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让田大喜这一咋呼,雪地里发现麻包的事情可就捂不住了,也没有给柴宗训时间思考,赵匡胤和石守信本就是殿前司的高级军官,知道了这件事,肯定是要赶去向皇上通禀的。

不能让赵匡胤抢先啊。

“赵将军、石将军,可愿意随本皇子去看一看,确定无误了之后再去向我父皇禀报也不迟……”

赵匡胤和石守信对视了一眼,大营附近的雪地上发现了麻包,而且麻包里装的……这事儿要是属实,那就不是小事儿。

“微臣(末将)愿往。”

一行人出了树林,跟随田大喜先是来到了发现麻包的地点,然后又去了存放麻包的地点。

麻包里的东西让人触目惊心,居然是人类尸体的碎块,还混着很多的草料。

“田大喜,你为什么命人把麻包移到了这里?”

问话的是岳飞,他这也算是替田大喜在四皇子面前挽回一些印象,因为田大喜刚才咋咋呼呼的确是太冒失了。

“回岳将军的话,标下觉得如果这些麻包不止一袋,而是有人在运送麻包的途中掉落的,说不定他们会回来寻找,标下派人转移了麻包,至少可以拖延他们的寻找时间,甚至可以发现寻找的人,那样的话,顺藤摸瓜,或许就可以发现他们藏匿麻包的地点。”

“附近可有派人去监视?如何监视的?可有隐匿行迹?”

“派了,只不过斥候是来回骑马飞奔,就怕已经打草惊蛇了。”

田大喜说着就低下了头,他现在自己也意识到了,确实是他考虑的不周,考虑到了一层,却没有考虑到第二层。

石守信在一旁想插话,被赵匡胤用眼神制止住了。

“岳将军,你立刻飞马去禀报皇上,记住,先不要四处宣扬,田大喜你表现的不错,若是真有重大发现,可是立了大功,你继续带人在这附近监视就好。”

赵匡胤看着只有六岁的柴宗训看到麻包里的东西并没有表现出惊慌,甚至连恶心呕吐的意思都没有,再看到柴宗训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一切,心里也是暗暗称奇。

“赵将军,石将军,你们二位也是见证人,就随本皇子一同回营去觐见皇上可好?”

石守信有些兴奋,最近宫中的四皇子风头正盛,传言也多是说四皇子聪慧多智而且宅心仁厚,今天又主动拉着他们一起去觐见皇上,若查实了真是有人图谋不轨,这功劳,自然也有他们的。

赵匡胤不露声色,朝着柴宗训拱手说道: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我殿前司的失职,微臣就跟随四皇子回去向皇上请罪吧。”

石守信一听,在心里又嘀咕起来,还是大哥考虑的周全,原来这四皇子不是让我们一起去领功,而是……

“赵将军多虑了,侍卫司、殿前司各有值守,本皇子也是得了父皇的令箭,一时贪玩,想效仿军中作战,就派了斥候到处乱逛,这也是碰巧了,相信即便是本皇子的人不发现,这里,殿前司的兵将也很快会发现的。”

“微臣多谢四皇子帮忙开脱,四皇子这份恩义,微臣定当牢记在心。”

牢记在心?你得了吧,些许恩惠若是能打消你造反的念头,那你就不是赵匡胤了。

柴荣听说了岳飞来报,并没有任何动作,因为岳飞也告诉他,四皇子、赵副都点检和石都指挥使随后就到。

等柴宗训等人到了皇帐,君臣见礼之后,柴荣看着柴宗训笑着开口了:

“训儿,朕听说你的悍字军在雪地中发现了异常,很好啊,那你就说说看吧。”

“父皇,儿臣可不敢乱说,想必岳虞候已经向父皇禀告过了,若是还需补充,那就请赵将军和石将军来说吧,对了,父皇,儿臣只想说明的是,即便是儿臣的人没有发现,殿前司的兵将们很快也会巡查过去的。”

柴宗训自然知道,这是大人谈事情的时候,他一个小孩子就别插嘴了。

“呵呵,训儿不错,看来是朕给了你的金皮大令发挥了作用,你手下的人可以撒开欢的跑,这才撞见的吧,好了,你且站在一旁,赵爱卿,朕的皇儿都说了,你们也就不用请罪了,直接说说你对此事的看法。”

赵匡胤先是向柴宗训施了一礼表示感谢,然后才躬身向着柴荣说道:

“皇上,此事可大可小,还是应该尽快派人查探,若是真有图谋不轨之事,微臣愿领兵剿灭之。”

柴荣用手敲打着座椅的扶手,又看了看石守信,却没有问话。

过了一会儿,柴荣先是向着柴宗训说道:

“训儿贪玩,想必父皇君臣议事对你来说也是很无趣的,且退下吧,就当无事一样,该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岳爱卿带人小心一点保护着就是了。”

“儿臣谢父皇,父皇,那儿臣告退了,岳将军,快走,这次围猎,本皇子能不能拔得头筹,就看你们的了。”

“微臣告退。”

柴宗训带着岳飞回到了自己的大帐,就看见了魏忠贤还在跟路过的兵将打招呼:“军爷,您体检了吗,我们四皇子……呀,四皇子您回来了。”

柴宗训走过去踹了魏忠贤一脚,气哼哼的说道:“你这狗奴才,到处瞎嚷嚷什么,给本皇子滚进来,哦,岳将军也请进来吧。”

进入大帐,魏忠贤这才把自己在猎场北边山谷里看到的事情向柴宗训详细了汇报了一遍。

大帐中陷入了沉寂,柴宗训抬头看了看岳飞,见他并没有表现出着急要去向父皇禀报的样子,而是在等待自己的指示,柴宗训就觉得心里高兴,我飞哥果然不是个贪功之人,行事也很有分寸,确实不是田大喜那些人可比的。

过了许久,柴宗训才开口说道:

“现在还不到午时,猎场之内人多眼杂,这样吧,此事先不要惊动父皇,岳将军你和魏伴伴正常出去打猎,本皇子交给你们一个任务,天黑之前,给本皇子商量出来一个神不知鬼不觉扑灭那伙贼人的办法,如何向父皇禀报,本皇子自有计较。”

岳飞和魏忠贤一同离开了大帐,各自上马,带人再次进入猎场,岳飞对着魏忠贤说道:

“魏公公,那田大喜刚才是不是先跑来了大帐看见四皇子和本将军不在,这才跑去猎场的?”

“岳将军所料不差,确实如此,只是咱家也不好多问,却不想是这么一件事情,这两下一联系,倒是让咱家想到了许多……”

“四皇子既然让你我二人商量,想必行动时也要一起的,因为只有魏公公知道地点,岳某在此恳请魏公公赐教。”

“岳将军可莫要折煞咱家,你我二人共同为皇上为四皇子效力,太客气了反而显得生分,俗话说,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咱家就先抛砖引玉,说说咱家对此事的看法……”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