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被李联捷的事情搞得身心俱疲的靓坤,来到了方艳萍买下的超级市场,既然享用了方艳梅的身体,有些事情总该帮下忙。

陈家驹还在这里给方艳萍帮忙。

靓坤跟陈家驹打了个招呼,也不等陈家驹的回应,就对方艳萍问道:“方小姐,事情都顺利吗?”

方艳萍说道:“刚才我和家驹正在讨论一个问题,正好坤哥你回来了,我也想听听坤哥你的意见。”

靓坤说道:“什么问题?”

陈家驹说道:“他坤哥就是收保护费的,当然支持你交保护费啦!”

靓坤说道:“交保护费,这是个商业问题,跟交税没什么区别。陈sir,你何必这么敏感。”

靓坤和陈家驹展开辩论的同时。

叮叮叮。

三个花臂华人大汉,推开门走进超级市场。

靓坤抬头一看了一眼,随即无所谓的收回目光。

因为这三个花臂大汉,头上都包着头巾,染着黄毛。这幅打扮看上去就很不威风,搞定他们只是随随便便的事情而已。

靓坤眉头一扬,对陈家驹说道:“陈sir,‘收税的’上门来了。看你能不能摆平,能摆平的话,方小姐也托你的福,大可以不交保护费。”

……

“嗨,乔治,这个苹果汁怎么样?”问话的是一个排骨精,不过他却穿了一大一件皮夹克。

“约翰,没有圣罗力的好喝。”乔治是一个胖子,他打开冰箱,开了一瓶饮料,尝了一口后,吐槽两句,又把饮料放回冰柜里。

约翰两只手不断在货架上挑选。选到喜欢的东西,就往夹克里塞。

剩下那个,听他们说话,好像是叫“安德鲁”。他打开了一包薯片,抓了一把往嘴里塞:“嘿,男人就该吃薯片,喝什么苹果汁。”

“对吧,小黄人先生?”安德鲁拍拍了一旁,正在忙碌工作的陈家驹。

陈家驹点了点,满脸笑意道:“yes,大黄狗先生。”

“ok。”安德鲁听不懂中文,只听了一个“yes”,便对陈家驹竖起了大拇指。

方艳萍看见这一幕,嘴上不免笑出声来。

然而,她的笑声,他立即引起了三个家伙的注意。

这三个家伙正是那天被陈家驹搅黄了比赛的摩托党里的三个人。

这群家伙昼伏夜出,骑着机车招摇过市。不仅影响市民睡眠,而且还会抢劫,卖粉,收保护费……

唐人街的华人商家,拿他们非常没有办法。

打倒他们容易,但是引来他们挂靠的华人社团以及美国警局的敌视,唐人街华人的生意,就更加做不下去了。

他们就好比是一贴狗皮膏药,要是被他们贴上,撕下来就是一层皮;他们就好比是一摊狗屎,新鞋不踩臭狗屎不是。

没多久,三个家伙包着一袋零食饮料,走到收银台。

他们刚刚还真没发现,收银台的糟老头,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漂亮小妞。

安德鲁将一个水果罐头放在桌上。

方艳萍看了他们一眼:“一个罐头两美金,再把你后面的东西叫出来结账,谢谢。”

“hi,girl。”安德鲁撑着桌上,低头想要看清方艳萍的五官,嘴上说着英语:“Yourcanisoutofdate.Ithinkyoushouldpaymetohundreddollars(你这个罐头过期了,我觉得你应该赔我两百美金)。”

安德鲁打定主意,等着这个小妞,伸手拿起罐头查看保质期。那样自己就能伸出咸猪手,握住这个小妞的手揣摩一下。

方艳萍斜眼瞥了一眼,好像一眼看穿了面前三个家伙的打算,居然没有按套路出牌,而是朝陈家驹招了招手:“家驹?”

陈家驹放下纸箱,走到约翰的面前,把约翰皮衣的拉链一把拉下来。

被约翰藏在皮衣里的各种商品,一股脑掉在地上。

“Youillpayforyourarrogance(你会为你的狂妄自大而付出代价的)!”安德鲁指着陈家驹,猛然一拳捣来。

这种全凭力气,毫无技巧的流氓拳,被陈家驹伸手稳稳抓住。随后抬起左手,啪的一巴掌,将安德鲁扇倒在地。

乔治啊的一声,扭动巨大的水桶腰,携带着厚重的脂肪,朝陈家驹撞来。

陈家驹眼睛一瞄,伸出一只腿,轻轻一戳,就将乔治戳倒在地,砰的一下跪在地上。

约翰刚刚摆出拳击架子,就发现战斗力最高的两位兄弟已经扑街。原地跳了两步,突然不敢上前。

陈家驹看见对方拳击架,想了想,分步扎马,摆出一个咏春起手势。

“Chinesekongfu?”约翰吓了一跳,暗道难怪对方这么厉害。连忙收起拳击架,从口袋里掏出零钱,乖乖的交到陈家驹手上。

握着手里的钞票,陈家驹收起架子,将钱放到收银台。

方艳梅数完后,朝陈家驹点点头。

陈家驹才打开门,指着门口:“滚。”

约翰连忙扶起乔治和安德鲁,三人满脸耻辱的走出便利店。

陈家驹对全程看热闹的靓坤耸了耸肩,说道:“搞定!”

靓坤放下抱着的双臂,说道:“搞定个屁,这才是麻烦的开始。”

陈家驹说道:“他们敢再来,我就再揍他们一次!”

靓坤说道:“你还能一直在这里吗?你不回香港了?”

陈家驹说道:“我走了之后,方小姐可以报警,让警察抓他们。”

靓坤嗤笑了一声,问道:“你是马保国吗?报警?那些白人或者黑人警察根本分不清亚洲人的长相,他们能认出来谁是谁那才有鬼。”

陈家驹一时有些语塞。

靓坤问道:“陈sir,你不是应该回香港的吗,怎么还在这里?”

陈家驹说道:“我二叔出去度蜜月了,要一周之后才回来,叫我帮他看房子,我想着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就给方小姐帮帮忙。”

靓坤假装叹息道:“帮忙是没有的,帮倒忙倒是不少。我本来有事想求教你二叔的,谁知道还要等一个星期他才回来。”

陈家驹问道:“什么事情?”

靓坤说道:“有一个大陆来的同胞,被无辜牵扯进了一桩杀警察的案件,然后逃走了。我想,人生地不熟的,他还能逃到哪里去,只能是唐人街里面。想问问你二叔,能不能帮我和唐人街的社团牵线搭桥。”

陈家驹说道:“那没办法,我来这里时间不长,只认识我二叔。帮不了你。”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