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赵凌天瞅着眼前这对俊男靓女,暗自称奇,没想到这世间竟有如此貌美之人。

若非与他们结下了梁子,这会儿赵凌天恐怕会对其当面赞美一番。

微微走神片刻,赵凌天只听见陈天对他说道:“赵总是吧?你想拆了这天鹤楼,该不会只是说说而已吧,要不要我给你去叫一辆推土机来?”

说完,一旁的林婉清赶紧拉了拉陈天胳膊上的衣袖。

陈天这番话是个人都能听得明白,那是赤裸裸的在讥讽赵凌天。

还真怕赵凌天不敢拆了这天鹤楼似的。

天鹤楼是科菲特当作礼物送给陈天的,科菲特甚至是花尽心思将其打造成一种精神象征,目的就是为了自己这位大哥吃顿便饭时都觉得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在陈天看来,天鹤楼已经不是一件礼物那么简单,它是自己和科菲特两人深厚情谊的诠释。

既然赵凌天口出狂言要拆了天鹤楼,陈天自然会动怒。

赵凌天回过神来,紧盯着嘴角弯起一道弧度正在看着他的陈天,气愤的说道:“小东西,别给脸不要脸,就凭你们几个我还真没放在眼里,我要弄死你们那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陈天收回面部一切表情,冷冷的说道:“赵凌天,你绝对过不了这个大年初一。”

他那冰冷的语气仿佛使周围的温度下降了不少,看热闹的宾客们浑身打了个激灵。

林婉清没想到陈天会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这哪是来解决事情的,分明是加深矛盾的嘛。

心里也是把陈天骂了个遍:“什么叫过不了大年初一,会不会说话,激怒了赵凌天对谁都没有好处,真是个没脑子的家伙。”

在场所有人中,也只有范元、楚轩和天鹤楼经理三人清楚,陈天这是想彻底整垮赵凌天,不给他任何的翻身机会。

尤其是范元和楚轩,他俩最清楚这位大哥的行事风格。

陈天说让赵凌天过不了大年初一,那赵凌天绝对不会有机会过大年初二。

很显然,陈天这是起了杀心。

不过他自己不会出手,毕竟赵凌天只是一名俗世之人,亲手解决了他会很麻烦。

既然陈天把话都撂这儿了,他心中自然已经有所打算。

然而赵凌天却是冷笑连连,猜测着陈天是不是脑子不好使,暗自摇头。

这种不切实际,上不了台面的话,让那些个泼妇骂骂街也就算了。

能进这天鹤楼的,大家都是体面人,就算是文斗那也应该斗得水平高一点。

赵凌天冷哼道:“原以为你小子第一个站出来,应该有点能耐,没想到却是个草包,大失所望啊。”

陈天并没有因为赵凌天的侮辱而表现出生气的模样。

相反,他面无波澜,深邃的眼眸直溜溜的紧盯着赵凌天说道:“不信?呵。距大年初一没几天了,赵总这几天尽情享受生活吧。”

陈天一而再的挑衅赵凌天,是个人都会有火。

赵凌天怒道:“小东西,信不信我让你今天就走不出天鹤楼的大门。”

紧接着只见他单手一挥,身后两名保镖立刻掏出两把黑漆漆的小手枪,齐齐的对准了陈天和林婉清。

林婉清见状,顿时被吓到了,她何时遇到过这样的场面?

突然一只大手按住了她的肩膀,惊魂未定的林婉清不明所以,下一秒她便被这大手的主人拽到了身后。

林婉清瞧着陈天高大的背影,内心有些感动。

“婉清,别怕。”陈天镇定自若的说道。

陈天的安慰让她内心感到没再那么压抑了。

虽然陈天背对着林婉清挡在了前面,但那两把黑漆漆的手枪依旧令她心有余悸。

林婉清担心起了陈天,深怕赵凌天的这两名保镖随时扣动扳机。

她对赵凌天说道:“赵总,有话好好说,犯不着动刀动枪吧。”

赵凌天闻言,一个阴深的笑容浮现在脸上,挑了挑眉说道:“林氏集团的美女总裁林婉清果然姿色出众,就是不知道区区一个林氏集团也有胆跟我凌天集团竞争城西那块地,今晚的拍卖会上我倒是期待你的表现。”

在场宾客闻言,顿时炸开了锅。

“他还真的是林婉清,没想到今天居然见到真容了。”

“那她身边这位会不会是林家的废物赘婿陈天呢,长的也不赖啊。”

“长得好看能当饭吃吗?说白了就是个没用的东西,也不知道这个陈天咋想的,居然敢顶撞赵总,心里没点逼数吗?”

“嘿,在女人面前逞一时威风呗,我看呐就是嘴上不饶人,要动起真格来,赵总能直接把他甩出地球。”

“你也别这么说,我看他盛气凌人的样子,还真有模有样的。”

“切,吃软饭的小白脸能耍什么花样出来,今天能不能完好无损的离开这里都是问题。”

“你瞧他护着林婉清的样子,还是挺男人的嘛,如果有个男人为我挡子弹,我管他是不是吃软饭的,这辈子都跟定他了。”

“没出息的东西,老娘没你这样的闺蜜。”

“......”

