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江晚霁感觉到脸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搞得她痒痒的,她缓缓睁开眸,看到了近在咫尺的俊颜。

“醒了?”

许归之问道,然后坐起身来,看向她惺忪的眉眼:“怎么样?要不要喝点水继续睡?”

江晚霁闻言,摇了摇头,她看着许归之,问道:“我睡了多久?对了,修齐呢?”

许归之听到她问江修齐,心底有些不快,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走到饮水机前给她接了一杯温热的水,递给她,说道:“他见你睡着了就走了。”

“哦,那窈窈呢?我安排窈窈住的房间,她可还满意?”

许归之亲昵的点了下她挺翘的鼻尖:“你一醒过来就关心这个关心那个,怎么也不关心关心此刻站在你面前的人?”

他话里指的是自己。

江晚霁当然能听得懂他的暗示,手中温热的水却在此刻变得有些滚烫,她喃喃道:“你就好好的站在我面前,我还有什么要担心你的?”

她以为许归之没听到,可谁知男人听力绝佳,许归之坐在她身侧,将她喝了一半的水放在了床头柜上,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江晚霁被他漆黑的眸子盯着,盯的脸颊红红,她推了下男人健硕的胸膛:“你干嘛呀,一直盯着我看。”

许归之笑了笑,俊脸带着揶揄:“我看你好看呀,我们晚晚,今天在大明星舒窈面前,都毫不逊色呢,我真庆幸,能娶到像晚晚这样漂亮的老婆。”

江晚霁瞪他一眼:“谁是你老婆?我们只是订婚,还没结婚呢。”

许归之挑眉:“迟早的事情,不是吗?再说了,订婚和结婚,只是差那一张证的区别。”

江晚霁坐起身来,看着他的脸:“你喝了多少酒?”

许归之诧异她的话题跳脱的也太快了些,但还是如实回答了:“只喝了一点点。”

江晚霁却凑近他,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反驳道:“根本就是撒谎,我闻到了好大一股酒味,你还说只喝了一点点。”

她下床,走到梳妆镜前,将自己头发散开,猝不及防间,男人修长的双臂自后缠上她纤细的腰身,薄唇贴着她耳畔低喃:“真的,晚晚,不信你再闻闻。”

他说完,舌尖忽然舔了下她耳垂,江晚霁瑟缩了下肩膀,脸颊嫣热:“别闹了归之,今晚不可以胡闹....明天还要早起....”

可许归之没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他径直寻到她喋喋不休的唇瓣:“没事,我这次不折腾你好不好?轻轻的来,嗯?”

“你每次都这么说,可你每次都是在骗我....”

江晚霁被他吻到气喘吁吁的同时,还有思绪来反驳他的话,许归之闻言笑道:“看来是我还不够卖力,晚晚还有脑子来想别的事情。”

他说完,便更深的吻住了她,令她在欲海中沉沦。

.....

舒窈走上台阶,抬头,看到了前方站着一位穿着清素但却无法忽视她身上的那股高贵气质的女孩。

她也听到了响声,抬头朝自己望过来。

阿苑看着缓缓踱步朝自己走来的女人,忽然想起自己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她。

脑海中极快的闪过几个片段,她这才想起,原来是在电视里。

舒窈。

她也曾看过她的电影,如今亲眼见到,果真比电影里还要漂亮,又想起舒窈和赵君先是男女朋友的关系,那她这次来,肯定也是和赵君先一起来的。

阿苑朝她主动打招呼:“您好,我叫阿苑,您是舒窈吧?”

舒窈看着她,闻言笑了笑:“我是舒窈,您好。”

“我看过你的电影,很喜欢,所以...可不可以...请您给我签个名呢?或者合影也行。”

阿苑略微有些羞涩的说,然后朝舒窈笑了笑。

舒窈越发觉得她与外表看上去不同的地方,而且女孩子要签名也都是十分羞涩的,舒窈点点头:“当然可以。”

说完,她接过阿苑递过来的签字笔,将自己的签名写在了一个笔记本上。

梁止刚从楼梯上走上来就看到阿苑正在和舒窈讲话,而舒窈低头拿着笔不知道在写什么,梁止身边的原临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明星舒窈,同时也猜到了低头写东西,可能是在签名之类的。

毕竟是大明星,被人要签名也很正常。

说不定,阿苑小姐也很喜欢舒窈呢。

“止哥,舒小姐说不定是在给阿苑小姐签名呢,您别多心。”

梁止缓缓侧目过来瞧他:“我多什么心了?”

