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得知柴宗训苏醒过来的消息,符金环是既高兴又失落,心里还有一丝丝的愧疚感。

柴宗训失足落水的事情,虽然不是符金环主导的,但她却是推波助澜者。

皇宫御花园的湖面冬日是结冰的,由于柴荣生性比较节俭,因此,御花园的湖里养的并不是观赏鱼类,反而都是些可食用的鱼类。

冬季的时候,后宫的贵人们要是想吃鱼了,就会让御膳房的杂役到御湖中去凿开冰面捞鱼。

六岁的柴宗训正是喜欢玩闹的年纪,一听说御湖里可以破冰捕鱼,一直嚷嚷着要去看,却屡次都被符金环给阻止了。

符金环自知跟姐姐比不了,姐姐都死了好几年了,可是周国的皇后之位一直悬空,姐姐临去前苦苦恳求,想让皇上同意立符金环为后,柴荣始终没有松口。

符金环自嫁进宫里,始终未能生育,眼看着都二十七岁了,又怎么能不替自己的地位担心呢。

好在符家老爷子符彦卿现在被封为魏王,姐姐又把柴宗训托付给了自己,在后宫里,郑国夫人的地位也是嫔妃里最高的,所以符金环一直以来过的都还算舒心。

但符金环也很清楚,自己这些荣华富贵,都是姐姐和柴宗训带给她的,自己本来就不得柴荣的宠爱,就算是现在,柴荣经常宿在她这里,那也是把她当成了姐姐罢了。

因此,一直以来,符金环照顾柴宗训还是尽心尽力不敢懈怠的。

都怪自己的肚子不争气,若是自己也能给皇上诞下龙子,那……

这几日,符金环总觉得恶心,想干呕,心里欢喜,这不是害喜的症状吗。

可是,召来了太医诊脉,太医却说这是积食而非怀孕,气的符金环差点当场发飙命人打死了太医。

就在这时,六岁的柴宗训又跑来闹着要去御湖看捕鱼,符金环正在心烦,也没阻拦就吩咐两个宫女陪着柴宗训一起去。

结果,这两个宫女哪里敢管顽皮淘气的柴宗训呢,一个不小心,柴宗训自己跑上了冰面,失足掉进了冰窟窿里……

刚得知柴宗训溺水的消息,符金环是吓的魂飞魄散,这下子完了,皇上定然是要降罪于她,却没想到柴荣只是温言安慰了她一番,并没有过多的责怪她。

其实是柴荣得知了符金环可能怀孕的消息,这才对她网开一面。

这几天,几乎所有太医都在轮班的救治柴宗训,符金环到底是否怀孕的事情反倒给耽搁了下来。

现在,柴宗训醒了,符金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又有些失落,要是柴宗训从此醒不过来了,而自己又真的怀了龙种呢?

于是,一番安排之后,符金环立刻命人去禀告柴荣,说自己又开始恶心干呕了。

等了半天,皇帝柴荣这才姗姗而来,早有小宫女告诉了符金环,皇上一直在陪着四皇子。

符金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可是却不敢表露,只好捂着胸口装作很难受的样子,看到柴荣走进来,这才匆忙起身。

“臣妾参见皇上。”

“爱妃平身,朕听闻爱妃有恙,可曾找来太医看过。”

柴荣见符金环娇滴滴的样子,说是恶性干呕,可这气色却好的很,跪在那里似乎是想等自己扶她起来。

对于符金环,柴荣并没有太多看重,若不是听闻她有可能真的怀孕了,怕是刚才柴荣都要派人来斥责她,皇儿刚醒你就来添乱。

柴荣并没有理会跪在地上的符金环,而是走到寝宫里随便找了个锦墩坐下,环视了一下四周,看到了跪在地上的太医。

“太医既然在这里,想来是已经替郑国夫人诊断过了,可是喜脉?”

这句话问出,太医立刻就是一哆嗦,到底该怎么回答呢?

据太医知道,最近一个月,皇上来郑国夫人这里的次数不少,但郑国夫人这的确不是喜脉,刚才这郑国夫人的一番威胁暗示之词,很明显是想让自己跟皇上说是喜脉。

可是郑国夫人又没有明说,自己若是说了,到时候欺君的就只有他自己,欺君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自己死就死吧,万万是不能连累家人的,太医一咬牙,匍匐在地向着柴荣叩头说道:

“启禀皇上,郑国夫人这并不是喜脉,微臣冒死请皇上屏退左右,有关郑国夫人的身体,微臣还有话说。”

到了这时,太医也是豁出去了,郑国夫人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在太医署早就是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这几年,几乎所有太医都被叫来给郑国夫人诊过脉。

柴荣微微一皱眉头,难道这其中还另有隐情?

于是他挥手让其余人退下,看着仍然跪在地上的郑国夫人,怎么就觉得符金环的身体在微微发抖呢?

“金环,你起来吧,太医,你现在可以说了。”

符金环哪里敢起来,没想到这太医竟然敢出卖她,还好刚才她只是暗示,只要自己抵死不认,反告太医一个诬陷之罪,让皇上杀了太医,自己这边缓一阵子再找个听话的太医就是了。

“启禀皇上,郑国夫人的身体经微臣诊断,乃是阴寒不孕之症,太医署上下都很清楚,也一直在想办法给郑国夫人调理,如今两年过去了,仍然毫无起色,而且,郑国夫人年届三十,早已过了最佳生育年龄,微臣可以断言,郑国夫人此生已经没有怀孕的机会了。”

太医这也是豁出去了,说出郑国夫人不孕这种宫内密事,自己是必死无疑,既然郑国夫人害我,那我临死前也要狠狠的咬她一口。

于是,太医刚才的话基本上就是在胡说八道,什么最佳生育年龄,什么断定郑国夫人再无生育的机会……哈哈,郑国夫人,皇上听了这些,日后还会再来你的寝宫吗?

而且,太医也断定,自己说了全太医署的人都知道,只是大家都保持了沉默,现在自己说出来了,定然一死,皇上若是想再杀一个太医,尽管再问就是了。

就算那太医害怕人头不保,但他也不敢欺君,最多也就是说郑国夫人的身体还有调理的可能。

但这根刺算是埋在皇上心里了,后宫的嫔妃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个,比郑国夫人年轻漂亮的妃子有的是,皇上干嘛还要来一个几乎不可能怀孕的郑国夫人的寝宫呢?

太医说完,伏在地上,把头埋在自己宽大的袍袖中,阴森森的冷笑,符金环啊符金环,你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吧。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