此时,林婉清心里“咯噔”一下,她没想到赵凌天会认识自己,更没想到这次凌天集团分公司入驻姑苏市是奔着城西那块地来的。

看来赵凌天也是做足了功课,就连拍卖会上的竞拍名单都已经知晓。

至于这份竞拍名单,林婉清根本没有那个能力搞到手,她只知道姑苏市的周氏集团和李氏集团没有要拍下这块地的意向。

心想没有了这两大巨头的参与,城西那块地岂不是成了林氏集团的囊中之物。

所以这些天来,林婉清根本没将注意力放在此次土地拍卖会上。

经赵凌天这么一提,她顿觉城西这块地将与林氏集团无缘。

凌天集团在金陵虽然不是一家独大,但它的实力远在姑苏市的李氏集团之上。

林氏集团尚且和李氏集团有一段差距,那林氏集团又如何与凌天集团抗衡。

这一点,林婉清心知肚明,她心想自己的计划或许要泡汤了。

她怔怔的站在陈天身后一言不发,却听到陈天对赵凌天说道:“赵凌天,别太高估了自己,凌天集团还真算不了什么,既然你有意要拍下城西这块地,那今晚就拭目以待吧,过了今晚,你也许会对林氏集团刮目相看。”

陈天这是疯了吗,林氏集团如何与凌天集团叫板,这不摆明了要打自己的脸?

如果凌天集团对城西这块地势在必得,那今晚的土地拍卖会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

除非周氏集团出面,否则没有任何一个企业能拿下这块地。

林婉清暗自想着,同时也气愤陈天公然对赵凌天口出狂言。

赵凌天笑道:“今晚?你觉得你们几个现在还能安然无恙的走出这天鹤楼?当然,林大美女这么出众的绝色美人我是不忍心动她的。”

陈天看着他说话间那一脸的贱笑,杀意更浓烈了。

一旁的陆总这会儿胆大起来,立刻插话道:“就是,让你们在赵总面前放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说完,转头一脸媚笑的对赵凌天说道:“赵总就是赵总,您一出马果然不同凡响,这几个小屁孩哪能是您的对手。”

赵凌天摆了摆手说道:“陆总,我早说过,有我在你就放心吧,之前他们怎么对你的,现在我要他们十倍奉还。”

“哎呦,赵总,您真是我的大恩人呐。”

陆总舔狗般的模样一览无遗。

赵凌天说道:“小事一桩,不必挂怀。”

此刻王莉紧蹙的眉头也舒展开来,有赵凌天撑腰,还怕什么。

更何况这时候还有两把手枪对准了陈天和林婉清,她的底气更足了。

她赶紧走到陆总身边,恶狠狠的盯着陈天说道:“你们这对狗男女,也有今天啊,老娘早就看你们不爽了,还想搅乱我的生日宴,今天非要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众宾客看到剧情又反转过来,各自想着陈天四人今天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陈天看着陆总和王莉恶狗般的模样,甚是好笑,在赵凌天的庇护下,似乎温顺的拉布拉多秒变成了凌人的藏獒。

陈天那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有两把枪就以为自己能上天了,在我眼里,跟玩具差不多。”

林婉清使劲拉了拉陈天后背的衣服,都到这时候了还要作死吗,万一这两名赵凌天的保镖真的开枪,这么近的距离哪能躲掉。

大哥我求求你别再语出惊人了好不好,小女子心脏不好啊。

林婉清想哭出来的心都有了,只怪陈天仿佛没带脑子一样怒怼赵凌天。

看不懂眼前的形势吗,那可是手枪啊,玩具你妹啊,林婉清想着,内心无比焦急。

陈天全然不顾身后暗示他的小手,因为他知道,这两名保镖握枪的手快要没了。

赵凌天眼看陈天冥顽不灵,心想这小子非要尝到苦头才甘心,立刻对两名保镖大声说道:“开枪,别往要害打。”

虽然赵凌天没有杀人的念头,但他的话还是让所有人心中一紧。

这可是手枪,子弹打进人体不死也得重伤,赵总就是财大气粗,报复起来一点儿都不含糊。

林婉清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脑袋一片空白,她已经绝望了,认定今天会吃大亏,也后悔带陈天和他的两个兄弟前来天鹤楼。

她乞求着会出现奇迹,可又觉得哪有那么多的奇迹会发生。

紧紧闭上了眼,不敢眼睁睁的看着即将发生的事情。

两名保镖得令,正当扣动扳机之时,就在这电闪雷鸣般的瞬间,陈天对楚轩使了个眼色,两人的默契程度超乎想象,楚轩立马明白陈天所谓何意。

就在众人不经意间,“唰”的一声,游龙剑出鞘,一道剑芒掠过,伴随着两道如同杀猪般的惨叫声,两名保镖瞬间倒了下去,捂着不断有鲜血涌出的断手,在地上挣扎。

除陈天和范元外,没人看清楚轩是如何出手的,在场其他人也都被眼前这一幕震撼到了。

这家伙究竟还是不是人,这是什么样的速度,也太牛叉了吧。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