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圣道皇途 >   第190章 龙啸莺语

“怎么回事儿?不是婚庆取消了吗?”跟随皇帝陛下的一位老者眉头一皱,怒吼出声,接着看向了明森道:

“你们办砸了?”

毫不避讳,怒气冲冲的表情。

明森脸庞抽搐了一下,道:“前辈,不是我们办砸了,而是……而是唐三他们也来了!”

“什……什么?”老者身体趔趄,脸色一下就白了,四处看了起来,一眼看到了抱着小血狮的苗萌,冷汗唰就下来了,“他……他们……”

当场就颓了!

“老东西,给你大爷过来,看我不打死你!”君落嗷就蹦了出来,小血狮也嗖的窜进他的怀抱。

老者一看勃然色变,转身就跑。

这是连白家都能覆灭的主儿,他算个毛线,还是开溜吧。

惶惶如丧家之犬,急急似漏网之鱼,几个闪烁就没影了,而君落则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嗷嗷撵了上去。

明森心头悲苦,暗道完了,他不死也会脱层皮。

这次行动不但失败了,他的名声也彻底臭了,与商无情一样,成了皇朝帝国的笑话。

皇帝陛下当然知道唐三他们已经到了,和明森的守护者只虚与委蛇,根本没当回事儿,与他一道来的还有董云曦的父母、安吉城的父母官。

他们一到,婚庆走向了高潮,贺礼一件件呈上来,并有宣读官一五一十的宣读着。

本来这个礼仪是不需要的,毕竟这样太过露骨,可因为有明森等人,季升专门安排了一下,就是想要看看他们能拿出什么东西来,东西好不好在其次,就是要恶心他们。

在唐乐紧紧的注视下,他们一个个拿出价值连城的宝贝,脸上带着僵硬的笑容,肉疼似的把东西呈了上来。

最后一个个逃也似的离开了。

简直要丢死人,感觉到众人都在嗤笑着他们,如芒在背。

离开太子府的第一时间就逃出了长宁城,实在怕唐三他们追杀过来。

他们不但在侮辱太子妃,也在侮辱唐三啊,不跑等死啊。

不过,逃过了唐三的追杀,却遇到一个更狠的拦路者。

君落和血狮子,手里还拎着一个人头,正是那位老者的。

当下,这些人吓得都尿了。

放过他们,怎么可能?

栽赃陷害的丑恶嘴脸还记忆犹新呢。

当然,明森和孤独轩是不会杀的,其他人可就不行了。

被君落和血狮子杀的就剩下了他俩,白帝城的余孽,其他趋炎附势想捞好处的长宁城某些弟子、高官,全宰了。

最后在两人惶恐的注视下,君落带着一身血气消失在了眼前。

若不是要参加帝国排位战,都想把他们留下了。

太子殿下的婚庆大典,在一波三折下圆满落幕,第二天,明晰皇族就举起了屠刀,开始抄家灭族,第一个就是孟家。

这个已经有了前科的家族,皇家毫不犹豫直接拿下,从小到大,从老到幼,撸了一个干净,孟家血流成河,彻底在长宁城消失。

对于那些当天反水的家伙,也被砍了脑袋,倒是没有动他们的家族。

接下来就轮到倒霉的商无情了。

商家在明晰王朝的产业全部查封,商无情等商家一干人等全部驱离出境。

同时,君落配合皇家的行动,发出了自己的最强音,让商家家主滚来面君,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商家高层得知消息后,气得头发都直了,商无情回来就被直接砍了脑袋,商家家主带着重礼来到长宁城,求爷爷告奶奶,终于让君落这主儿的火气消了下去。

但在明晰皇朝的产业一个“子”都没收回来,还扔下一大堆的重礼滚蛋了。

回去又马不停蹄的打点明轩皇朝的关系,几乎折损了一半的家当,才把事情平息下来。

这次对商家的打击可谓深重,而且没人同情。

前期私下祸乱下面的王朝,明轩皇朝就已经惩罚过一次,现在又来,真把皇家不当回事儿?

膨胀的没边儿了这是!

明晰王朝太子和刀剑宗弟子交好,这可是大新闻,在王朝内外引起巨大波澜,好多王朝派专人前来明晰王朝拜访,让唐乐无语到了极点。

要知道如此,唐大牛他们就没必要躲到炎城了。

可想想,当时情况特殊,而且自己树立那么多敌人,真怕波及到到他们,对于唐大牛的家人来说,稍微波及一下就是灾难。

本来唐乐他们几人要等着季升一同前往光明城,出发前往昊阳帝国,结果季升就没打算去。

木语最后考虑一番也不去了。

唐乐他们都实力强大,有自保之力,对于她和季升来说就不同了。

毕竟他们仅先天之境,去昊阳帝国和那些天骄竞争不现实,倒不如沉下心来修炼,钻研阵法,同时壮大飞语,也许有一天会以另外一重身份前往昊阳帝国。

唐乐也尊重他们的意见,留下一部分资源,打算前往光明城,等着前往昊阳帝国。

长宁城的夜色很迷人,唐乐站在太子府塔楼上,手中握着一个龙形玉佩站了好久。

虽然参加大比有历练自己的意思,但也不排除有查清自己身份的念头。

他很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问问他们,为什么会放弃自己?

