神通,额头上的淡金色月牙虚影浮现,他看到西边有着阴森森鬼气显现。

“鬼门关应该就在那边了!”叶坏自语一句。

元神瞬间从原地消失无踪……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开封府权知包拯通过一只黑乌鸦,想要再审武进县柳金蝉、颜查散一案的消息,不知怎么的,就透露了出去。

太师府。

庞吉听闻手下传来的关于叶坏包拯审黑乌鸦,想要给颜查散翻案的消息,嘴角不禁浮现出一抹讥讽:

“包拯啊包拯,你也就会搞这些歪门邪道!通过一只黑乌鸦,去审案,真是异想天开!你真是作死啊!”

接着,庞吉让人去了解颜查散一案,并查阅卷宗。

手下智囊回来报告,颜查散、柳金蝉一案,已经是铁案了。

庞吉知道后,心中已有计较。

叶坏重审此案,定是做无用功!

他要好好在陛下面前,参叶坏一本,参对方浪费官府资源,去做无意义的事!

再者,在民间宣扬,搞臭叶坏的名声。

让百姓们都知晓,叶坏包拯就是个徒有虚名的庸官。

庞吉做好决定,立刻就派人去坊间大肆宣扬:

叶坏无事可做,装神弄鬼,查黑乌鸦,去复查本就是铁案的颜查散、柳金蝉案,浪费官府资源!

只要把叶坏的名声搞臭,让对方在仁宗心里地位大降,变成可有可无之人,以后自己想要弄死对方,将更容易一些。

……

八贤王府。

八贤王赵德芳,很快也得到了叶坏审黑乌鸦,欲要给颜查散、柳金蝉一案翻案的消息。

八贤王赵德芳也是宋太祖儿子,太祖临终前赐赵德芳金锏一把,若朝中如有不正之臣,得专诛戮。

八贤王曾多次救杨家将众人,是有名的贤王。

八贤王得知叶坏在开封府弄出的消息,而且还弄得整个开封府都知晓,也是微微皱了皱眉!

“这个包拯到底是怎么回事?到了开封府,不好好办正事,却不问苍生问鬼神?”

八贤王心中有些不满。

不过,他没有说什么。

毕竟,叶坏在山阳县的所作所为,表明叶坏都是个难得的人才,胸腹经纶,具有大才,若是稍加磨砺定能成为国之栋梁。

他很欣赏叶坏,原本叶坏来到开封,他是建议仁宗,将叶坏调入御史台磨砺的。

最后,庞太师从中作梗,无法如愿。

庞太师建议,让叶坏权知开封府,八贤王就知晓庞太师不怀好意。

不过,最终八贤王还是同意了庞太师的建议。

他想来,玉不磨不成器,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只有将叶坏投入真正的烘炉之中,才越发能看出对方的非凡与本领来。

而权知开封府,就是对叶坏最好的磨炼!

若叶坏经受不住,那算自己看错人了!

八贤王思及此,觉得包拯审黑乌鸦,肯定是有原因的,并非儿戏!

“王爷,陛下有请!”

这时,元宝公公来到王府,向赵德芳传话。

八贤王眸中光辉一闪,已然猜到仁宗召见自己的原因了。

“好,劳烦公公了!”八贤王道了一句,摆驾皇宫。

御书房。

八贤王见到了宋仁宗,也见到了庞太师。

身着龙袍、头戴皇冠的年轻宋仁宗,看了八贤王一眼,语气有些冰冷道:“八王叔,你应该也听到,包拯在开封府审理黑乌鸦的事情了吧?”

“禀陛下,本王略知一二!”八贤王道。

宋仁宗赵祯语气依旧冰冷:“那八王叔对此事,有何看法?”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