原临便没再说话了。

那你一副要吃人的表情盯着那头干什么...

原临暗自腹诽。

舒窈给阿苑签完名后,对她笑了笑,抬头,看到了站在一侧的梁止。

阿苑察觉到舒窈的脸色变了变,也回头看去。

她抬头看向舒窈:“舒小姐,谢谢你的签名。”

舒窈弯唇朝她笑了下:“阿苑小姐别客气,说起来,我和梁先生,也其实算得上是朋友了。”

她大方走到梁止面前,看着他:“梁先生,幸会。”

梁止眼眸看向阿苑,又看向舒窈:“能在这里看到舒小姐,的确是幸会。”

舒窈勾唇:“上次您父亲过生日,匆匆一瞥,如今阿苑小姐在梁先生身边,看上去过的不错,我就放心了。”

“她是我的女人,我当然对她好。”

舒窈闻言,似笑非笑的看着梁止:“就是不知道,这好究竟是不是阿苑所需要的。”

梁止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阿苑站在梁止身边,敏锐的察觉到梁止身上的危险气息,她急忙打断了舒窈的话:“舒窈小姐,今天谢谢你给我的签名,我会好好保存的。”

“阿止,我有点累了,你陪我去休息,好不好?”

梁止听到阿苑这句话,点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舒窈,拉着阿苑转身就走,阿苑回头看了一眼舒窈,对她温柔的笑了笑。

舒窈也回以一笑,但在二人消失在自己眼前后,笑容渐渐消失在嘴角,变成了冷冰冰的模样。

她走到房间门前,推开门,里面正在看电脑处理公务的赵君先听到门响,回头看过去,发现她脸色稍微有些难看,便问道:“阿窈姐姐,怎么了?你脸色并不好看。”

舒窈看着他,坐在沙发上:“没事,半路碰到了一个熟人。”

“谁啊?”

舒窈看着赵君先,问道:“君先,你还记得梁止身边的那个女孩吗?”

赵君先想了想,脑海中捕捉了一个模糊的影像:“你说的是那个白家大小姐,白苑?”

舒窈点点头:“是她。晚晚家和梁家有点关系,所以晚晚的订婚宴和邀请了梁止,梁止带着那个女孩来的。”

赵君先闻言也并没有多想:“带她来怎么了?很正常啊,我听说,梁止对白苑宝贝的很,去哪儿都带上,上次为了给她过生日,包下澳门最豪华的酒店为她庆生,梁止能做到这个份上,足见诚意了。”

舒窈听到赵君先这番话,走到赵君先身后,拍了下他头顶,翻了个白眼:“你的意思是,让人家女孩没名没分的跟在他身边?我还听说呢,上次梁止差点和顾家那个小姐订婚,就这样都不肯放了人家姑娘,可见他为阿苑做的那些,也不过是上位者的施舍而已。”

赵君先揉了揉头顶,委屈的看着舒窈:“阿窈姐姐,你生气就生气,干嘛凶我呀,再说了,又不是我干的,这事,我们外人也不好掺和,那是人家两口子的事儿。”

舒窈瞪了一眼赵君先:“你说的对,的确不是我们能管的。”

赵君先顺势揽住了舒窈纤细的腰身:“阿窈姐姐,别管那些事了,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再说了,以梁止的个性,要是知道你暗地里掺和他的私事,他会生气的。”

舒窈斜眼睨了一眼赵君先:“生气又怎么样?难道他还能阻止阿苑交朋友的权力了?”