倒不是有多大的怨气,只是想找一个答案而已。

能留下修罗杀和提升功力、觉醒修罗战灵的修罗丹,他的家族应该很强大,但不管是青云界还是明轩皇朝,都没一点儿的线索。

“但愿去了昊阳帝国能有所发现!”唐乐叹息一声,飘飞而下进了自己的房间。

“木语!?”一进来,唐乐双眼就直了,眼睛几乎突了出来。

平时只穿白袍的木语却换了一身粉红色衣裙,显然经过细心打扮,香腮微红,眼帘低垂,有淡淡的香气传来,闻了令人心头微醉。

“唐乐!”听到动静,木语有些慌乱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定了定神,抬头直视着唐乐,道:

“过来,坐下,我想和你说说话!”

唐乐脸庞不自觉的抽动两下,小心脏也不争气的剧烈跳动了两下,笑了笑,道:

“这大半夜的……”

“怎么,怕了?”木语倔强的看着唐乐,可脸色却越发的红了起来。

“怕什么我怕!”虽然话说的轻松,但唐乐还是觉得头皮有点儿发麻。

自从把她从白府中救了后,木语好像放开了,情愫不再那么隐晦,不时的以玩笑的口吻表达自己的意思,次次让唐乐尴尬的不行。

其他人也看出了木语的意思,不时的给他们创造机会。

今天更甚,大半夜钻到了自己的房间。

看看桌子上是什么,红蜡烛、美酒,这要搞哪样嘛?

好整以暇的坐下,在灯光的映衬下,木语像是披了身朦胧的白纱,似出尘的仙子,一举一动间都能吸引人的心神。

木语慢慢往杯子里倒着酒,他能感觉到唐乐眼神的异样,动作越发的轻柔起来,突然间,眼神一抬,看向了唐乐。

空气瞬间像是凝固了一般,唐乐感觉木语的眼神如幽潭,含着一股燃烧的烈火,势要把他点燃,把他融化。

心中紧绷的弦猛的一震,小腹中一团烈火像要燃烧一般,一股冲动油然而生,呼吸都不自觉的重了起来。

猛然间,幽潭消失,像是关上了门窗,眼前的美好悉数消失,一种失落感突然萦绕心头。

一双玉手端着酒杯呈到了他面前,声音幽幽:“拿着,呆子!”

轰!

沉寂的烈火猛然炸开,差点儿让唐乐失态,赶紧接过酒杯,又看到了那汪幽潭,手猛的定住了。

一个端着酒杯,一个接着酒杯,两只手就那么定格了。

四目交汇,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今天美吗?”

不知何时,木语的朱唇到了唐乐的耳边,带着无穷的蛊惑之音,喷薄幽香传入鼻端,唐乐感觉脑袋轰隆隆作响,晕天黑地。

眼神不自觉的下探,都能看到探过来娇躯那勾人夺魄的柔软山谷。

哗啦啦……

不需要语言回答,而是粗暴的占有。

尼玛都这样勾引了,老子也不是八十岁老头儿。

灯光一黯,椅桌掀翻,随后房间中传出粗重的呼吸声,龙啸莺语,久久不息。

“为什么如此勾引我?”吃饱喝足,还怪起了某人。

木语指头微动,光洁的皮肤满是细密的汗珠,泛着诱人光泽,朱唇张了张,想反驳两句,可最后身体一蜷,钻入某人怀中不吭声了。

“作孽啊!”唐乐仰头叹息,感觉心中好乱好乱。

本来计划第二天走的,结果房门紧闭,没出来,第三天依旧,让秦阳、君落、苗萌恨得一个个牙痒痒,真想把房门踹开,暴打一顿这一对狗男女。

最后,三人气呼呼的头前离开了。

其实不是他俩只顾着享受雨水之欢,而是唐乐在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木语提升着实力。

阵法一道相对简单,最主要是实力和武技方面。

总不能为了夯实她的底子,抓住一顿胖揍吧,得一点一点来,武技方面,他把夺命一刀传给了木语。

最关键是圣级战技屠龙诀,本以为木语不能修炼,结果发现,与她很契合。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