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喻文州拿余光瞥了她一眼,心头窃笑,面上却滴水不漏:“还行吧,一般般。”

“还行是多行?你说清楚啊,怎么还兜上圈子了?”

喻文州:“一等奖也就三四个人儿吧。”

“我去,什么叫‘也就’?!三四个你还不满意啊?!”男老师酸了,“我这儿一个都没呢。”

张菊闻言,嘴角不由一紧。

喻文州叹了口气:“我觉得四个还是少了点,毕竟我们有13个学生参加复赛。”

男老师瞪大眼:“你说什么?!敢不敢再说一遍?就13个人?还出了四个一等奖?不是……你在玩笑吧?”

他这边25个学生进复赛,结果成绩最好的也才二等奖,喻文州这个牲口居然不声不响就拿了四个一等奖?

还特么嫌少?!

不行了,血压要飙……

但惊吓远不止于此,重头戏还在后面。

只听喻文州徐徐开口:“其实这也没什么,让我跟老孟比较意外的还是江扶月跟凌轩,一个理论实验双满分,全省第一,另外一个差点,理论部分扣了十分,只排到全省第三。”

只……全省第三?

这是什么虎狼发言?

男老师血压彻底控制不住了。

而张菊随意搭在膝头的手早已不自觉攥紧,指甲狠狠掐进肉里,她却仿佛不知道痛。

“哟,都到齐了?”主任匆匆赶来。

众人起身打招呼。

“坐坐坐,都坐。”他看上去春风满面,“这次复赛结果已经打电话通知大家,成绩单还在打印,过会儿就送来。”

“今天主要有两个事情,第一就是颁奖大会,时间定在本周五,也就是两天之后,一二三等奖学生都要上台,我们邀请了十几家媒体到场,结束之后还安排了采访。”

“第二件事就是今年的夏令营入围名单。照往年惯例,各省排名前三的学生入京进行为期十天的封闭训练,选出国家队成员,赴国外参加IPhO。这个流程今年也不会有太大变动,这次J省前三名都在咱们临淮市,可以说相当争气!也是这么多年,唯一一次全省前三都出自同一个市。”

“并且,一中的江扶月以理论、实验双满分的好成绩,已经被国家队注意到。在这里,我们必须把热烈的掌声送给孟老师和喻老师,他们教出了一个好学生!”

顿时,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孟志坚眼眶发烫,喻文州也不复之前气张菊时的嚣张得意,眼中反倒多了几分复杂和唏嘘。

想当年,一中物竞也曾风光一时,他二人也是人人交口称赞的名师,只可惜后来物竞慢慢走了下坡路,一年不如一年,两人试图挽救,却徒劳无功。

风光不再,蜗居一隅,两人只得回归普通老师的生活,虽然还是照常上课,但内心壮志早在日复一日中被磨得精光。

原本以为就这样了,但江扶月的出现让他们重新燃起希望。

顶着压力和白眼走到现在,与其说是他们成就了江扶月,不如说是江扶月成全了他们!

结束之后,孟志坚和喻文州被簇拥着离开。

“我说老孟,你俩藏得也太严实了,这么好的苗子居然现在才拿出来,都已经高二,马上高三了。”

“是啊,如果高一就参加,哪还有二中什么事?”

“听说这小姑娘又提前交卷了?还当场默了份原题,是不是真的?”

“江扶月和凌轩是天赋型选手,可遇不可求,这我们没话说。可其他学生个个都拿奖,要说你俩没传授什么诀窍,大伙儿可不信!”

“没错,大家都这么多年老朋友了,你跟老孟可不能藏私,说出来大家一起交流交流呗!”

“……”

请教的请教,打趣的打趣,两人被围在中间,感受着过分火爆以致让人难以招架的热情,孟志坚和喻文州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对方脸上的无奈和苦笑。

他们哪有什么诀窍?

题是江扶月押的,满分也是她考的,就连好几节课都是她代上的。

这回怕是真要失业了……

第二天喻文州和孟志坚亲自去给江扶月送成绩单。

到了煎饼店,没看到人。

江达和韩韵如热情招待了二位,还一人给摊了个全家福煎饼,用料十足。

一口咬下去,两人对视一眼,中!

不由加快进食速度。

等吃完,韩韵如适时送上冰镇酸梅汤,消暑解腻,简直完美。

两人只喝了一口,又再次被惊艳。

之前听好多学生说江记如何如何美味,两人还没怎么放在心上,没想到居然这么好吃!

敲!

应该早点来试试的。

“江扶月在吗?”吃饱喝足,该谈正事了。

“月月最近都在市图书馆,早上出门,晚上才回来。”

“这样啊……”

韩韵如眉眼含笑:“两位老师有什么事吗?要不要我现在把她叫回来?

“不用不用,我们今天一来是送成绩单,二来嘛,是想跟家长聊一聊江扶月的情况。”

江达洗了手,从后厨掀帘出来,闻言,心头一紧:“是不是月月出了什么事?”

“没有没有,她很优秀,也很突出,这是她物竞复赛的成绩单,你们可以看看……理论和实验都是满分,全省第一,就算拿到全国,估计也没有谁比她考得更好。”

夫妻俩出乎意料的平静。

喻文州轻咳一声,“您二位知道她接下来要参加信息学竞赛吗?”

江达若有所思:“……好像听过。”

韩韵如稍微比较肯定:“是有这么回事。”

孟、喻二人对视一眼,得,家长不靠谱,难怪孩子主意大。

“是这样的,江扶月入围了今年的物竞夏令营,有机会代表华夏出国参赛,如果拿下金奖,那么国内排名前五的高等学府随便挑,连高考都不用参加,直接保送。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有些人一辈子都不可能遇到,我们的意思是,让她专心参加夏令营,其他不重要的事就先放一放……”

比如信息竞赛。

喻文州:“二位懂我们什么意思吗?”

江达点头:“懂,你们不想月月参加那个什么……竞赛。”

得,明白人儿。

喻文州目露期待:“所以你们的想法是?”

江达憨憨一笑:“我们没什么想法。”

喻文州:“?”

江达又道:“就算有想法也不顶用,月月又她不听我们的。”

韩韵如点头:“我们家她说了算。”

江达给予肯定的眼神,没错,就是这样。

喻文州:“?”

孟志坚:“??”

迷惑家庭关系大赏?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