赵君先轻声道:“阿窈姐姐,在你眼里是正常交朋友,但是在梁止眼里可就不一定了。他那个人多疑谨慎的很,尤其是被阿苑和警察联手搞过一次之后,便对阿苑看管的很严,我们啊,最好还是别掺和进他们的那些事里。”

舒窈听到赵君先的这番话,若有所思的看着不远处的某一点,赵君先见她在走神,也没有叫她,只是静静的将电脑关机合上,他给舒窈倒了一杯温热的水,递给她:“阿窈姐姐,别想了,先喝点水吧。”

舒窈接过,垂下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

阿苑跟着梁止走进房间,梁止脸上看不出什么来,只是看着阿苑的眼神,深邃而沉寂。

“你认识舒窈?”

他问。

阿苑愣了下才回答:“认识啊,舒窈是大明星,我想,没有人不认识她吧?况且,她还是晚晚的朋友。”

“我只是和她要一张签名而已,我以前喜欢看她演的电影,仅此而已。”

梁止听完后,没有对比发表任何看法,只是坐在沙发上喝酒。

阿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个意思,难道自己现在和别人说句话也不行了么?

她坐在一旁,许久都未出声。

直到过了一会儿后,梁止才缓缓看向她:“阿苑,不要做让我不高兴的事情。”

阿苑听到这话,皱起秀眉:“梁止,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你比我清楚,舒窈和江晚霁,你最好别再接触她们,她们都非善类。”

阿苑的脸色顿时沉下去:“难道我现在连交朋友的权力也没有了?梁止,你未免也太独断专行了!”

梁止闻言哼笑了声,那双黑眸直直的瞧过来:“是又如何?独断专行又如何?阿苑,我是在保护你,不想你被欺骗,仅此而已。”

“欺骗?我能被骗什么?倒是你,我觉得,你的保护对我来说,就是枷锁。”

阿苑说完,发现梁止并未生气,他放下了酒杯,侧目过来:“阿苑,我说过了,别惹我生气,你知道的,我生气,对你来说,并不好受。”

那股熟悉的冰凉彻骨,又来了。

阿苑嘴唇动了动,才发现自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梁止见她这副模样,将内心的暴戾都控制住了,他说:“很晚了,去洗澡。”

阿苑知道他又在想什么,但是却无法反驳,只好站起身,乖顺的按照他的吩咐走进浴室。

看到她消失在自己眼前,梁止拿出手机,给原临下达了命令。

当初觉得带她出来玩玩倒也可以,现在看到舒窈和江晚霁,梁止深深觉得,自己当初这个决定做的无比错误。

玩玩的话,可能会把她弄丢。

尤其对方还是江晚霁和舒窈,任何一个都没法动。

梁止脸色沉沉,阿苑从浴室里走出来,头发还湿漉漉的,男人看到后站起身,走到她身后,拿过一旁的干毛巾,帮她温柔的擦拭。

其实这样的温馨时刻,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在阿苑的脑海里了。

她想,这才是她新生的开始,而不是一直被他掌控,她这一生,是不能这样度过的。

梁止的手法十分的温柔,阿苑几乎昏昏欲睡,但是男人的声音却在她耳畔忽然响起:“阿苑,今天在看到订婚现场时,你在想什么?”

阿苑不知他为何忽然问这个问题,她如实的回答:“什么都没想,只是希望,晚晚能和许先生长长久久。”

梁止擦拭的手忽然顿住,他说:“你就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穿着这样美丽的婚纱吗?”

阿苑的嘴角却勾起一个笑容来,她转过脸去看梁止:“你觉得,有可能吗?”

梁止也看着她:“只要你想,就有可能。”

阿苑却说:“可惜,我不想。”

梁止说:“是不想,还是不想嫁给我。”

阿苑沉默了会儿,说:“你我都知道,我不可能嫁给你,又何必在这里自欺欺人。”

梁止停下了擦拭的动作,坐在了她身侧,看着她柔美的侧脸:“阿苑,你为什么这么说?其实,你也知道,我父亲并不反对我们结婚。”

阿苑却说:“可我不想嫁给你。”

梁止脸上的笑便渐渐褪去,他把玩着手中的手机,薄唇扯了扯:“不想嫁给我...那你想嫁给谁?”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