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符彦卿,时年61岁,封魏王,领太傅衔,任天平军节度使,镇郓州,原本是不应该在开封,这也是过年了,偷偷跑回来与家人团聚。

皇帝柴荣对这些功勋老臣,尤其还是自己的岳父,人家两个闺女都给了他,老爷子要回京,只要不带兵将,柴荣也就听之任之了。

符金定得了二姐的叮嘱,自然不敢多说,只跟父亲说了,二姐对父亲甚是想念,父亲回来,家人都见到了,为啥独独不来看看深宫里的女儿呢?

“好了,爹知道了,你下去吧。”

符金定退出父亲的书房,又去了后宅,找兄弟姐妹们叙话,暂且不提,符彦卿在书房里可就琢磨开了。

当初符金环可是不愿意跟她大姐同嫁一人,不都是因为符家的大小姐是个丧夫的寡妇,给柴荣做了继室后,得了百般荣宠,还被立为皇后,符家觉得有些对不住皇上,这才把次女符金环塞入了宫中。

其实,这也都是为了稳固符家在周国地位的手段。

符金环自打入宫了,就甚少与父亲联系,一来是符彦卿常年驻扎郓州,二来也是符金环心中多少有些怨气。

现在,符金环大年初二这天就打发符金定特意跑来传话,已经历经了好几个朝代的符彦卿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这是有事儿要发生了。

不能今天立刻就进宫,明天也不行,甚至就不能进宫,那样太过显眼。

符彦卿偷偷跑回开封跟家人过年也就罢了,再堂而皇之的跑进宫去,进宫了你说你只见女儿不见皇上?你敢吗?

偷偷跑回来还跑去柴荣面前嘚瑟,那就等于是逼着柴荣用国家律法制裁他,符彦卿可不傻,精着呢。

“金环到底还是年轻啊,来人,备一份厚礼,送进宫去,郑国夫人若是问起来,就说本王一切安好,让她不必挂念,尽心的侍奉皇上才是正道……”

符彦卿的这些举动,他没想瞒着皇上,而且柴荣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他,只会暗自称赞一下他的忠心和规矩。

符金定进宫,然后又跑去了魏王府,然后魏王府又派人入宫送礼,这些事情自然是瞒不住柴荣的。

从殿前司大营回来之后,大太监李同介很快就把这些事情汇总后禀告了柴荣。

“朕知道了,传朕的话,让御膳房做几道吃食,李同介你代表朕送到魏王府去,就说朕给老泰山拜年了。”

“皇上天恩浩荡,老奴这就去安排。”

安排好了这些,柴荣坐在御书房里,范质和王溥两位宰相也在,昨夜君臣一起商讨的征伐北汉和辽国的细纲也已经整理出来了。

“兵马方面朕会安排,还是先议一下军备粮草之事吧……”

另一边,柴宗训这里,他正对着眼前的两个人发笑。

这两个人,一个是老太医郭万彻,一个就是魏忠贤魏伴伴了。

“老郭啊,本皇子交给你一项任务,有关悍字军军将的身体状况,你要有一个详细的报告给我,我周国的勇士身经百战,身上的伤痕自然也不少,别看他们现在年轻力壮,说不定就会有什么隐疾,你可要细心的为他们查验,缺人手了本皇子会去求父皇再调几个太医来。”

柴宗训不敢妄加猜测柴荣的死因,只能凭借2020那个年代自己知道的一些浅薄的医学知识做个大致的判断,如果不是中毒,那就是传染病或者隐疾。

大汉骄子霍去病不就是因为喝了不干净的水而突发疾病死亡的,古时候的医疗卫生条件的确是令人堪忧。

历史记载,柴荣是得病一个月后才驾崩的,而且并无军中流行瘟疫的传言,这就说明,柴荣很有可能有隐疾而不自知。

因此,柴宗训决定,先让老太医郭万彻先从悍字军军将开始查,待郭万彻掌握了成熟一些的查验方法之后,再找机会让他给柴荣检查。

这样做,柴荣就算知道了,也只会夸赞自己爱兵如子会收买人心,而不会怀疑其他。

柴宗训现在只有六岁,这既是劣势,同时也是优势,不会让柴荣对他心生猜疑和忌惮。

打发了郭万彻去找岳飞报到,柴宗训屏退了其他人,单独留下了魏忠贤。

“魏伴伴,本皇子能毫无保留的相信你吗?”

这话其实是废话,无论魏忠贤再怎么回答自己会如何如何忠心耿耿如若不然定会遭天打五雷轰之类的话,柴宗训都是不信的。

但他还必须这么问,这是一种手段,更是一种明示,我,柴宗训,周国四皇子,要收你做心腹了。

魏忠贤郑重其事的跪下给柴宗训叩头,然后并没有埋着头,而是仰起脸来面向柴宗训,目光坚定:

“主子,您既然叫奴才一声魏伴伴,这伴伴二字,奴才定会时刻记在心里,主子还小,奴才就是主子的手,就是主子的眼,就是主子的耳目,等主子长大了,奴才就是主子手里的一把刀,一柄拂尘,一条忠犬。”

“主子您天资聪颖,自然是需要许多忠心耿耿的听用之人,奴才现在能做的就是根据主子您的吩咐去把事情做圆满了,请主子饶恕奴才大胆,即便是有些主子考虑不到的事情,奴才也会想尽办法替主子的办的圆满的。”

“主子,奴才并不是幼小入宫,而是年轻时因为好色好赌成性,后来知道后悔了,想要痛改前非做一番事业,又怕那些个腌臜物什毁了奴才的决心,这才净身入宫,奴才就是想着能跟一个明主好一展所长,现在,奴才遇到了主子,奴才的心也就踏实了。”

“主子,奴才魏忠贤愿意自断尾指来表明一心一意忠于主子的决心,请主子赐奴才一柄匕首。”

不愧是史上留名的大太监,不愧是太监从业者们的标杆,就是为了表明心志动不动自残,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柴宗训拿起了案几上的一把短刀,这是今天父皇赐给他玩耍的,不是什么名刀,但也是把宝刀。

柴宗训相信,只要他把刀递给了魏忠贤,这位大哥定会毫不犹豫的斩断尾指供奉在他眼前,但这并不是柴宗训想要的。

“尾指断了,替本皇子办事的时候定会大打折扣,魏伴伴,你割发代首吧。”

魏忠贤瞬间泪崩,割发代首那可是王侯帝皇才有资格做的事情,四皇子竟然如此的看重我魏忠贤吗?

柴宗训看着魏忠贤感动的痛哭流涕的样子,心里好笑,大哥啊,你可是堂堂九千岁,割发代首,你魏忠贤当得起。

一缕头发交到了柴宗训手中,柴宗训站起身,拍了拍魏忠贤的肩膀,并没有让他起身。

“魏伴伴,这缕头发就留在本皇子这里,等到本皇子把它还给你的时候,就是本皇子要你命的时候,本皇子希望你这辈子都不要有机会再见到这缕头发……”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