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他们原本指望汪绮馥和王廷联姻,他们跟随汪绮馥才能分食王廷拥有的财产的。

但没想到,横空杀出一个许可,破灭了他们所有希望。

许可有什么?

没错,确实有点能力,还能替他们收拾了叶家。

但那又如何?

跟一个随口一召,就能让龙都长老跑来天海,让境外无数势力闻风丧胆,更让六大家族之一的秦家主动寻求庇护的王廷,有可比性吗?

许可无权,无势,个人再强又有什么所谓?

王廷照样碾压他!

所以,他们巴不得将许可赶走,到时候才能重新让汪绮馥和王廷在一起。

……

此时会议室内的所有人看似表面惊慌,好像都在替汪钰打抱不平。

但他们其实巴不得汪钰死!

毕竟汪钰与汪绮馥有十分亲近的血缘关系,就算一时失势,早晚也会卷土重来,自然而然也会瓜分他们的资源。

但现在一死,就不会损害他们的利益。

而且,现在不光可以借许可的手弄死汪钰,还可以把许可送离汪氏集团,不会让外人瓜分利益。

简直没有比这更加美妙的事情了!

现在他们只是有些遗憾,要是许可能帮他们争取更多的利益回来就好了。

光叶家一个地产项目的利润算什么?

最好把叶家的那些项目统统拿来,分给他们核心成员后再被赶出汪氏,让他们独吞,那就实在是太爽了!

他们并不觉得自己心黑。

在他们看来,当他们坐在这个高位的时候,这种事情就是很正常的。

心黑算什么?

这个年代,笑贫不笑娼。

……

“听到了吗?”

汪天禄见状,更是得意,“大家都这么说了,希望汪董能够顺从大家的意思。”

众口铄金,许可死定了!

见状,许可刚想开口,把事情了结。

但就在这时。

汪绮馥淡淡地说道:“那你们的意思是什么?都说来听听。”

“小宁,记录一下。”

詹韵宁见状,立刻面无表情地拿出纸笔,但心里却是狂喜——

汪董要弃卒保帅了吗?

至于不少的核心成员更是轻蔑又嘲讽地看着许可,心里兴奋——

终于要赶走他了。

一个吃软饭的,今天干出这么冲动的事情,还打了汪绮馥的姑姑……

真以为汪绮馥还会保你吗?

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了吗?实在太蠢了!

但让他们觉得遗憾的是,许可却丝毫没有任何反应,依旧面无表情。

随后,詹韵宁开始记录。

而众人立刻出主意,“很简单,把许可所有的权限全部剥离,赔偿,并赶出汪家!”

“对!”

“还有唐老唐英昌和五叔汪五,这两个人都是汪家的人,他们保护许可,也是许可浪费了汪家资源,必须让他们回来。”

“还有,许可现在开的车……”

“当初集团为了许可开的记者招待会的花费,也要还回来!”

众人七嘴八舌,反正就是要让许可一无所有!

痛打落水狗的事情,他们干得可熟练了。

汪天禄更是露出阴谋得逞的奸笑。

汪绮馥和许可以为这就完了?

怎么可能!

只要许可被赶出汪家,不再隶属于六大家族。

那么自然可以让到时候醒过来的汪钰走司法程序起诉许可,许可必死无疑。

想跟他这个老江湖斗?

不用任何下作的肮脏手段,都能把你许可逼到悬崖边上!

但就在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的时候,汪绮馥忽然开口了,“说完了吗?”

话音一落。

众人忽然一滞。

跟着纷纷看向汪绮馥。

有人正说得兴起,对上汪绮馥冰冷的眼神,顿时萎了,“没,没了……”

“这就没了?”

汪绮馥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们。

见状,众人更是眼神躲闪。

明明这里很多人都比汪绮馥大,但他们依旧不敢直面汪绮馥。

十年前如此,现今如此。

只有汪天禄冷笑,“这么多也够了,我们汪家是仁义的家族,不会赶尽杀绝。”

“小馥,你就按照众多元老的意思来执行吧!”

他颐气指使,似乎自己已经成了汪家家主。

而原本萎靡下来的众人仿佛找到汪天禄这根主心骨,更是立刻附和,“没错,我们是仁义家族,不会赶尽杀绝。”

“收回汪家给他的一切就行。”

“汪董,你就……”

但就在会议室重新吵嚷起来的时候,汪绮馥眼神之中带着几分冰冷,忽然喝道,

“你们怎么说,我就要怎么做?”

“那按照你们这么说,家规是白写的吗?”

话音冰寒,一下子让整个会议室的温度都消减下来。

全场死寂!

原本以为逮住机会对付许可的众人脸色当即起了变化,有些畏缩。

他们这才想起来——

他们得意忘形了!

汪绮馥哪里是一个好捏的柿子?

许可狂妄且嚣张,敢在这里杀人。

那……

汪绮馥何尝不是这个路数的人?!

站在汪绮馥身后记录的詹韵宁神色一僵,汪高阳脸色狂变。

汪绮馥难道要为了许可对抗所有人吗?

那可是会出大事的!

汪天禄忽然打破死寂,怒喝,声音拔高仿佛要对抗汪绮馥,“就算是家规,也是如各位成员所说那样规定。”

“伤害同族人,必须付出代价。”

他不知道证据确凿,汪绮馥还有什么可以替许可翻身的点。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没来由地在汪绮馥霸道的气场下怂了……

越怂,他就越要靠大声来对抗汪绮馥。

“伤害同族人?”

汪绮馥淡淡,“你们哪只眼睛看到许可伤害同族人了?”

众人纷纷愣住了。

难道这不是事实吗?

汪绮馥这是要做什么?

因为自己的未婚夫要出事了,汪绮馥直接得了失心疯?

汪五更是惊呆了,大小姐这是在说什么?

要硬着头皮颠倒是非黑白吗?

至于许可,也是神色微变,摸不着头脑。

“呵呵……”

汪天禄愣住过后,怒笑,“汪绮馥,你这是疯了吗?”

“我们刚刚大家的眼睛都亲眼看着,许可是怎么出手的。”

众人更是附和,“没错。”

“那一脚踢得是我心惊胆跳。”

“这怎么可能没伤害?”

“这要是踢在汪钰心脏,她早死了!”

但汪绮馥却是露出几分讥讽和轻蔑,“夏虫语冰,井底之蛙,我问你们懂什么?!”

这话带着的鄙视之意,显而易见……

被鄙视的成员脸色尽皆铁青,难看无比。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