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一切准备就绪,梁武和唐慕婉二人决定分开进入王家,以免被认出来。

毕竟梁武的身份杨旭东是知道的,如果唐慕婉用真实身份出现在王家的话,可能很难查出什么来,反而万一真是王家所为,那就打草惊蛇了。

而且分开行动也不错,就算被发现不至于两人一起暴露。

离开绸缎庄之后,梁武和唐慕婉就暂时分别,唐慕婉一个人找机会准备混入王家,而梁武,则是打算用梁武的身份正式进入王家的大门。

同时,梁武还有个打算,关于他与王家二小姐的婚事,始终还是要有个了结,这样对自己,对王家二小姐,对凝儿姑娘,甚至对覃刘扬也算有个交代。

话说这覃刘扬还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王家发生这么大的事,他作为管家,竟然都不出面,实在有点难以理解。

试想一下,如果有他这个元婴期高手坐镇,王家也不至于渡个劫都如此不安全。

梁武没有急着去王家,既然要以梁武的身份登门拜访,就要准备一些可以体现出身份的东西,于是他去了一趟灌江城的御宝阁,购买一些东西作为去王家的礼品。

所谓礼轻情意重,梁武当然明白王家高门大户,不会在意一点世俗之礼,可毕竟是第一次正式去王家,见面礼还是少不了的。

梁武没有挑选那些贵重的,而是选择了一些外形好看或者新奇的,也算是有心了。

王家南苑,王家招待贵宾场所。

梁武不算贵宾,不过也是客人,应当出现于此。

会客厅内,王成阳端坐在主座上,王月纶杨旭东王韵琴三人次席靠右而坐,梁武一个人坐在左侧次席上。

“贤侄这些年来可好?说来惭愧,伯父都未曾去看过你,实在不应该。”

王成阳率先自责一番,脸上也显露出些许愧疚之意。

元婴期的高手主动向金丹期的高手道歉表示愧疚,这也是一个奇闻了。

不过王成阳也说的是事实,他与梁武父亲梁萧可谓情同手足,关系自然再好不过。可惜的是,在梁萧不知什么原因被逐出宗门之后,王成阳就没见过他了。

并不是王成阳不愿意去找梁萧,而是宗门有规定,宗门弟子需要在宗门修炼三年或者完成一千个师门任务才能获得宗门的出宗令牌,当王成阳下山之时,梁萧已经失踪不见,甚至可能已经死了。

至于梁萧的儿子梁武,是梁萧死了之后不多久生下来的,母亲杨英后来直接将梁武这个遗腹子接到了杨家,从此梁武就没了消息。经过多翻查探,才知道梁武被安排在了杨家的别院修炼。

王成阳知道之后,第一个想法就是将梁武接到王家来居住,让自己来教导梁武,也算是尽点责任。

可当时王成阳还不是王家族长,更不是灌江城城主,他的决定被他父亲王鼎昇给拒绝了,同时他的二弟也极力反对,甚至还让王成阳将这一门亲事给废除。

理由也很简单,杨家本身就不配与王家结亲,而梁萧已经早就死了,就算没死,也杳无音讯多年,更加没有道理去理会梁武这个累赘包袱。

实际上根本原因还是王鼎昇和他二弟王成楼早就已经以个人名义与蜀都城李家结了这门亲事,也就是说,王成阳的女儿只能跟李家的人成亲。

说到底,还是想要攀附实力强大的家族,不过就令王成阳为难不少。

在无权无势的情况下,王成阳只好就此作罢,只能寄希望父亲王鼎昇能够改变主意。

结果就这么,一晃十多年过去。

王成阳因为父亲王鼎昇意外地被刺杀而顺利成为了家族的族长,同时还接任了灌江城的城主。

在当时王成楼是极力反对的,甚至怀疑王鼎昇的死是王成阳有意为之,故而还集结了一帮王家的人滋事不让王成阳当王家的族长。

可是王成阳最终以绝对实力,加上王月纶的震慑人心的表现,终于让王成阳顺利当上了族长,而王成楼则成了此次事变的牺牲品。

当上族长之后的王成阳励精图治,致力于发展家族实力,将正在内部动荡混乱之下有些摇摇欲坠的王家扶上了正轨,王家实力也是与日俱增,原本已经看到超越王家的刘家,也不得不继续屈居第二。

