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热门推荐:

显而易见。

青野会出现在平田阳介的房间里,绝不是一个巧合。

而是他早早的就在这里等候!

那青野是在什么时候意识到平田阳介的异常呢?

是在他即将离开大海时,想到了那在海岸边驻足呆滞的平田阳介。

那时回想起来,只觉得他的表现太刻意、太自然了,既然他和别人的关系都很普通,那么尽快的离开海边,才应该是正常的。

以至于像是......

在刻意隐瞒他真实的情绪?

即便这样,其实还不能说明什么——说不定他和那陷入海水里的同学关系特别要好呢?

只是很快,青野发现,来到医院看望遇难者的同学中却没有他的身影。

他稍加询问了一个学生,他说平田阳介身体不适,留在旅馆里休息。

疑点骤生。

青野再度询问了几个和他有所接触的人,包括井田龙马在内,意外的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反而还认为青野太过多疑。

回想和平田阳介的几次接触,青野越想越觉得异样。

那种不对劲的感受,像是扎根在心底的种子,不断生根发芽。

说得再直白点。

青野其实没有任何实际上的证据,可以证明平田阳介的异常。

仅仅是凭借直觉,认定了这一点。

对旁人而言,直觉听上去,似乎只是一个为了掩饰推断不足的借口,是无法取信于人的。

但对青野而言,这却是再值得信任不过的事物。

过去也曾帮助他面对无数的危机。

所以,他才会义无反顾的在半夜,悄悄来到这里。

事实证明,青野的直觉再一次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房内的血腥,死去的生灵,还有平田阳介和同学间诡异的对话......他,就是这次灾难的始作俑者!

有极大的可能,上一次学园祭时突发的事件,也和平田阳介有分不开的联系。

确认了这一点,青野可不会像大多数反派一样,还要和对方探讨什么人生价值。

直接动手。

把他干掉,才是对他最大的尊重!

“砰!”

到了这时,脊骨的血色蔓延到了五分之四的高度,只有最后一小截保持原本的灰白色。

它携带着庞大的动能落下。

挥动带来的风声“呼”的响起。

最后,停留在了地板上方,将要落下却没有落下的高度。

能够这样掌控沉重的脊骨,证明青野对他身体的掌控力,比先前更胜一筹。

这和灰色脊骨和他的亲和力慢慢提高也有关。

可是。

骨头没有被砸碎、脑浆没有飞溅、血肉没有被碾成肉沫......青野预料中的场景全都没有出现。

黑雾。

只有黑色的雾气,扩散在灰色棍子旁边。

准备来说,是平田阳介本来会被脊骨命中的部分,全都变作了黑雾。

他那张普通的脸庞,从中间开始,被分成了两半。

鼻梁、嘴唇,全都消失在黑雾里。

两只眼睛,仍然直勾勾的盯着青野。

不复先前的疑惑和茫然,也不像是平时那种寻常而温和的眼神,而是充斥了暴虐和阴冷。

而且都是不属于人类的程度!

平田阳介被分割开的嘴角还向上挑起——他,笑了!

笑得比之前癫狂。

“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逼我呢?”

“我明明不想亲自动手的。”

平田阳介沙哑的声音,幽幽的从黑雾里传出。

像是就连声音就染上了迷失之雾的特质。

即便眼下这画面诡异而惊悚,青野心底却没有多少意外和惊讶。

只是再度确定了他的猜想。

既然能引发那样的迷失之雾,平田阳介的身份无疑很明确了——他是黑雾之主的信徒,也是所谓的“背弃者”!

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平田阳介都背弃了他身为人类的立场,坚定不移的站在了祂那边。

那么,拥有这种看似诡异的能力、能在一定程度上驱使黑雾,也就不足为奇。

面对现在的平田阳介,青野甚至觉得有点好笑。

“就这?”

“这就是你摒弃了人性获得的能力吗?”

青野毫不掩饰他的轻蔑和嘲讽。

“可真是有够好笑的呢!”

从前的青野,其实极少在作战时和敌人交流。

但现在的平田阳介,却只让他感到一股深深的讽刺,忍不住说出了这些话。

“......”

平田阳介沉默不语。

那双眼睛却是变得越来越阴沉,好似能滴出水来。

他不再说话,但带给青野的压迫感,比之前更强。

会咬人的狗不叫。

隐忍的狼也总比大吼大叫的老虎更有威慑力。

雾气渐渐扩散开来。

平田阳介的身躯,全部都融入到黑雾中,不复得见。

那股阴冷的、被窥视的感觉,倒是更加强烈了。

门外,回到自己房间的学生,没来由的身体一颤。

奇怪道:“怎么这么冷啊?”

隔壁被窝的学生在睡梦里,也是打了个寒颤。

喃喃着“山田,你不要进来啊......”

