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贺兰越石的脸直接就黑了。神特么的男孩子,老子可是连老婆都有了的成年男子好不好?

程处弼也是有些懵逼,为啥这个时代的男人,一个赛一个的娘。

好吧,这个好歹要比宅院内的那个要更男人一点。

有喉结,举止也不娘炮,是不是阳刚热血男儿不清楚,但至少能看得出是个雄性。

“老四闭嘴……不好意思,我们就是路过,愣着做甚,你们仨还不快走。”

程处弼觉得这种地方绝非久留之地。

不论是长得太漂亮的男孩纸还是男子,都很容易扭曲未成年人的审美观。

这样不好,家风严谨的老程家必须阳刚,必须正能量。

正在下楼梯的少年小武听到了那句似曾相识的话,脚下一个踉跄,最后一步没能踩稳。

直接就摔下了梯子,发出了一声惨叫。

气得连拍了两下地面这才咬牙切齿地站起了身来。

一瘸一拐地去打开房门,内心发出愤怒而又稚嫩地咆哮。

这些姓程的混蛋,果然都是糙老爷们,都是瞎子!瞎子!!

推开了房门,小武探出了门来,就只看到了姐夫正一头雾水地看着那些离去的背影。

“姐夫,你怎么来了?”小武上前两步兴奋地问道。“我姐怎么样了?”

“你姐身体好多了,我今日公干,正好路过附近就特地过来探望丈母,方才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几个小毛贼想要敲诈,结果不知怎么的。

卢国公府的那几个小家伙就窜了过来,还想要显摆他们的本事……”

说到了这,一想到程老四刚刚那句话,小武的脸色越发显得不乐意。

“哼,没眼界的家伙。”

“你认识?”贺兰越石有些错愕,总觉得小武的表情不太对劲,似乎有点生气。

“当然认识了,这个坊里,谁会不认识程家的那几个娃。

啧啧啧,刚刚那个高大个你知道是谁吗?就是程家老三程处弼。”

贺兰越石一脸疑惑地道。“就是那个传闻失心疯的程处弼?不对啊,刚刚我看他……”

“程老四说的那句话就是他教的,长这么漂亮肯定是男孩纸,姐夫你觉得他没毛病?”

小武挑了挑眉一脸坏笑地道。

眉目如画,长得俊秀宛若女子的贺兰越石的脸当场就黑了。“……哼? 懒得他一般见识。”

看到姐夫这样的嫌弃表情? 小武满意地笑弯了双眸,这才对嘛? 同仇敌慨? 这才是自家人。

#####

回到了马车旁,程处弼又恶狠狠地威胁了一顿这三个弟弟。

直到这三个弟弟灰头土脸承认错误? 这才继续朝着城外进发。

时间刚刚好,巳时三刻? 就看到了李恪这位蜀王殿下领着一票蜀王府护卫等在城门外。

“处弼兄? 小弟可是等候多时矣……哎呀,三位贤弟也来了?”

李恪朝着程处弼快步迎来,等看到程处弼身后边的马车上那三个灰头土脸的少年郎,不禁有些懵。

“没办法? 我奉父命看管这三个家伙? 若是留他们在府中实在不放心……”

程处弼不好意思家丑外扬,只能继续扮演自己是一位听话的好儿子,慈祥的好兄长角色。

“哈哈,无妨,走? 今日天气不错,到城外踏青最是适合。”

李恪也不多说? 二人并肩策马上路。

“真就是去踏青?”程处弼压低了声音朝李恪问道。

“这个,嘿嘿嘿……本不该说? 不过兄台都已经来了,那小弟直说也是无妨。”

“其实今日是我父皇和兄长要见一见兄台。为的就是兄台那能给狗和兔子开肠剖肚的本事。”

说话间? 一路疾行? 赶到了灞水岸边。

灞水两岸? 一直都是大唐长安城的百姓们很喜欢游览的风景区。

灞水清彻,两岸绿柳沿岸,远远望去,仿佛看不到尽头。

无数的身影往来于此,不过随着车马的行进,渐渐地没了人迹。

又行出了一段路途,终于看到了,全副武装的骑兵在附近游弋。

看到有人行来,便会驰近劝阻离开,在看到了李恪这位蜀王殿下后。

只是过来行礼,便让出了道路。

又行了一段距离,就看到了一大片开阔的草垫子一直延伸到灞水岸边。

一处近岸的码头,停靠着一艘大船。

一行人下了马,程处弼看着船上的侍卫们,扭头看了一眼东张西望,磨皮擦痒的弟弟们。

又看了一眼李恪,李恪很是心领神会。

作为斩鸡头烧黄纸的好兄弟,自然很清楚程家四五六的破坏力惊人。

“李忠,李敏,你们二人好好陪着三位程公子在这附近玩玩。

莫要走远,更不要出事,明白吗?”

“诺!”蜀王府护卫头子和副头子赶紧朝着李恪垂首领命。

有了李恪的这声交待,程处弼总算是松了口气,想了想,还是板起了脸又叮嘱了一番。

“你们三个,好好听这两位将军的话,莫要失了礼仪。

不然,我定会告诉爹。后果你们很清楚,明白吗?”

“三哥放心吧,我们肯定听话。”

刚整齐话一地答应完,眼尖的程老五脑袋一昂,指着不远处的一株大树叫道。

“四哥六弟,看那棵树上好像有鸟窝。”

“走,看看去……”三个弟弟迅速以风驰电骋的速度狂奔向远处。

留下了一脸黑线的程处弼和一脸懵逼的两位蜀王府得力护卫。

程家四名家丁,两人留守车马,两人飞快地跟了上去,很熟练。

“走吧……”程处弼无可奈何地长叹了一声,移步扭头,不忍心再看。

他真怕自己再看下去,会忍不住冲过去捞认挽袖的代父执法。

#####

程处弼跟随着李恪的脚步登上了船,这才走了没几步,就听到了前方的李恪突然开口。

“见过太子殿下……”

程处弼就看到了,一位身量颇高,仪容英武,身形显得有些单薄的帅气年轻男子笑眯眯地迎面走来。

“三弟不必如此,快快免礼,这位,应该就是你常提及的程家三郎程处弼吧?”

“程处弼参见太子殿下。”程处弼赶紧也萧规曹随。

倒真没想到,这位历史上被李世民给废掉的太子李承乾。

居然长得浓眉大眼,一副气宇轩昂的模样。嗯,就是瘦了点。

“不必如此,某比你年长,唤你一声处弼贤弟如何?”

李承乾爽朗一笑,将程处弼搀了起来。

打量着程处弼,笑容显得很是亲和。

“这些日子,听我三弟提及处弼贤弟医术过人。

且长安城还有云阳、径阳的百姓,亦受惠于贤弟的医术。”

“某可是十分神往,今日总算是见着真人了。

嗯,虽不如程大将军威武雄壮,却也是气宇轩昂,俊杰之相。”

“多谢太子殿下夸奖,说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程处弼倒没想到李承乾这么会说话,从侧面称赞自己不愧是老程家最靓的崽。

这让程处弼对这位待人如沐春风,很会说话的太子爷好感加五。

“父皇方才与阎立本阎郎中讨论绘画有了灵感,正在作画,你们正巧来了……”

登上了大船的上层甲板,上面是一幢如同凉亭般的建筑。

亭内,一位中年美鬓英伟男子居中而坐。

正在抚须欣赏着由宦官拿起来展示他的亲笔画作:踏春图。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