直到今年,王家终于得以安定,于是王成阳才决定找梁武来王家,准备婚约一事。

没有想到的是,王家小姐提前得知了这个消息,于是就让王韵琴与自己一道先去一趟杨家,见识见识梁武。

这才有了在王家要回紫金葫芦一事,也才让梁武知道自己原来还有个未婚妻在王家。

接着杨旭东的出现也是刻意安排,主要是王成阳想知道梁武到底怎么样了。

虽然他想履行婚约,可是万一梁武不是自己心目中想的那个梁武,或者他死了,变残废了,或者变得凶残成性,甚至根本没有半点实力,那这个婚约不作数也罢。

初打听,得知梁武根本是一个无用之人,实力只能用平庸来形容,王成阳心中自然大感失望。

可后来又从杨旭东的口中得知完全不是那样,相反,梁武表现出来的实力显得特别惊人,根本就是一个奇才。

这样一来,又点燃了王成阳的希望,所以他把混元下卷留下来,让梁武有机会就好好修炼,也不枉自己为他保管这么久。

而当渡劫之日看到梁武的表现之后,王成阳更是大跌眼镜,甚至觉得,以梁武如今的实力来看,很快就会超越自己和梁萧的,心中更是欣慰不已。

也因如此,王成阳更加期待这一门婚事了。

然而当他将关于婚事的事情与王家二小姐商量之时,却被王家二小姐一口拒绝了,甚至不惜以死相逼,就是不同意这门婚事,态度之决绝,令他感到非常的意外也非常地生气。

甚至于王成阳将梁武的一些事迹都说出来了之后,她依旧不答应,铁了心地要拒绝这门婚事,让他这个一直宠溺女儿的父亲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在刚刚,梁武到来之前,父女俩还为此争执了一番,王二小姐更是直言如果再提这门亲事的事情,自己就离家出走,从此再也不回来。

年轻人的想法,做父母的真是无法了解,王成阳只好一脸无奈地来见梁武了,本来就觉得对梁武有所亏欠的他,现在就更加觉得要好好补偿一下。

“伯父别这么说,其实这些年挺好,就是父亲一事……”

说着,梁武不禁吞吞吐吐起来。

关于父亲一事,梁武心中一直都在耿耿于怀。

他虽然没有见过父亲梁萧哪怕一面,也不知道他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可是母亲在生的时候,再三强调父亲没死,一定还活着,只是去了某个地方,现在找不到不代表以后都找不到。

因此,梁武也相信父亲梁萧没死,所以就想知道当日发生了什么。

可是杨家回来的人都说根本没有看到过梁萧,甚至梁萧出去任务的过程中什么时候不见的都不知道。

这让梁武心中怀疑,会不会父亲跟自己一样,突然之间走入了某个空间,穿越了?又或者进入了某个世界出不来?

这一切的一切无从得知,只能从他以前接触过的朋友,亲人口中去了解,可能会有结果。

说来说去,梁萧最要好的朋友也就王成阳一个,梁武想要知道更多,必然只能去找王成阳。

“嗯,贤侄你先不要着急,你想知道什么,伯父都会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一告诉你。”

王成阳没有急着说婚事一事,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现在还是先安抚一下梁武的情绪。

或许这是一种潜在的心理上对梁武愧疚的一种补偿。

“是这样的伯父,我一直不认为父亲死了,我猜测他可能是失踪了,或者是去了某个不为人知地方。”

“嗯,你的心情我明白,我其实有时也会这样认为,你父亲那么坚强,那样厉害的人,是绝对不会轻易死去的。”

王成阳点点头,表示同意梁武的说法。

他说得没错,他对梁萧的了解可以说他说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

也是如此,梁武才一直想要前来找王成阳解谜的原因。

“那敢问伯父,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父亲和你一起进入修真宗门,他却被逐出师门。”

梁武终于忍不住,将这个萦绕在内心多年的问题问了出来。

甚至有时候梁武还有点小人之心地认为梁萧被逐出师门可能与王成阳有关,毕竟太多的电影电视都是这样的,兄弟两好得不得了,到最后都不会有好结果,要么其中一个黑化,要么为对方而死。

但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就当事人知道了。

听到梁武这么一问,王成阳却是陷入了沉思,深深地吸了口气,看得出来心情有些沉重。

或许梁武的问题触及到了王成阳的最内心深处,不禁令他眼中闪过一阵无奈和不甘,脑中各种往昔片段不断闪烁。

会客厅内,五个人,五张嘴,呼吸着同一片空气,周围却是静得可怕,就好像与世隔绝了一样,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够听得见。

杨旭东也好,王韵琴王月纶也罢,对于王成阳的过去其实都是充满了好奇的,毕竟从王成阳回到家族之后,就没有说过半个与宗派有关的字样,可见在宗门一定发生过什么不可言说的事情。

正因为这样,大家都对王成阳分外好奇。

如今看到王成阳已经蠢蠢欲动,将要将那一段过往讲出来之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嘶……

再次长舒了一口气,王成阳仿佛心中压抑了很多心事,眼神,表情,都显得十分地具有沧桑感。

终于,王成阳挑了挑眉,摸了摸他那没什么胡须的下巴,心事重重地道:“这件事要从二十年前说起,那个时候……”

王成阳微微望了望房顶,就像在遥望苍天,有种一眼万年的感觉,立即陷入了回忆之中。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