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冬日的暖阳很快西垂,夜幕已经降临,悍字军将士今夜将会如何的庆祝,柴宗训就不想参与了,毕竟他还只是个小孩子,军中硬汉莽汉一堆,喝酒之时万一冲撞了他,周国律法严格,柴宗训可不想因为自己贪玩而给将士们带来无妄之灾。

回到了寝宫,姨母符金环正拄着头靠在软垫上打瞌睡,柴宗训看着这个女人,一旦父皇出事,后宫能否稳定,能否帮助自己镇住朝堂,这个女人的确是至关重要的。

且不管她究竟心怀何种心思,至少,现在,她跟本皇子还是同路人。

“孩儿参见姨母,让姨母在此等候孩儿,是孩儿不孝。”

符金环确实是等的无聊,又不能不等,四皇子以后就是她的小贵人了,只要能把柴宗训这个六岁的小娃娃牢牢的掌握在手里,至少,她符金环和符家的荣华富贵是绝对无忧了。

“哎呀,都怪姨母贪睡,这几日身子总觉得不舒服,难受的紧,可是又想到我的小宗训,姨母这心里啊,哪里还顾得上自己,满脑子都是我的小宗训呢。”

符金环早就从自己的心腹宫女太监那里得知了小教场的情况,皇上给了柴宗训一个千人队,这……在符金环知道的前朝宫内密事中是绝无仅有的。

由不得她不对柴宗训倍加的珍惜和爱护。

“姨母,您现在是孩儿在这世上除了父皇之外最亲近的人了,能靠在姨母的怀里,真是让孩儿觉得很温暖,很想睡觉呢。”

从一早苏醒,到现在折腾了一天,柴宗训真的有些觉得累了,真的很想有个温暖的怀抱让自己依靠,真的很想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美美的睡上一觉。

最好,还能听到慈爱温柔的催眠曲。

李同介来到四皇子寝宫之时,正好看见符金环抱着柴宗训正一脸慈爱的哼着小曲儿,在李同介听来,这小曲儿是欢快的,一点都没有舒缓绵长之意。

很显然,哼这个小曲儿的人现在的心情是极好的,甚至让她忘记了怀中的孩童到底有没有睡着。

“老奴参见郑国夫人。”

“李总管,四皇子睡着了,你有什么事儿就告诉本宫吧,本宫会替四皇子安排的。”

李同介自然知道符金环的心思,但他并不认为符金环怀里的四皇子真的就是睡着了。

“也好,郑国夫人是四皇子的姨母,身份尊贵,由您来替四皇子安排,想必四皇子也是满意的,四皇子宫中尚缺随侍的太监,皇上还在与重臣商议国事,特遣老奴过来请示四皇子。”

符金环心中一喜,训儿宫内的几个宫女她现在不能动,可这随侍太监……

“李总管,这事儿就不劳你费心了,本宫会替四皇子安排妥当的。”

“夫人,还是让老奴跟四皇子说一声吧,毕竟是皇上再三叮嘱的,若是出了差错,老奴担待不起啊。”

柴宗训躺在符金环温香软玉的怀里,舒服的想拱一拱,李同介是个聪明人,可惜就是太圆滑了。

谁都不得罪也就是谁都不讨好,你说的场面话再漂亮,不如你真正的为谁办一件事情,这叫做投名状。

当然了,李同介现在除了皇帝柴荣之外,谁都不必舔吧,这也是正道,柴宗训是不会挑理的。

柴宗训不挑,并不意味着符金环不挑。

“李总管,你这是信不过本宫吗,好吧,那我就即刻叫醒四皇子,你自己跟四皇子说吧。”

符金环说着,却把柴宗训更加紧密的抱在怀里,不明眼的人看来,还真是爱儿心切呢。

李同介没动地方,场面话该说的都说了,听不懂或是故意装作听不懂的,他李同介不管,这宫里除了皇上,其余的人,面子那是要互相给的。

“怎么,李总管,你真要本宫去皇上那里告你一状吗?”

李同介开始有些轻视这个女人了,同时对符金环有些失望的,包括假寐的柴宗训,如果这个女人在后宫就是这么点儿手腕,确实……不值一提啊。

柴宗训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向李同介表示一下友好了,至少这是个懂得礼尚往来的人。

于是,柴宗训悄悄睁开了眼睛,冲着李同介眨巴了几下。

“夫人,老奴告退。”

得了柴宗训的眼神,李同介的内心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但愿四皇子日后登基之时,老奴已经可以告老还乡了,不然的话,恐怕是不得善终啊。

柴宗训之所以不想让李同介过来打扰自己,并不是他的心机有多深沉,而是,限残系统再次启动了。

“叮……限残系统启动,宿主满分完成了岳王爷横空出世的任务,可抽奖一次。”

柴宗训再次进入了那片漆黑的未知空间中,看到了空间中央的阴阳轮盘。

“本皇子要是可以知道这天干、地支都会出什么人物和东西就好了,要是能让本皇子自由选择那就更好了。”

嘟囔了几句,柴宗训闭着眼睛阿弥陀佛上帝保佑哈利路亚了一番之后,再次转动了金勺子。

金勺子滴溜溜的不停转动,柴宗训的心里一直在祈祷,给本皇子出个能治好父皇隐疾的神医吧,那样……

那样不就不用本皇子自己面对那群虎视眈眈想要篡权的狗贼了。

金勺子停了下来,勺柄指向了天干的甲字和地支的子字,黑白阴阳鱼的白色冲着勺柄。

地支子字的区域凸显了出来,化作了一块令牌,令牌上的字让柴宗训大失所望。

李进忠,什么鬼,何许人也,能臣还是名将?不会是个打酱油的吧。

手里握着这块令牌,心情沮丧的柴宗训被系统给赶了出来,这玩意不兴退货换货的吗,就没个啥七天包退,不满意就换货的服务承诺吗?

“训儿,你醒了,姨母看你身边没有随侍的太监,你父皇许是日理万机无暇记挂,还是让姨母给你安排吧。”

柴宗训的心里,深深感觉到谎言的可怕,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充满谎言的世界里,你不知道你身边的人对你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好像,这个世界一贯如此。

“有劳姨母费心了,训儿好高兴呢。”

“你们,都进来吧,以后,四皇子就是你们的主子了,都给本宫小心办差,别出什么纰漏。”

几个高矮胖瘦不一的太监躬身走了进来,柴宗训就觉得手中的令牌再次发烫,低头一看,令牌又消失了。

不是吧,地支子字号,居然给本皇子召来一个太监……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