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所以,现在连小白你都看出不对劲了,而小魂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师兄,什么叫做连人家都看出不对劲了嘛!”

“口误口误,抱歉了。”

“可是,师兄啊,是谁......”

“安啦,我现在马上就要军训了,你看好你的师弟,先挂了。”

姜守正趁着姜守姬还没有问是人想要迫害姜守勤的时候,就把电话挂了。

谁要迫害姜守勤?

这个问题他作为师兄也是很想知道的啊,可是,龟虽寿现在还没有缓过来,并且根据龟虽寿的陈述,如果想要通过似是而非勾连命理的“算”而定位到气息的源头,那么付出的代价会非常之大,劫云的力量至少是上次的......十倍,保守估计的那种。

十倍?

还行,在自己力量的承受范围。

不过现在还不能起卦,龟虽寿还没有完全消耗掉附着在自己龟壳上劫云的力量,如果贸然再次引下劫云,那就是内外夹击,电烤老龟肉了。

是故,现在哪怕姜守正再急切,他也没有办法逼迫,龟虽寿身体接受劫云残余力量是有阈值的,目前没有办法催化......

在姜守正目光复杂地看向龟虽寿的时候,龟虽寿缩了缩脖子,传音道:

‘守正啊,你让老龟我每天算一算你会不会倒霉,我是真的没有算出来你会倒霉啊,把绿豆汤打翻,不算一件倒霉的事情吧!’

看着龟虽寿着急辩解的模样,姜守正传音宽慰道:‘不算不算,不就是两块五么?我是在想你什么时候能够快点好起来,这样我们就可以定位那个要加害我师弟的人了,现在这个才是最为关键的,其他的,我......暂时都不怎么在乎。’

龟虽寿点了点头,看着面前游过一只小鱼,脑袋一弹一缩,先吃点东西压压惊。

‘不过守正,你真的不能学习老龟我的龟算之术吗?’

对于龟虽寿提出的这样一个问题,姜守正想了想,摇摇头。

原本因为龟虽寿不给力和持久,他向龟虽寿请教了如何进行算命。

老龟事无巨细地教导他之后,虽然内容有一些云里雾里缥缈的,可是他感觉自己还是已经学会了。

常识性地捕捉一下别人的气运,然后姜守正发现,自己压根没有办法捕捉到......

自己捕捉的速度快,气运离开的速度更快!

这是除了生孩子和雕刻之外,姜守正没有办法掌握的技能!

人呐,总是在认识到自己能力有限的时候才算真正地成长。

‘行吧,再过几天,老龟我就可以再次起卦,到时候你为我护法,让我们看看谁想要迫害姜守勤......大人。’

瞧见姜守正懊丧的表情,龟虽寿给他鼓劲,然后闭目开始可劲地吸收起劫云的力量。

没多吸收一分劫云的力量,劫云力量对它身子的腐蚀就会少那么一点点,它对于劫云的吸收阈值就会上升一点点,所以龟虽寿没有办法给姜守正具体吸收完所有劫云力量的具体时间,因为这玩意儿是动态的!不是静态可以算出来的!

现在看来,事情也只能这样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姜守正表示理解,并没有再次催促。

人家非亲非故给自己帮忙,那就是要秉着感谢的心态来看待对方的援手,而不要把事情认为心安理得,哪怕自己付出了法力的代价,可是......消耗的法力太少了,少到姜守正都有点不好意思。

嗡嗡嗡~

林清闲的闹钟响了起来,本还在床上躺尸的他,一下子挺了起来,睁开疲倦的眼睛,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修炼缓解肌肉的酸痛还是有一定帮助的。

教官刚刚实在是太狠了,真的是在结束的时候没有留一点情面的让他把所有的俯卧撑给做了!

他是修行之人,可是......他修行的并不是体魄啊!他做那么多俯卧撑,也是会累的啊!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对教官下手,别说教官只是为了履行任务,没有抱坏心眼,更遑论教官身上的血煞之气,也太浓重了,自己的《生死簿》里面圈养的鬼物,压根没有靠近对方的身子!

服了服了。

下午的训练,还是老老实实的吧,少说话,不要跳,安安稳稳度过军训的生活,现在是他唯一的目标。

要是再把教官的脾气给激起来,自己那可就是真的倒霉了!

起床,穿鞋,招呼自己的室友们一起离开。

陈远现在并不在寝室内,他已经挨个去敲门地推自己的卫生巾了!

再说,陈远和他们也不是同一个方阵的,不用叫他。

“对了,今天下午的开幕词,学校有叫你去上台发言吗?”走在姜守正旁边的周权问道。

“他们本来是有叫我去发言的,不过后来可能是改主意了,也就没有联系过我了。”姜守正思考了一下,回应道。

新生代表发言,全称叫做“学校觉得新生中还看得过去可以代表全体新生面貌的家伙发言”,并不是特指被新生们选举出来的代表。

在新生们还没有在学校折腾出什么名声和成绩的时候,这种代表的唯一标准就是高考的成绩,在周权得知姜守正是全国高考状元的时候,他只是“哦”了那么一声,毕竟高考状元的身份再怎么稀罕,能够比看见鬼还要牛掰吗?

