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朝堂上,刀光血影不见形。

文人的嘴,武将的刀。

只是一张嘴,随即就将诸多功劳抹杀干净。

等待封赏的诸多将官顿时一阵来回的凝望。

宣武殿上一片肃杀之气。

大将以李靖居功最重,而次将之中,则是苏烈功劳最前。

这代表了朝廷大将和军区重将两波人。

但奖赏刚刚开始,便陷入到启奏甚至弹劾审查的地步。

“大同道行军副总管张宝相已经擒获咄苾,传讯之中,咄苾身上并无我大唐的诸多重宝!”

“此番征伐汗国,只有鸿胪卿唐俭寻回了定唐刀,其他诸宝齐齐下落不明!”

“若兵部尚书李靖能约束部下,或许我们就能迎回重宝,即便当时找不出,只要强审杨荷,也定然有知晓重宝在何处的机会。”

萧瑀连连开腔,便是唐皇都皱起了眉头。

“萧大人所言极是,臣温彦博附议,以李靖大总管如此行径,只怕我们大唐要遭人耻笑。”

萧瑀的身边,又有一重臣出列赞同。

“李卿有何话要说?”

唐皇看向武将团最前方的李靖。

“臣无话可说!”

李靖出列,他看了看唐皇,又看向一旁的萧瑀。

半响,他才吐了一句话出来。

即便是他也没想到自己会遭遇这种弹劾。

但萧瑀所说是实情,他无可辩驳。

“纵容手下掠夺是治军不严,更是贻笑大方,我们明明有赏罚的制度,李卿治理麾下为何要采用这种激进方式。”

“你行兵打仗多年,应该知晓这种放纵掠夺带来的危害。”

“一时的纵欢,会让某些人贪欲填满,再无奋斗的动力。”

“你失去的不仅仅是大唐的重宝,更会失去手下的悍将。”

“若拥有良田千顷,又有家财万贯,有多少人还愿意去拼杀冲锋。”

“荒唐!糊涂!”

“你可知罪?”

殿堂上方,唐皇连连开口,直接训斥李靖。

唐皇开口,这让一些有参奏的臣子顿时将嘴巴闭上。

“臣知罪!”

宣武殿中,李靖叩首谢罪。

朝廷文官是理论派,唐皇也不曾亲征,李鸿儒觉得李靖放纵掠夺并无多少问题。

这是大唐对外的第一场大战。

这种大战败不起。

而汗国往昔多有凶名。

若没有几分特殊的激励,谁愿意豁出去拼杀。

不仅是李靖的定襄道,便是通漠道都放开了这种私下的潜规则。

只是定襄道惹出的事情有些大。

李鸿儒不免也想到了自己的乾坤袋。

但好不容易得来的仙缘九法宝,他没可能贡献出去,就为了拿朝廷那一点点封赏。

谁都有私心,他没可能那么大公无私。

若无各项齐齐放开的措施,指望他去与杨荷斗,指望他加入铁将团,那没可能。

参战至今,李鸿儒就是奔着各种好处而去。

若真要等待胜利后领取朝廷封赏,那他早就不干了。

“臣苏烈知罪!”

李靖都服了输,苏烈面容微微蠕动了数次,最终亦是不甘的跪了下去。

这让宣武殿气氛显得莫名诡异。

本是一场封赏大会,似乎衍变成了一场事后算账的局面。

诸多人气氛凝重,有着沉默不语。

近乎一分钟的沉默之后,才听得朝廷上的唐皇开口。

“前朝曾经伐过汗国,对重将有功不赏,以罪致戮,最终亡国,但朕不会如此,朕赦免你治军无方的罪,更会记录你击败汗国的功勋。”

“宣,加封兵部尚书李靖为左光禄大夫,赐绢千匹,享五百户食邑。”

唐皇话锋一转,连连的训斥,也伴随着事后的奖赏。

他更是临时做了亲自的宣召。

待得下了龙椅,亲自搀扶起跪倒的李靖,宣武殿顿时云雾齐齐散开,诸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御史大夫萧瑀在封赏之时发起这种弹劾,只怕是有些不当,臣魏徵表示难以理解!”

