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公元959年三月,柴荣率军攻伐辽国(契丹),一路势如破竹,一度收复了燕云十六州中的二州三关,六月,就在准备攻取幽州时,柴荣突然发病,只能撤军,回到开封后不久,柴荣驾崩。

先不说历史上有没有什么人给柴荣献马,柴荣在位六年,率军连番征战,不可能从未受过伤,如果这伤口感染又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医治……

自己穿越过来之后,一直想做的事情,并不是弄死赵匡胤这狗贼,弄死一个赵匡胤,还有别的人,比如李李重进,比如张永德,甚至还有石守信这些人。

自己想做的事情,最重要的就是要想办法延续柴荣的寿命,只要柴荣不死,周国就可以保持稳定,自己就有时间成长起来,参与到夺嫡的宫斗政斗之中去搏一搏那个九五之尊之位。

眼看着距离柴荣御驾亲征的日子越来越近,柴宗训始终没能找到帮助柴荣延长寿命的方法,心里一直在焦急。

今天,当这个惊天阴谋浮现在柴宗训面前时,柴宗训意识到,自己、柴荣乃至整个周国目前最大的内部敌人其实并不是赵匡胤,而是李重进这一班太祖旧臣旧将,这其中甚至都有可能包括自己的外公,魏王符彦卿。

自己穿越过来之后,因为知道这一段历史,而对赵匡胤形成了主观上的痛恨,其实,现在的赵匡胤跟李重进这些人比起来,还真的称得上是忠心耿耿的。

从柴荣目前的谋划上来看,魏王符彦卿和淮南节度使李重进才是柴荣要重点防范的,因此,柴荣将这二人调离了开封,即便是这二人回到开封,没有兵马他们就掀不起什么风浪。

这也是五代十国留下的后遗症,若是自己,像赵匡胤那样夺取了江山之后,首先要做的,也是消除手握军权的功勋武将对自己皇权的威胁。

杯酒释兵权还是好的,那是碰到了石守信、高怀德、王审琦这样听话的,若是遇到不听话的,柴宗训相信,自己和赵匡胤一样,绝对不会介意杀他一个人头滚滚。

听完岳飞和魏忠贤的分析,柴宗训点点头,继续问道:

“那么,解决此事的方法呢,二位商量的结果如何?”

魏忠贤向岳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就立在一旁不再言语,岳飞也没有谦让,抱拳向柴宗训说道:

“末将受到四皇子的启发,想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正要请四皇子决断。”

柴宗训笑着说道:

“不如本皇子就和岳将军效仿古时候孔明和周郎的轶事,都将计策写在手掌中,如何?”

岳飞欣然从命,这些天跟四皇子接触下来,他可不敢再把四皇子当成一个只是六岁的孩童来对待了,这一点,魏忠贤也深有同感。

二人各自在手掌上写了计策,摊开一看,相视一笑。

岳飞的掌中写的是“深夜奇袭”,柴宗训的掌中写的是“雪夜奇袭”。

只差了一个字,不过,意思是完全一样的。

“好,既然本皇子和岳将军所见略同,那就来商议一下具体计划吧,魏伴伴,目前只有你知道秘密山谷所在,所以,此战你也要去。”

“奴才遵命。”

柴宗训就喜欢魏忠贤这个样子,人狠话不多,小事儿矫情,大事儿利索。

三人商议了一番之后,岳飞拱手退出帐外去安排,柴宗训看着魏忠贤说道:

“魏伴伴,你说,明天父皇会骑着那匹乌云盖雪出猎吗,照我们的分析,这乌云盖雪可是李贼整个阴谋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奴才不敢妄加猜测,不过,皇上得了宝马之后,兴致非常高,据说午膳都未曾用过几口,就又去试马了,若不是说好了今日皇上不出猎,只怕是……”

“魏伴伴你这是故意藏拙吧,本皇子可以断定,父皇明日必然不会骑着乌云盖雪出猎的,不信咱俩可以打赌,就赌你魏伴伴的五年俸禄如何?”

“主子您就饶了奴才吧,咱别赌了,不如奴才就陪着主子去一趟三清观如何?”

柴宗训起身踹了魏忠贤一脚,骂道:

“贪财的东西,早晚有一天你会死在这个贪字上,还不滚去给本皇子备马,铁牛不在,你来给本皇子牵马坠蹬吧。”

“奴才遵命,主子,奴才是贪,但奴才贪的是能一直留在主子身边做一条忠犬,其他的奴才贪来了也无用,啊……主子息怒,奴才这就去给主子备马……”

这回魏忠贤还真没有骑马,而是老老实实的牵着马走在雪地上,马上端坐的是洋洋得意的柴宗训。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笑看江湖人未老,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笑看红尘多逍遥……”

柴宗训哼着魏忠贤听不懂的后世经典流行歌曲,隐约觉得,刘伯温刘半仙正一派道貌岸然的在三清观里等他前往招揽呢。

来到了三清观,远远的就看见观门紧闭,在门前肃立着一位没长胡子谈不上道骨仙风却也是气宇不凡的年轻道士。

果然,走近了之后,柴宗训手中的令牌发烫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无量天尊,贫道刘基在此恭候四皇子多时了。”那年轻的道人稽首向柴宗训施礼。

整的神乎其神的,后面的话肯定是贫道夜观天象,什么东方什么星闪耀,将那冲天的煞气一扫而空,贫道心有感念,料想今日必有贵人来访……巴拉巴拉之类的。

好吧,其实刘半仙如此装神弄鬼的出场方式,柴宗训还是满喜欢的,能忽悠那也是本事啊。

“道长有礼了,既然知道是本皇子来访,为何还要紧闭山门,难道是想把本皇子拒之门外吗?”

柴宗训并没有下马,他估计,这道观他是不用进了,一看刘半仙背后背着的包袱他就猜到了。

“无量天尊,贫道此声道号之后,世间便再无道士刘基,而四皇子身边将会多一位秉笔的书吏刘伯温,这山门,四皇子不进也罢,草民刘基刘伯温,参见四皇子。”

说完,刘伯温真就把拂尘一扔,脱下了道袍扔在山门前,内里早就穿好了一套文士服,也不装神弄鬼了,恭恭敬敬向柴宗训躬身行礼。

魏忠贤低着头看着脚面和他身旁的马腿,心说了,四皇子若不是仙人转世,我魏忠贤就把脑袋割下来给四皇子当夜壶……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