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和郑十周打完电话以后,李树一个人沉默了很久。

就是开会回来的王不凡,看到李树一个人静悄悄的坐在办公室的角落,也是很意外。

不过他没有打扰李树,因为现在李树的样子,很显然不希望有人打扰到他。

李树心情有些低落,其实他也有一个朋友,这个朋友和他彼此之间相互照顾,相互学习。

那种单纯的感情,是李树这辈子可能再也回不去的地方了。

李树自嘲的笑了笑,他都已经走到了现在这一步了,曾经过去的事情还怎么能够挽回呢?

而且他也不曾想过要去挽回,那个人在那一天做出的事情,让他才变成了更好的现在。

哪怕现在的他比以前孤独,比以前失去了很多,但得到的同样也很多。

李树再次抬起头看着窗外的天空。

虽然他一直以来想要让自己摆脱曾经的那个事情,那其实他也知道,他一直都因为那件事,丧失了信任其他人的可能性了。

当初那个人是他在家族当中最好的朋友,他们两个人无话不谈。

李树会把每一天的开心事和伤心事都想要告诉他。

甚至会告诉他自己出去遇到了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孩。

可能那个时候,他唯一能够信任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不过李树并没有意识到,他所谓最好的朋友,对待他只是简单的敷衍。

李树并不知道任何关于他的事情,但是他还是愿意把自己的事情都告诉他。

不过真正让李树醒来的,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这件让李树清醒的事情就发生在继承人的考核当中。

李树告诉他,他想要在继承人的角逐中拿下第一,这是李树真正发自内心的。

不过他却看着李树问道,如果他想要成为第一呢?

那一次,李树愣住了,不过他很快就和他表示,肯定会把第一名让给他的,而他做第二名。

李树当时并没有注意到,他对李树的不相信,而在后来的角逐中,因为错信了他的那个朋友,他被淘汰了。

对李树来说,那个时候,是让这辈子绝不可能忘记的一个雨天,他在大雨里站了整整一下午,就等着他开门告诉自己为什么。

不过李树并没有等到,因为他淋了一下午的大雨,在黄昏的时候,还是发烧晕倒了。

但是他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听到过那个人的抱歉,都没有听到过他的解释。

让他欣慰都就是那个人输给了曾经哪一位继承人,也就是在他之前的那一个继承人。

但也因为那个人对他的背叛,当他昏倒之前的最后一秒,他就发誓再也不会再相信任何人。

虽然后来他和曾经的那个继承人成为了比那个谁更要好的朋友,李树也都没有再和任何人掏心掏肺过了。

这也就是李树对自己现在感到的深深的可悲。

他和郑十周的人生就好像截然相反,郑十周的人生中大多都是悲剧,但他有那么一束光。

而自己,尽管人生一切都还好,但是他生命中的那束光,早都被人掐灭了。

李树仰头看了一眼天花板上的吊灯,看着闪亮的晶体在空中散发着光芒。

李树突然自嘲一笑,可悲又如何?

李树稍微恢复了一下,就拿出电话给魏成天打了一个电话。

他也需要确认一下,是不是魏成天做的这件事情。

现在就只有郑十周和魏成天知道英腾公司的事情,那么就此来看,魏成天的嫌疑非常大。

不过魏成天对于郑十周也不信任,哪怕郑十周有感而发给他说了那么多的事情。

李树也不知道郑十周说的是不是真的,不过那些事情又不关乎他现在要做的事情,所以没什么关系。

李树虽然心里有所感慨,不过他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最快速度就把这种情感压下去了。

而郑十周的故事就只是一个故事留在他心里罢了。

“喂。”魏成天有些意外,李树为什么突然给他打电话,这些天他都试探过李树,不过很显然,李树还并不打算这么早让他涉及到诚宇集团的事情。

魏成天也可以理解,现在他和李树之间还没有形成利益关系,所以李树现在拒绝他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魏成天看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感觉这可能就是他的机会。

因为这是这么多天以来,除了告诉自己答应合作电话以来的,唯一一个电话。

“几天不见想我了?”魏成天一开口就让李树有些不喜。

“想你倒不至于,我这边发生了一件事情,想和你询问一下。”李树淡淡的说道。

虽然他曾经伪装着和石磊很不错都样子,但实际上他们两个压根就处不来。

而李树也没打算和魏成天假装什么,因为他本就是打算利用魏成天,所以根本没必要。

“哦?”魏成天有些意外,这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李树打电话询问自己。

魏成天喉结微微动了一下,他突然感觉有些不好,如果不是英腾公司出了问题,李树是不可能打电话问他的。

那件事情就只有郑十周和自己知道,所以李树打电话询问的必定是有关英腾公司的事情。

魏成天想到这几天其他的继承人对于李树那种精卫填海的行为,都产生深深的不满,甚至现在也已经放弃了。

这些人这个行为魏成天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异常,这也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所以他没有放在心上。

