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早上八点两人从奕州出发,全程高速长达一千多公里,没想到赵公明非但完美的避开了所有的超速拍照,而且只用了八小时,也就是在下午四点半左右就到达新叶村,中途两人只在中午吃饭的时候休息了半个小时。

“大哥!”

车子还没停稳,就听见车外一道童声。

小二早就等在路口望眼欲穿,那模样简直比过年还兴奋,旁边王全福身形略显佝偻,但气色极好。

沈重刚打开车门他就挣脱王全福的手冲过来,啥也不说就要往他身上爬。沈重一把把他抱起来,“诶哟,几个月没见,你就长这么高了!王叔,最近还好吗?”

“好好!就是你有一阵子没来,你陈姨和小二隔三差五的就念叨你。”

“手上事有点多,一直走不开。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公司同事,叫赵公明…这是我战友的父亲,你就跟着一起叫王叔吧,这是小二。”

三言两语介绍完,两人从后座取出几大袋子东西,王全福满眼心疼的说道:“怎么又买这么多东西,小赵也是,来就来了,每次都搞得跟拜年一样。”

沈重呵呵笑道:“下次不买了…”

走进屋里,陈秀莲又是准备了一大桌丰富的美食,对于第一次见面的赵公明没有丝毫怠慢和见外。久违的家庭式温暖让这个三年前失去了全部至亲的赵公明无比感动,萦绕在心间的淡淡温馨就和当初沈重初次来这里一模一样。

一顿饭从晚上七点吃到九点多,吃了饭聊天才知道,去年看见的对门那个患癌孤寡老人在大年三十那天离开了这个世界,一直到大年初二邻居串门才发现她躺在床上早就没了气息。

大概是想起了跳江自尽的母亲,第一次听到这些故事的赵公明神情悲凉,沈重拍了拍他的肩膀,没说什么。

第二天,沈重找了个理由带着赵公明上山,这个时间大多数年轻劳动力刚离开老家,这里基本都是些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别说山上,村子里的大马路上都不见得能遇见几个活人。

“那个,教官,慢点,我跟不上。”赵公明脸色通红的不断喘气,一来是心情激动,二来沈重这速度的确非人,尽管这并不是沈重的全力之下,三则…真是尴尬到了爆!

沈重蓦然停下脚步,正站在赵公明前方十米远,眼神冷漠。

“还想报仇吗?”

赵公明心脏猛地一抽,眼神一下子锐利许

多,他双手紧握,知道这是沈重在激他,沉声应道:“当然!”

沈重转过身,继续向前,奔腾之间速度又有所加快。赵公明提起一口气,全心追赶,二十分钟后,两人先后抵达王全福家的祖坟处。

他没对赵公明介绍什么,淡淡说道:“接下来的路不太好走,你要做好准备。”

赵公明沉稳应声:“没问题!”

随后一幕却让他瞪大了眼睛,沈重轻轻一跃,面前一条宽三四米的小溪直接横跨而过,可让赵公明惊骇的是,这一跃岂止三四米,小溪两边是数米高陡峭且杂草丛生的斜坡。沈重轻飘飘的一个动作,恍若天仙,距离竟足有十米。

这是人能干的事?!

有些天才能成长到最后并真正成为一方强者,坚韧的毅力和强大的心志必然是其中重要的因素,赵公明从来无惧挑战,见到沈重这惊仙一跳,除了震撼以外,更多的还是亢奋,这以往只在他师父身上见过的本领,仿佛自己也可以期待了!

沈重可没等他,甚至都没看他一眼,闪转腾挪比这个林间最灵活的猿猴还轻松。赵公明没有那个本事,只得沿着小溪往前飞奔几步,找到合适的落脚点之后奋力一跃,落地屈膝再迅速发力一蹬,连着三次终于跨过了小溪,紧紧向快看不见背影的沈重追过去。

一路过五关斩六将,赵公明总算再次见识到了这个总教官非人的一面。

最后跃入眼帘的,是一面高几十米的陡峭山壁,山壁十几米高的地方有一块显眼的平台,是那里吗?

沉寂了许久的心开始有些火热,这种心情瞬间传递到赵公明的眼中,他充满了期待,还有紧张...

只是最后这一步着实把他难得够呛,十几米高的峭壁沈重不费吹灰之力就站了上去,赵公明几乎都要怀疑他根本就没怎么借助外力,因为峭壁两边全是垂直光滑的山石,偶尔长出来几根杂草可能连一只兔子都拴不住。

更费劲的是他双手还拎着数量众多的补品,沈重上去之后便没再露面,也不知道是到了目的地,还是继续前行,总之看不见踪影,赵公明难免有些着急。

两分钟后他把心一横,双手用力往上一甩,将四五个盒子纷纷扔上十几米高的平台,然后在附近一棵大树上扯下一根大拇指粗细的长长藤蔓,再后退几步,眼睛紧紧盯着峭壁上细微的凸起。

低吼一声,赵公明脚下发力,几步助跑之后猛然向上一

跳,跃起五米左右的高度双脚精准踩在峭壁的凸起上,再用力一蹬,二次起跳只跃起来四米左右,距离平台还足足有三四米,四周已然无处借力,这将近十米的高度便是放在平地上他都难以应付,这怪石嶙峋的地方摔下去最起码也得落个经断骨折。

赵公明将手里的藤蔓用力往平台上一甩,纯属把活马当成死马医。身体刚下坠不到一米,就从藤蔓上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然后就这样被蛮横的拽了上来。

这才看到沈重老神在在的坐在平台边缘一个石凳上悠哉喝茶,藤蔓这一头就在他的脚下,他还伸手示意赵公明落座,顺便倒了杯茶。两人间隔不过区区七八分钟,天知道他是怎么烧水又泡茶的。

“这就是你师父的居所,不过看痕迹,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人了。”沈重往屋子里指了指,里面空无一人。

赵公明跟卸了口气似的,整个人都矮了小半截,一种巨大的失落感瞬间充斥全身。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距离老道曾经的住所越来越近,他心中还是忍不住抱着一丝细微却浓烈的希望。

现在,这口气卸了,终究还是没能再见到他。

脚下五花八门的盒子散落一地,赵公明走进屋里,里面就三间屋子,最左侧是一间厢房,里面除了一张木床和木桌之外别无他物;中间屋子中央摆放了一张老朽案台,上面还有一个香炉,桌子下方一个已经发黑的蒲团,墙上有很明显的三幅画像悬挂时间太长而产生的印迹;最右侧屋子便是一个简易的厨房。

屋里因为长时间不通风,已经有一股浓重的霉潮味,看来真是很长时间没人住过了。

赵公明失魂落魄的出来,沈重对他招了招手,“先坐下喝杯茶吧,你第一次来,好好看看这山水,放空心思,想想下一步计划。”

赵公明抬头一愣,没明白沈重的意思。

这块平地的对面远去大概一两百米就是一座高上千米的雄伟大山,山上植被茂密遮天蔽日,平地右侧不足二十米远是一条飞流直下的银白瀑布,中间是荆棘丛生的蔷薇花。若是在夏天,盛开的花朵可以招来大群蜜蜂,老道在这里的日子可采过不少天然蜂蜜,实打实的会过日子的人。

赵公明没心思去细细品味自家师父深厚的心境,疑惑的看着沈重说道:“教官,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沈重站起身,畅快的伸了个懒腰,畅然说道:“报仇,杀人。”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