随着唐皇的开口,顿时有一人也站了出来。

“御史大夫萧瑀这份参奏几乎寒了我大唐将士的心,只怕是有些其他心思。”

“我听闻有人是因为前朝的一些私情,痛恨李尚书击杀妖后杨荷。”

待得有人打头,又有两人连连站了出来,言语中不乏对萧瑀有着针对。

这让唐皇眉头微皱。

“今日是封赏大会,陛下只做封赏,诸位爱卿莫要言及其他!”

稍有对立时,帝后出来打了个圆场。

伴随着微微的咳嗽声,朝堂上的小声音顿时停下。

李鸿儒稍微抬头,目光凝视帝后时,只见对方身上透着金光,又有诸多黑芒缠绕。

他注目时,也见得帝后扫视过来,顿时将脑袋垂了下去。

“不错,今天只做封赏,不谈其他。”

唐皇连连点头,随即挥手示意,这让宣读旨意的内侍继续开口。

“周飞卫上前听赏……”

宣读的旨意中,排名有按军区,也有按功绩,又或按了官职大小,显得有些凌乱。

但凌乱的顺序也让诸多人感觉心中平衡,只觉这种排位没有错。

即便是一个领赏的顺序,也涉及了某种排列法。

李鸿儒只觉皇宫的文官难当。

这朝堂之上刀光剑影更是难防。

也无怪王福畴顶不住,只能躺在家中打发日子。

“李鸿儒上前听赏!”

近半人数之和,李鸿儒听得内侍呼了一声,他顿时从队列中走了出来。

他没有军职,但功劳还算不错。

这让他的排位不上不下,处于中游。

这种排位也是正好,不会引得过分瞩目,引发针对,又不显冷落。

李鸿儒只觉这种安排让他颇为舒坦。

“李鸿儒弱冠之年,白日城与杨荷斗法,破其风雪之术,又于定襄道进入铁将营,杀戮有功,更是再次与杨荷斗法纠缠,让杨荷得以伏诛,陛下亲赐李鸿儒国子学生,赏金百两!”

“谢陛下隆恩!”

李鸿儒拜谢。

封赏离不开各大军区大总管的亲自审批和送报。

赏金百两是周飞卫应下的赏赐,徐茂功果然报上来了。

这钱财拿得舒坦,让购买了大宅子的李家顿时又宽裕了不少。

李靖的推荐则是国子学生。

这让李鸿儒抿了抿嘴。

他在太学中的时间很短,只是短短一月多。

四门馆是平民们能进入的最高学府,而太学则需要背后有靠山。

待得国子学时,若非在太学中天资纵横,便是朝廷上等世家子。

李鸿儒两样都没有,想入国子学没什么可能。

但唐皇亲赐,又将不可能转成了可能。

毕竟大唐是皇帝说了算。

持着唐皇的旨意,没有人会说什么,也不会发生任何对立事件。

如同袁天纲一样,他这也算是入了当朝圣上的眼,少不得还有人想示好。

“我听闻你还斩了咄苾的金雕?”

领了赏金,又捞到了腰牌,内侍开始宣读,李鸿儒正欲退下,忽听唐皇发声问来。

这是问到金雕相关了。

“是!”

李鸿儒恭敬回了一句。

他也不知皇室要不要那个砍坏的金雕爪子,但此时先应下没问题。

至于此后能不能让王福畴得以甩脱的蛊惑罪名,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你弱冠之年,如何去斩得这种大妖,可否说来听一听,让我解解惑?”

见得李鸿儒承认,唐皇亦是颇为好奇。

武魄强者近距离杀金雕没问题,元神强者元神出窍之后,在一定范围内也有机会杀金雕,但李鸿儒这种水准……

他想了想李靖和徐茂功的上报,对方还能与杨荷斗法,心下有了然。

这大抵是命薄,碰上了克星,没辙。

杨荷是如此。

金雕大概也是如此。

但他也很好奇李鸿儒是如何斩杀翱翔在天的金雕。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