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柴宗训有些不高兴了,符金环这是跑来想控制他呢还是想控制他呢?

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姨母误会了,以前那些太监、宫女都已经被父皇发落了,这是父皇命李总管新送来的宫女,也只比姨母您早来了片刻呢。”

被符金环抱在怀里是挺舒服的,又软和又暖和,可是柴宗训总是觉得有些别扭,到底不是自己的亲娘,这感觉就是不一样。

符金环愣了一下,随即笑道:

“姨母早该想到的,这不都是因为担心训儿你吗。”

说着话,双手也不自觉的松开了,柴宗训趁机走开了几步,躬身向符金环施礼。

“孩儿给姨母请安,姨母您请坐。”

符金环也觉得柴宗训对自己好像不怎么亲热,不像之前总是缠着自己要干这干那,想是昏迷了四天才刚苏醒,身体方面定是还有些不舒服。

想到这里,符金环便也不再细究,扫了一眼四周,看着几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宫女,又说道:

“都起来吧,小心伺候着,四皇子再有什么闪失,本宫定会禀告皇上诛你们九族的。”

柴宗训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符金环的表演,这个女人似乎并不是像历史记载的那样是个毫无主见的,也是,能在后宫待着的,争宠的心思,夺权的手段必然还是有一些的。

想要让这个女人对自己俯首帖耳,看来难度也不小啊。

符金环转头笑眯眯的对着柴宗训说道:

“训儿这是怎么了,往日里见到姨母就往姨母怀里扑,今天倒是显得有些生分了,你父皇说了,往后就由姨母亲自照看你,过几日……嗯,过几日说不定还有好消息呢。”

看着符金环满面春风的样子,柴宗训暗暗发笑,柴荣果然是个好爹,自己一撒娇,这立后之事这么快就跟符金环说了?

“那可太好了,那姨母是要搬到训儿这里来吗?”

符金环又是一愣,对啊,想要牢牢的把柴宗训握在手中,时刻把他带在身边才是正道,皇子的寝宫跟妃子的寝宫自然是不同的,要搬还真是要自己搬过来。

又一想,过几日自己就是皇后了,母仪天下,皇后的寝宫自然是归了自己,到时候,宫里的人还不是由着本宫安排。

“那倒不急,要等你父皇的恩旨呢,姨母这几天常过来陪你就是了。”

柴宗训的寝宫是个两进的院子,柴宗训自然是占用了正殿的几间,这会儿符金环搬过来就只能住在偏殿。

柴宗训自然是洞悉了符金环的心思,心说了,想要拿捏本皇子,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手段。

也好,就拿符金环练手了,既是本皇子的保护伞,同时也是本皇子的磨刀石,这后宫嘛,必然是要牢牢的握在本皇子手里的。

“对了,训儿,姨母看你这里连个随侍的太监都没有,可是你父皇安排了人还没到?”

这回符金环不敢再冒失,试探着问道。

“姨母还真说对了,父皇已有安排,李总管都会办妥的。”

新来的几个宫女里,柴宗训不相信没有李同介的人,所以,故意在说话的时候拿捏了分寸。

这不能立马把心腹安插进来,符金环尽管失望,却也不急,等自己被立为皇后了,整个后宫都归她管,李同介也要看自己脸色行事。

“那就好,这样姨母就放心了,来,训儿坐到姨母身边来,陪姨母说说话。”

符金环和柴宗训两个状似亲密其实各怀心事的说着话,气氛和谐温暖,御书房那边可就没那么融洽了。

赵匡胤也是刚回到府里,正准备把留在开封的几个兄弟叫来痛饮一番,顺便再商量一些事情,下人们刚撒出去不久,宫里就来消息了,皇上召他们即刻进宫商议国事。

四皇子都醒了,皇上心情舒畅,不是说了都回家过年,有什么事情正月十六大朝会再说吗?怎么又……

赵匡胤不敢怠慢,赶紧重新穿戴好朝服,正准备出门,石守信就已经应邀而来。

“哥哥,你这是?”

石守信现在是殿前司都指挥使,兼领义成军节度使,比赵匡胤这个殿前司副督点检的官职要低,还没有资格位列朝廷重臣。

赵匡胤比石守信年长了一岁,在义社十兄弟中,这两人私交最好。

“皇上召见,只怕是今夜都不能回府了,守信你留在这里,告诉其他兄弟,都各自回府去吧。”

石守信本想发两句牢骚,这还让不让人过年了,但他也是个精明通透之人,自然知道动不动发牢骚是没啥好果子吃的,与其明里发牢骚,不如暗里搞些勾当。

“哥哥你只管去,其他兄弟俺老石替你招呼了,我们就在府里边吃边喝等哥哥回来。”

赵匡胤今天召集众兄弟来,本就是要密谋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也都是他跟石守信、赵普等人事先商量过的,现在密谋不成了,但也不能让石守信来牵这个头。

“这样吧,守信你是骑马来的,脚程快,为兄跟你共乘一骑,也好早些赶到宫里,至于其他兄弟,门房自会告知的。”

石守信挠了挠头,元朗这是想要亲自主持议事,也是我考虑的不周,有些僭越了。

“好,大年初一,能跟哥哥共乘一骑也是个好兆头,议事之时哥哥若是不在,那定然是不行的。”

赵匡胤之所以跟石守信关系最好,除了二人年岁相当之外,最主要的就是这位兄弟是个一点就透而且还唯他赵匡胤马首是瞻的。

另一边,李重进接到立刻入宫的旨意后可就没那么淡定了。

“格老子的,大过年的,你家儿子溺水昏迷就全城不敢过年,现在你儿子醒了,还是不让人消停,舅父咋就把皇位传给了这么个混不吝的柴荣了呢。”

李重进身边的谋士赶紧提醒他慎言,却被李重进一脚给踢翻在地,口中骂道:

“用不着你来教训老子,我刚才交待的事情,冬猎之前你要是办不妥,老子杀你全家。”

李重进是后周太祖郭威的亲外甥,郭威驾崩前把皇位传给了养子柴荣却没有传给他,这让李重进始终耿耿于怀。

“将军,那件事儿属下已经准备妥当了,将军请放心,保管万无一失,定然要让……”

谋士说了一半不说了,李重进自然知道隔墙有耳,平时仗着自己的身份发发牢骚还没啥,就算他不发牢骚,柴荣也是跟防贼一样的防着他。

但这件事儿可是干系重大,事成之前是万万不能让人知晓的。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