而他还在弥补自己的大窟窿,至少让这个消息止于自己的公司,无论外部还是家族内部,都不会知道他这边出现的问题。

“我听说这几天继承人停手了?”魏成天试探的问道。

“是,不过这个事情不是我要问你的,。”李树淡淡的说道,手里翻看着这几天这些继承人做的事情,虽然现在停手了,不过李树想要确定,他们这些继承人损失的情况。。

“那么就是英腾公司出问题了?”魏成天苦笑,怪不得打电话过来,真的是英腾公司出了问题。

李树不怀疑自己才怪,毕竟郑十周那边是自己信誓旦旦的告诉他,他不会说出去的。

现在看来郑十周还是没有走出去吧。

“是的。”李树拿起钢笔,在指尖转了一圈。

魏成天心里顿时一突突,果然还和自己想的撞到一起了。

“我猜你是不是想问这个事情跟我有没有关系?”魏成天有些颇为无奈的说道。

“你又猜对了。”李树淡淡回答道。

魏成天顿时一阵呲牙牙咧嘴,果然跟他想的不好的事情完全撞上了。

什么转折点,现在还能维护好他和李树的关系就算不错了。

魏成天看着自己手里这一堆乱糟糟的报表,沉重的内心又添上了几分烦躁。

“现在我说什么你都是不相信吧?”魏成天抿了抿嘴,有些苦涩都说道。

毕竟他和李树之间到事情,早都验证了,他是不可以相信的,当初李树把背后交给他们,而他这个看着直来直去的人,却在李树背后,狠狠的捅了他一刀。

“你也猜对了。”李树冷哼了一声说道。

“和你之间存在着共同的利益方向,我这么做是没道理的呀。”魏成天有些无奈,这就是实话啊,但是就是不知道李树这么想了。

“英腾公司发生的事情不可能是偶然现象,必然有人在后面动作,我实话告诉你,我怀疑你。”李树言简意赅,也都没有和魏成天继续试探,直接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我在和你合作哎,而且是知道英腾公司的事情本来就是我的把柄,我干嘛要把这个把柄置于他人之手,我是这些天在不断和你试探合作的事情,但是我也没必要把我好不容易可以拿捏你的事情就这么白白放弃吧?”魏成天皱眉道:“如果你是我,你也不会这么做吧?”

李树静静的扶着下巴,并没有回复魏成天。

就现在魏成天的话来看,他应该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现在很显然,你以为是有人把英腾公司的事情泄露出去了,所以引起众人才停止了之前的行动。

不过想到魏成天这个人,李树还是有些信不过了,就这些话虽然能感觉到魏成天似乎不清楚这个事情,但万一是假的呢?

李树不得不认真思考起来。

“我是不可能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的,郑十周那边我和他也谈过了,按道理他也不会说出去吧。”魏成天咽了口唾沫,道:“除非他又钻牛角尖了。”

“我再给你打电话之前已经问过他了。”李树淡淡的说道。

魏成天瞳孔一缩,所以在李树眼中郑十周说的话应该要比自己更能值得相信!

而给自己打电话之前已经打过电话问过郑十周了,那就说明郑十周并没有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而是李树也不知道是谁了。

李树可以打电话问自己,就说明他并没有因为郑十周就肯定是自己,也就说李树对自己还是比较信任的。

魏成天突然想明白了李树为什么打电话给自己的意思。

“那么也……就是说有其他人知道这……这件事情了?”魏成天声音有点颤抖的说道:“但……为什么他们没有去找你?”

魏成天很紧张,一旦李树被这些人针对,那么英腾公司肯定试连一周都撑不下去的,之前大家没有注意到英腾公司,所以李树可以利用英腾公司和诚宇集团合作,但现在发现英腾公司了,那么这个工作还能进行下去吗?

那么自己还可以和李树合作吗?

“你要问我,我也不知道。”李树摇了摇头,道:“他们仅仅只断掉了英腾公司的电路,至于其他的任何东西,他们都没有留下,甚至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做?”

“仿佛就好像只是一个威胁。”李树叹了口气,道:“如果是你做的还好,至少这件事情能够和风吹过去一样,就这么消散。”

“我……”魏成天眨了眨眼睛,他不太懂李树的意思了。

“但是这件事情确实不是你做的。”李树看着天空道:“那么这件事情背后的意义可能就会发生重大的改变了。”

“这是什么意思?”魏成天显然有点儿听不懂李树的意思了,就是说话每个字连到一起,他也能听懂,但是这话里面包含的意思是什么他就不知道了。

“没关系,你不用知道我在说什么。”李树笑了笑,并不在意魏成天的反应。

“我们现在是盟友吧?”魏成天咬了咬牙,他受不了这样被排除在外的感觉,尽管这样子本来就是应该的,但是魏成天还是难以忍受。

就好像大家说了和好,但是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冷冰冰的,而他就好像一个哈巴狗,不断的讨好,但最终全部都是热脸贴在冷屁股上。

这样的感觉不管放在谁的身上都不好受。

“盟友?”李树喉结动了动,他能感觉到魏成天刚才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情绪有所变化。

声音比起之前,要冷淡了很多。

“嗯,我们是盟友。”李树点了点头,淡淡道:“那又怎么样?”

“所以你打算把你的盟友排除在外?”魏成天有点不敢置信,李树居然能够这么新就气壮地说出这句话。

“不是。”李树愣了一下,笑了笑道:“只是暂时不想牵扯到你罢了。”

“这只是借口吧。”魏成天不满的说道。

“不是。”李树笑了笑道:“你一旦被牵扯进来,你一定会后悔的。”

魏成天愣了一下,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李树居然这么肯定,但也就是这一个迟疑,让他失去了机会了。

李树说完这句话以后,就将电话放在了桌子上,静静的看着窗外。

良久。

直到魏成天都已经等不下去了,电话那头才传来了一个声音。

“永远不要把事情想象的过分简单。”

说完,李树很果断的就挂掉了电话。

留下来那一头的魏成天一脸茫然,随后就在办公室里大骂起来。

今天这奇奇怪怪的事情简直太多了,本来他以为是好事儿,最后什么事都不是,也让人太难受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