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对于历史上的小符皇后,柴宗训知道的也很少。

只知道这是个年近三十的女人,好像叫做符金环,现在究竟是柴荣的妃嫔还是没入宫,柴宗训不得而知。

如果这个女人已经在后宫里,那柴宗训怕是要对自己这个姨母倍感失望了,自己溺水昏迷,她都没来看顾,可见这亲情有多淡漠。

最好,这女人现在还在符家,只不过快三十的女人了,难道还没嫁人?

柴宗训觉得自己对历史了解的实在是太少了。

这个女人在柴荣临死前十天才被册封为皇后,柴荣目的很明显,幼子当皇帝,太后监国,三相辅政,武有赵匡胤、张永德在国都开封相互钳制,各地节度使如能安分守己,等到柴宗训长大可以执掌国政,那周国的江山就算是稳了。

可惜的是,柴宗训非常清楚的知道一年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就是赵匡胤,这个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宋太祖,耍阴谋诡计几乎兵不血刃的夺取了柴家江山。

这其中,当时的小符太后起到了不怎么好的关键作用,赵匡胤阴谋派人送来假战报,说是北汉联合大辽共同攻打大宋,形势迫在眉睫,小符太后着急忙慌之下毫无主见,直接把兵权全部交给了赵匡胤这狗贼。

大概是柴荣对小符太后的期望值过高了吧,这个女人却成了葬送柴家江山的推手。

五代十国,你方唱罢我登场,谁手里有兵权,谁就可以夺江山,有了兵权在手的赵匡胤要是还甘心做个柴家的忠犬,那才是真见鬼了。

这些事儿,柴宗训知道,却没法儿说,一来是自己年龄太了没人信,二来一旦自己说了还没人信,那他可就会随时面临杀身之祸。

可是现在,想要扭转乾坤,保住柴家江山,保住自己的皇位,柴宗训还真找不到什么可以依靠的人。

若是能让自己这个姨母提前登上后位,自己再多与她亲近些,争取获得她的信任,关键时刻别让她犯糊涂,说不定还可以缓解一下危局。

但柴宗训的心里也很清楚,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就算是阻止了把兵权都交到赵匡胤手里,这狗贼难道就不反了?

赵匡胤可是有什么义社十兄弟,什么石守信,什么高怀德,什么曹彬,还有赵普、沈伦……等等,未来的大宋将门就是这些跟着赵匡胤一起夺了柴家江山的人。

这其中还包括符家,号称大宋第一将门,虽然在赵光义时代符家就不行了,但符家毕竟是大宋朝唯一封王的将门。

符家,符彦卿那可是本皇子的外公,难道他们也会卖主求荣?

想到这里柴宗训不禁有些沮丧,这好像是个不争的事实吧,不然怎么会被宋朝封王呢。

柴宗训对周国现在的局势一概不知,符家在哪儿,石守信、赵普这些人在哪儿,在干什么,他也是一概不知。

现在只能一步步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总得为了自己的皇位拼一把吧。

柴宗训真心的希望小符皇后这个人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顺便拉拢一下符家。

“既然训儿想念你的母后了,那父皇就让你的姨母来照顾你可好?”

有门,没想到这么顺利,柴宗训心里高兴,就抱着柴荣的脖子继续说道:“父皇,儿臣最喜欢姨母了,快把姨母接进宫来吧。”

柴荣点了点柴宗训的鼻子笑道:“傻小子,你姨母就在宫里,这几日身子不适,正在将养,开始父皇还想着你姨母怕是有孕在身,故此就没让她来看顾你,倒是让我儿受委屈了。”

柴荣此时,就是个慈爱的父亲,更是个宠溺的父亲,不但对柴宗训刚才的胡闹不加训斥,反而是觉得男孩子小时候就该顽皮些才好,

这恐怕也跟柴荣自己是个武将出身有关,成了皇族依然不改将门的习性。

柴宗训心里略微的好受了一些,原来是父皇担心自己的病情影响了姨母这才没让她来看顾自己。

“父皇,儿臣好高兴,那儿臣可以把姨母唤作母后吗?儿臣真的是非常想念母后的。”

柴宗训开始推波助澜,把符金环叫做母后可不是能随便乱叫的,只有一国皇后才有这个资格,目前有可能快速成为自己的遮阳伞的,就是他的姨母符金环了。

“训儿能有此想法,父皇心感甚慰,想你母后临去前,也是哀求父皇将你的姨母册立为后,当时父皇没有答应,现在……”

柴荣沉思了片刻,其实这些谋划早就在他心中有过腹稿,这几年一直忙于各地征战给耽搁了,只不过现在柴宗训突然提出,让柴荣又了想起来。

“这样吧,正月十六大朝会,父皇跟群臣商量一下,不过,在此之前,这可是咱们父子之间的小秘密,训儿能答应父皇先不告诉任何人吗?”

柴宗训的心里有些感动,这是个好爹啊,可惜就是死的太早了。

“儿臣谢父皇疼爱,儿臣好高兴,父皇你真好,儿臣答应父皇,在此事没有尘埃落定之前,儿臣绝不会说给第二个人听的。”

柴荣有些惊讶的看着柴宗训,总觉得这个儿子怎么突然长大了一样,说起话来一板一眼,就连刚才坑他这一屋子的太医、太监宫女时,说出来的话都是滴水不漏。

有子若此,朕幸甚。

“训儿长大了,也懂事了,那父皇就来考校你一下,如今我大周四面强敌环伺,若是训儿你,你会如何应对?”

不是吧,刚说了这是个好爹,这个好爹就开始办糊涂事了,周国周边有哪些强敌,这是个六岁的娃娃该知道的吗?

柴宗训又一想,自己这是知道一点历史,知道现在周国的处境,对于周国的未来那肯定是有一番见解的,但这些还都是不能说的。

那自己就把自己真当成一个六岁的顽童好了,顽童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呢?

柴宗训坐在柴荣的怀里,抓耳挠腮的思索了一会儿,这才仰起头,目光炯炯的看着柴荣说道:

“父皇,儿臣不懂国事,但父皇给儿臣安排的老师经常给儿臣讲汉唐的故事,有一句话儿臣是知道的,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另外儿臣我自己琢磨了几句话,嘿嘿,说出来害怕父皇会责骂我。”

柴荣是越来越欣慰了,训儿小小年纪就知道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句话,而且看样子自己还有什么感悟。

“训儿只管大胆的说,父皇定然不会怪罪你就是了。”

笑话,我柴荣的儿子,那就是皇子,训儿现在也算是我柴家的皇长子了,日后这周国说不定就要传到训儿的手里,即便是说了什么不得体的话,那又何妨。

“那儿臣可就说了,儿臣没啥文采,编了个顺口溜,何故不犯人,天下我王土,大周耀万年,环宇大一统。”

说完之后,柴宗训吐了吐舌头,他这四句话虽然远远比不上虽远必诛那么有气势,但战略思想从根本上就不一样。

犯我强汉者,那意思是你来打我了,我才去诛杀你,战略思想还是偏固守,潜意思大概就是你不打我我也不会去招惹你。

而柴宗训这几句,首先就点明了,何故不犯人,为啥我们不能去打别人呢?

不用等别人来打我,我就要主动去打别人,因为天下我王土,普天之下都是我的,不服就揍你。

我大周必然是要光耀万年的,地球,嗯,或许你们还不知道地球是个神马玩意,本皇子告诉你们,地球必定是要大一统的。

柴荣听到柴宗训的这四句顺口溜,一时间惊的是瞠目结舌……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