成绩什么的,都是可以考的!

只是姜守正这个人考得比较好一点而已,可是见鬼这种事情是随随便便人都可以见到的吗?

当衡量的标准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之后,成绩什么的在周权心里面已经不太重要了。

怪力乱神,总是容易搅动人的心灵。

不语怪力乱神,是有道理的,看看周权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了,在没有觉醒奇人之前他还算是“正常的”,只是觉得奇人很是厉害,现在觉醒了奇人之后,那是不管自己有没有修炼的功法,今天中午那是端端正正坐在床铺上,学习着姜守正的模样,像是在修炼!

当然,他这样没有任何章法的修炼是没有任何建树的,只是......坐久了而噗噗出了几声。

“学校不选择你,会选择谁啊,谁能够比你更加合适?”虽然现在周权的关注重点暂时已经不在学习上了,可是对于本身是属于自己寝室同学应该享受的荣耀,周权还是有一些耿耿于怀的。

在学校公开场合发言,周权在高中的时候也有幸参加过几次,那种感觉还是比较爽的,台下的人乌泱泱一大片,大家都有各自的想法,可是在那个场合,再多的想法也是没有用的,只能够乖乖地坐在小板凳上或者站着,听他讲话,那种感觉别提多爽了。

明明是五分钟的讲稿内容,周权完全可以硬生生拖到十分钟!

现在看姜守正失去了这个机会,就像是自己失去了一样,很可惜。

“谁会比我更合适?”姜守正想了想,回应道,“应该是那种能够说出长篇大论、激情澎湃的人吧,像我这样的性子,哪怕有人帮我写出激情澎湃的稿子,我读起来或者背下来,都会少了很多的感觉。”

军训,那是需要注入强心针的,是要给每一位刚刚进入大学的学生予以动力、激情,要是让姜守正上台讲——

“同学们老师们,大家好,我叫姜守正,今天很荣幸作为新生代表上台发言,希望在接下来的军训中可以和大家一起努力,谢谢。”

这样类似的表述一出去,大家的第一反应是“太短了”,第二反应应该就是“就这???”。

极度不利于军训的开展!

当初高中的时候,姜守正就讲过那么一次,搞得那一次军训,大家都是很佛......除了听从教官的安排进行拉练之外,练吆喝拉歌都不学......

在寝室楼内一群稀稀拉拉穿着军装的同学们下楼后,陈远也提着袋子、逆着人群往寝室的方向走去。

一开门,大家人都已经不见了。

赶忙把自己的拖鞋换掉,把卫生巾垫好之后,麻溜地出门去了。

今天中午的销售量还是比较可观的,具体赚了多少钱,他还没来及算,不过没有关系,等下午军训结束后再回来算也来得及。

现在最重要的是陈远发现了一个秘密!

这都楼的新生,消费水平还是可以的啊!每个人兜里面都是有一点钱的,买东西起来还是很干脆的,这钱,似乎比高中的时候好赚许多!

在高中寝室里面不管是卖东西还是租借物品,大家给钱的时候还是有一些不爽利的,在高中封闭式的学校内,钱这一流通物,并不是多么重要,大家也不会放很多钱在自己身上。

可是在大学就不一样了呀,父母给的生活费,那是实打实地在自己身上了!

“看来,开美容店什么的,我也不需要把我现在的存款给搭进去,我完全可以在寝室楼内开一个杂货铺什么的,卖点大家需要的光盘啊、健身器材啊、保健用品和药品之类的,那是刚需!他们面皮子薄不敢去,可是我敢啊!”

“这样,我完全可以用大学赚来的钱去开店,那换算下来——开一个美容店不需要成本!”

一想到这,陈远就觉得很开心!

今天第一天摸水下海,还是有很大发现的——

除了提供各种货品之外,我也是可以提供服务的!

我有超能力,虽然不能像姜守正一样一个念头把寝室打扫干净,但是慢慢打扫,我也是可以把寝室打扫地很干净!

我也可以帮忙提供丢垃圾的服务,大家把垃圾放在门口我来丢!

我也可以提供上门收取快递纸盒的服务,卖纸箱子赚来的钱应该也会不少......

这一刻,陈远想到的事情有很多,不过现在最为关键的,似乎应该是联系到能够出售“四六级耳机”的上线!

这是一个大头!

陈远打听到了,这货,绝对的刚需......他已经打听过了!毛利润一副在五块到十块之间......

不过,现在钱是次要的,最为重要的是赶紧下楼去操场军训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