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愣了半晌,柴荣的面色才恢复了平静,柴宗训说的四句顺口溜,听起来狂放至极,但这又何尝不是他柴荣心中所想呢。

“训儿,你才刚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小孩子不要想这些,今天是大年初一,既然是过年,就该有过年的气氛,说吧,训儿想要什么礼物?”

柴宗训眨巴着眼睛,看着柴荣,老爹这是变向的在给我赏赐吗,我说这四句话算是童言无忌,老爹可不能说,说出来只怕是天下之人都要群起而攻之的,这简直就是穷兵黩武的暴君嘛。

其实,柴宗训也知道,随着每个阶段的目的不同,喊出来的口号也必然应该是不同的。

就比如现在,统一中原,夺回燕云十六州,野望江南,才是比较切合实际的。

“父皇,儿臣长大了也要像父皇一样当个大将军,谁敢侵犯我大周领土,残害我大周百姓,儿臣就领兵去剿灭他们,新年了,儿臣不想要什么礼物,但儿臣有个请求,父皇能带我去军营里看看吗?”

柴宗训开始给自己创造在人前在军中出境的机会,靠着柴荣这棵大树,狐假虎威一把。

柴荣笑了,很是欣慰,训儿这是随我啊,我柴荣是商人出身,后来从军成了将门,最后还成了皇帝,我柴家的儿郎注定都是要在战火中成长起来的,早点带他去军营见识一番也好。

“李同介,你去告诉侍卫司的韩令坤和韩通,今日申时,朕要在御前校军场携皇儿崇训检阅他们,还有,去告诉殿前司的张永德和赵匡胤,明日卯时,朕在京郊大营携皇儿检阅大军。”

周国的皇城禁军,分为侍卫司和殿前司,侍卫司负责守卫皇宫,殿前司负责守卫都城。

柴宗训终于听到了赵匡胤这个名字,这狗贼现在已经是殿前司的大官了啊。

当然,柴宗训并不是只忌惮赵匡胤一个人,整个周国文武上下,柴宗训现在是谁都不信。

“训儿,待到开春,父皇就要领兵出征了,训儿在京城里替父皇看家好不好?”

不是吧,柴宗训现在觉得柴荣这个当爹的简直是天下无双,咋就这么知子莫若父呢,你咋知道儿子想要尽快在手中掌握军权呢。

“父皇,儿臣还小,国家大事可不是儿戏,儿臣还是知道的,不过,儿臣必定时刻牢记父皇对儿臣的期许,嘿嘿,儿臣还不能帮父皇看家,但是儿臣可以领兵啊,父皇啊,你给儿臣一个百人队,儿臣每天带着他们一起训练,这样儿臣既能锻炼武艺,还能玩耍,还有人保护儿臣,多好……”

柴荣很满意的摸了摸儿子的头,难得训儿如此懂事,小小年纪就知道勤奋习武了,尽管这小娃娃的主要目的是想玩耍,但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自从失去了三个儿子,柴荣现在对自己仅剩的三个儿子那是分外的重视。

“好,父皇准了,申时你随父皇去检阅侍卫司,到时候由你亲自选人。”

不自觉的,柴荣又开始考校柴宗训了,想想也是有些荒唐,六岁的顽童,正是上房揭瓦讨狗嫌的年纪,还真指望他能训练军队不成。

“启禀皇上,郑国夫人那边派人来传话,说是夫人干呕的厉害,太医已经过去了,皇上您看……”

大太监李同介在旁边,听着这父子二人的对话,是越听越心惊,四皇子小小年纪可了不得啊。

李同介现在也反应过来了,四皇子刚才三言两语就把一屋子人都坑到外面挨冻去了,这心计,哪里是个六岁的娃娃能有的,莫不是个妖孽不成?

正好符金环那边派人传话,说是好像害喜了,郑国夫人原先是她姐姐的名号,符皇后临去前虽然没能替妹妹求来皇后之位,但柴荣为了安慰皇后和符家,还是给了符金环郑国夫人的名号。

“李同介,四皇子这边重新安排人伺候,再有差池,朕连你一起罚。”

柴荣现在对子嗣非常看重,一听说符金环又有害喜的迹象,心里高兴,就想立刻过去,又一想柴宗训这边满屋的太监宫女都被罚了,不能没人伺候,而且,屋外还跪着一堆人呢。

心里又升起考校柴宗训的心思,柴荣亲自给柴宗训穿戴整齐,带着他走到外面,看着雪地里跪着一个个直打哆嗦的众人,低头对柴宗训说道:

“训儿,这些人,父皇交给你处理,你想如何处置他们。”

柴宗训正想在后宫立威,也该你们这些个奴才倒霉,别怪本皇子踩着你们上位哦。

“谢父皇,儿臣以为,太医们口中有皇室,心中却只敬天,虽然敬天无可厚非,但儿臣以为,敬人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人可以掌握他们的生死,想不明白这一点的,留在宫苑里也是无益。儿臣以为,就把他们发往军中去做随队的军医,让他们能够更加充分的发挥所长,减少我大周兵将的伤患,也不枉他们学了多年医术。”

如何处理这些太医,柴宗训早就有想法,这些太医们都是医学世家,医学理论方面是没啥说的,其中不乏医术高超者,但多数都是些眼高手低之辈,周国目前四处征战,将士的伤亡必定是不少,把他们派去军中,定然是会有大用的。

柴荣眼前一亮,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呢,皇宫里的太医没有一百也有五六十个,确实大部分都是闲着没事儿干的。

“好,训儿此举,甚合朕意,准了。”

柴宗训冲着柴荣躬身谢恩,继续说道:

“儿臣谢父皇恩准,至于这些宫女、太监,宫里自然也是留不得了,都打发出去吧,宫女就赏给禁军中的低阶将官,太监嘛,都让他们去皇庄种地好了。”

柴荣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要是小宗训大手一挥,直接把这些人正月十五之后问斩,他也是会同意的,毕竟谁敢怠慢了柴家子嗣,那就是威胁到了柴家江山的传承,柴宗训意外失足落水就是个例子,往大了说与谋逆无异。

但那样的话,未免会让天下人认为太过残暴,不利于民心稳定,而柴宗训的这些处理手段,不但惩罚了他们,还能让这些人都物尽其用,尤其是在稳定军心方面。

训儿小小年纪就知道拉拢军中将士了,不拉拢大将,而是拉拢低阶将官,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柴宗训想的很明白,军中大将家里妻妾必定不少,这些受罚的宫女也没啥姿色,而且把受罚的宫女赏赐给大将只怕是反而会让他们以为受到皇上轻慢,不如给那些低阶将官,他们才是会感恩戴德的。

至于那些太监,不是柴宗训不重视太监,自古以来,能在历史长河中留下浓墨重彩的,太监这一行是个不可忽视的存在,有时候甚至可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那些已经学会了偷懒馋滑的,必定是不能要了,连夹着尾巴做人这个道理都不懂的,能成为一代名太监吗。

柴荣大手一挥,全部照准了,柴宗训眨巴着眼睛看着那个白胡子老太医,这个老东西看样子是个太医署的头头吧。

“你,留下,父皇恩准了本皇子可以统兵训练了,你就留下做随队的军医吧。”

柴荣笑了笑,并没有怪罪柴宗训越过他直接下了命令,反而很欣赏,能够知道借刀杀人,知道借力打力,从今以后,训儿在宫中,只怕是没人再敢轻视他了吧。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