夜色,静谧无声。

没人会发现这房间里,会发生什么事情。

青野和黑雾接触到的皮肤,像是被无数只小小的蚂蚁啃食般,带来微微的刺痛。

纷乱的气息,开始污染青野的思绪。

若是一般人,在这时怕是已经开始慌张起来,但是就青野来说,这种刺痛感,实在是太过熟悉。

熟悉到他无法产生任何敬畏。

“唉......”

青野轻声叹息一声。

‘你还是不知道,你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一小部分黑色雾气凝聚起来,逐渐凝实,液化成一小道漆黑液体——这是黑雾高度聚合的手段。

青野见了后,都忍不住想到“我要学这个!”

黑色液体,从一个刁钻的角度,向青野发起袭击。

“唰!”

它的速度和穿透力,都不容小觑。

如果渗入青野的身体,也会对他造成不小损伤。

但前提是,它能够穿透青野身边的这层防护。

“嗤——”

像是黄油主动撞上了热刀,漆黑的液体,一头扎进了一层粘稠且浓郁的黑色雾气。

液体短暂的停滞了一下。

仿佛在疑惑——这不是我的同伴吗?

为什么在阻挡我前进?

......有内鬼?

属于青野的迷失之雾,却不会去想那么多。

它迅速兴奋起来,开始从四面八方吮吸起这送上门的美味。

现在二者的关系,就像是一只弱小无力的小白兔,主动跳进了大灰狼的血盆大口中——送餐上门,不吃白不吃!

不得不说,正如面板里描述的那样。

青野的【黑雾】,继承了青野在面对不可名状时的贪婪和残暴。

它丝毫不顾忌,这片迷失之雾其实才是它的本源。

贪婪的吸收起来。

‘我的黑雾,在你之上!’

剧烈的疼痛,瞬时传递到平田阳介的灵魂——身体化为黑雾,固然使得平田阳介可以免疫绝大多数物理性质的伤害,但对黑雾本体造成的损伤,会直接作用于他的灵魂。

只是比起这股痛感,更令他感到不敢置信的,是这时的情况。

“为什么!?”

“为什么你也能驱使它们?这是伟大的祂的力量,你一个凡人,为什么能够染指!”

黑雾里,传来平田阳介扭曲的质问声。

就像是一个差生,不甘心的质疑学霸——没有老师的辅导,为什么你的成绩比我更好?

当然,此时的情况远比这个比喻更加残酷。

平田阳介背弃了人性,变得疯狂且扭曲,付出了自己的信仰才得到的馈赠。

却轻巧的出现在青野——这个黑雾之主敌人的身上。

甚至目前来看,对方的手段还要更加强大!

盗版反而超越了正版?

这是何等讽刺、又何等残酷的现实?

平田阳介不愿意相信这一点,却又不得不相信。

他忽然明白了青野的讽刺和叹息,在他看来,自己或许只是“就这水平?”而已。

当然,平田阳介的疯狂未必是因为黑雾。

在接触黑雾之前,他的思想就开始扭曲。

迷失之雾,只是完成了最后的催化。

在这一刻,平田阳介意识到——祂,未必是真正的无所不能。

神祇什么的,或许没有他想得那么伟大?

“这就是你最后的遗言吗?”

青野淡淡开口,神色无悲无喜。

远比平田阳介更加浓郁的雾气,包裹了整个房间,汹涌的和他交融在一起。

要用魔法打败魔法。

要用黑雾打败黑雾。

这场不平等的战斗,也应该结束了。

【你的黑雾吸收迷失之雾!】

【经验值 1!】

【超凡技能“黑雾”熟练度 1!】

等到最后一行文字在面板上闪过。

房间内,空空荡荡。

没有黑雾,也没有平田阳介的身影。

他作为人类最后的痕迹,在这个世界被青野所抹除。

对于杀死这样一个背弃者,青野心底毫无负担。

假想一下,如果没有青野在场,不管是学园祭,还是这一次的海岸边,伤亡的人数,恐怕都会达到一个难以估量的数字。

从平田阳介的各种表现来看,他早已不像是一个人类,而只是一只披着人皮的怪异!

只是......

“你也是,一个‘异类’吗?”

青野在空荡的房间里,暗自呢喃。

在来到这里之前,青野其实了解了不少关于平田阳介的信息。

得知他从小到大的“普通”。

就像是“没人会记住一个十六强ADC,除非他年年十六强”一样,如此漫长时间的普通,何尝不是一种“不普通”呢?

或许就连平田阳介自己都没意识到,过于普通的他,早就是学生当中的一个异类。

从前的青野,以及他青山病院里的朋友们,也全都是世人眼中的异类!

正是出于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青野今天对平田阳介说的话,远比对一般人要多。

摇摇头,挥去脑海里曾经的往事。

青野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不想那么多了,回去睡觉咯!”chaptere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