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符金环待在宫里正在哼着小曲儿插花,宫女来报,说是妹妹符金定入宫求见。

符金环放下手中的花,心想着金定来的可真是时候,我正好有喜讯要告诉她呢,又一想皇上可是说了,立后之事在没有确定之前万不可对人提起。

“快请妹妹进来,自家姐妹的,还通报什么。”

符金定今年只有十八岁,是符家姐妹中的老六,她可没有两个姐姐这么好命,可以嫁进皇宫服侍皇上,她嫁给了殿前司副都点检赵匡胤的亲兄弟赵匡义。

赵匡义目前只是在兄长赵匡胤帐前听用,兄长赵匡胤屡立战功一路擢升,目前已经跻身朝廷重臣之列。

而赵匡义,大约是被兄长的光芒掩盖,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就因为兄长太厉害,所以他才无法显露才干得不到升迁。

其实,赵匡义今年才不过二十岁,才刚弱冠,而赵匡胤已经三十三岁,赵匡义想拿自己跟赵匡胤比,很不自量力的好吧。

符金定今天入宫来,就是想求姐姐符金环能帮忙给皇上吹吹枕边风,好让自己的丈夫能谋个位列朝堂的官职。

“臣妇拜见郑国夫人。”

符金定做足了礼数,这可不敢马虎,尤其是今天还有求于姐姐。

“妹妹快请起,来,我们姐妹好久没见了,今天可要好好叙叙旧呢。”

符金环起身去拉起了符金定,姐妹两个拉着手坐在一起很是亲热。

“瞧瞧,妹妹的脸蛋还是这么白嫩,不像姐姐我,都快人老珠黄喽。”

“姐姐您可是国色天香,妹妹可不敢跟姐姐比呢。”

姐妹两个互相恭维了一番各自的容貌,符金环又去瞧妹妹发髻上的钗饰。

“妹妹,咱们女人哪,除了容貌,这穿戴也是不能马虎的,你看看你,这姐姐我可就要说说你了,你这金步摇明显的成色不足嘛,来人,取皇上刚赐给本宫的那只珠钗来。”

符金定尴尬一笑,没办法,自己就是想显摆那也得有,有了也得敢戴出来啊,自家的丈夫现在只是个不值一提的小官,她可不敢以京城贵妇自居。

宫女递过来的珠钗,嵌在上面的珍珠圆润剔透,足有龙眼那么大,符金环拿在手里很是得意。

”看,妹妹,我们女人要戴就要戴这样的首饰,这可是皇上昨儿个才赏给我的呢。”

敢情姐姐只是想显摆一下,并没有送给我的意思,还好我没急着谢恩,要不然可就更尴尬了。

“是呢,姐姐身份高贵,只有这样的钗饰才配得上姐姐的端庄典雅呢。”

“妹妹可真会说话,我跟你说,嗯……你们都退下吧,我跟妹妹说些个体己话。”

太监、宫女都退了下去,符金环再也压抑不住兴奋,拉着符金定的手说道:

“妹妹我跟你说,你可千万不要跟别人说,你现在发誓,如果说了,你就活不过二十。”

符金定心说了,至于嘛,什么天大的秘密,还要妹妹我发如此毒誓,但也不敢执拗,举手发誓:

“我符金定发誓,今天姐姐告诉我的每一句话,若是泄露出去半个字,就让我符金定活不过二十。”

“姐姐告诉你哈,皇上已经答应姐姐了,不出正月,姐姐就要被册封为皇后啦。”

符金环说这话的时候,双眼笑成了弯月牙,捂着小嘴满是得色。

“哎呀,那臣妇可要提前恭喜姐姐了,啊,不是,是恭喜皇后娘娘……”

符金定吓的起身就要拜,心里却是如五味杂陈一般,都是符家姐妹,自己咋就没这个好命呢。

“赶紧起来,你那么大声干什么,生怕外面的人听不到吗,早知道不告诉你了。”

符金环立马变脸,把双眼一瞪,还真的挺有皇后威严的。

“嗯,臣妇……臣妇知错了。”

“起来吧,本宫有些乏了,你退下吧,记住,今天的话万不可再对旁人说起。”

求符金环帮忙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符金环给赶了出来,符金定很是沮丧,姐姐这是马上要贵为皇后了,就更加不待见我们这些亲姐妹了吗?

赶走了符金定,符金环有些后悔,真不该得意忘形,皇上可是叮嘱过的,万不可说出去,这……

“给本宫把符金定追回来……”

符金定没走出去多远,又被小太监喊了回去,符金环依旧是屏退所有人,很有威势的立在那里,头上的金步摇微微摇晃着。

“臣妇……”

“你别说了,本宫叫你回来,是想再叮嘱你几句,咱们姐妹的情义,本宫是时刻记在心里的,大姐走得早,但大姐临去前对本宫说的话,本宫一个字都不敢忘,没有大姐也就不会有本宫今日的地位,金定你是大姐和本宫最喜爱的小妹,刚才本宫跟你说的话,事关重大,你要是敢说出去半个字,可别怪本宫无情,从此不再认你这个妹妹。”

符金定哆嗦着身体向符金环叩头:“臣妇不敢,请郑国夫人无论如何要相信臣妇。”

符金环面容稍霁,走到符金定身边拉起她,看着梨花带雨的妹妹,又叹了一口气说道:

“二姐没能给皇上诞下龙子,在这宫中的地位也是朝不保夕,蒙皇上恩宠,把四皇子宗训交给了姐姐抚养,这也是大姐的骨血,咱们符家日后的荣华富贵都在小宗训一人身上,姐姐在深宫里无人可以信任,最信任的还是咱们符家的人啊。”

“姐姐,妹妹知道了,妹妹定会时常入宫来探望姐姐,陪姐姐说说话,姐姐若是需要妹妹在宫外办什么事情,妹妹也定会尽心尽力的替姐姐办好的。”

“金定你进宫来的目的,姐姐都知道,一旦姐姐登上了后位,不照顾自家人,还能照顾谁呢,妹妹你也放心,咱们姐妹情深,姐姐自然是会第一个想到你的,对了,你出宫后回一趟家里,告诉父亲,说女儿想念父亲了,想请父亲入宫叙话。”

符金定明白了,心里也很感动,二姐这一番话也是句句真情,是自己多心了。

符金环看着符金定情绪稳定了,姐妹两个又闲谈了一会儿,这才亲自送了她离开。

符金定出了宫,直接去了魏王府,面见了父亲。

“金定,你二姐特地让你来传话请爹入宫叙话,可是宫里出了什么事情?”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