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李重进带领麾下将士一直在山脚猎场的外围活动,时刻注意着柴荣那边的动向,当他看到柴荣并没有骑着乌云盖雪出猎时,不禁有些懊恼。

“早知道该早几天把宝马献上去的,现在,就看小诸葛他们的了,可不要让本将军失望啊。”

李重进只怕是做梦也不会想到,小诸葛他们已经全军覆没,小诸葛本人也被刘伯温给带回了道观,另外,跟着刘伯温屁股后面一起去的,还有两只猛虎和一百多头野狼。

“李偏将,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小诸葛那边为何还没有动静。”

“回禀将军,末将不知,末将前夜带人送去了麻包之后,回来的路上远远的看到了御前斥候,没敢靠近,还是带人绕路回来的。”

李重进看向遥远的山谷,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柴宗训正在郁闷,他命令岳飞带人出猎,张铁牛这憨货咋也兴冲冲的跟着冲出去了,这憨货没骑马,甩开两只大脚丫跑的还挺快。

“回去了定要赏你一顿鞭子。”

好在张铁牛跑了一段,终于想起来自己的使命了,一转身又撒丫子跑了回来。

“嘿嘿,四皇子,标下刚才只是想在这雪地上练练腿脚。”

“算你聪明,躲过了一顿鞭子,走吧,我们也跟上去。”

山脚这边地形复杂,柴宗训可不敢纵马飞驰,万一一个不小心掉进沟里,那可就不妙了。

不远处的山谷里,再次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皇上威武”

“皇上威武”

看来是柴荣已经射中猎物了,只是不知道射中的是不是野狼呢。

柴宗训兴致勃勃的在猎场里到处逛,这地方虎豹熊狼之类的猛兽虽然有,却很少,而且,两百多轻骑冲到这里,人喊马嘶的,那些食肉的猛兽都聪明着呢,怕是早就远远的避开了。

但也有意外,就在柴宗训想策马走进柴荣所在的山谷时,一头健壮的野狼从山谷里窜了出来,直奔坐在马上的柴宗训和步行的张铁牛而来。

“哈哈,你这孽畜,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看俺铁牛今日擒你。”

张铁牛摩拳擦掌的就想往上冲,又想起了自己的职责,把脚步又收了回来,手里擎着长枪,护在了柴宗训马前。

“憨货,上啊,还等什么,一枪捅死他。”

这头野狼分明是落荒而逃,根本不可能对柴宗训构成威胁,柴宗训在张铁牛的肩头甩了一鞭子,催促他赶紧上前。

“嘿嘿,标下得令。”

得了柴宗训的指令,张铁牛不再犹豫,挺枪朝着野狼冲了过去。

“孽畜,吃俺铁牛一枪。”

那野狼在山谷中被人追赶,侥幸逃出,正走投无路时,忽然又见有人拦路,而且还是个没骑马的,顿时来了精神,呲着獠牙也向张铁牛冲来。

“好孽畜,你这……”张铁牛本来想喊你这不是往俺铁牛的枪头上撞吗,谁知道这野狼眼看着枪头扎过来,忽然一转身,居然绕过了张铁牛,直奔柴宗训扑去。

柴宗训的马虽然也是宝马,但毕竟跟乌云盖雪那种敢斗虎豹不惧群狼的神骏比起来相去甚远,看到野狼扑近,也不顾马背上还骑了个人,前蹄抬起一声长嘶。

柴宗训一个不小心,直接被掀翻,滚落马下,那野狼一看是个小娃娃,大约也是饿极了,竟然不逃跑了,冲着柴宗训就扑了过去。

“孽畜,不可伤害四皇子。”

张铁牛回身,就看见四皇子落地,野狼正扑过去,吓得是三魂不见七魄不存,这要是四皇子被野狼给伤了,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柴宗训虽然是个孩童身体,但心智却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当快递小哥时每天走街串巷身手就很灵活,加上这些日子几乎每天都跑去小校场练习武艺,还是有些长进的。

摔落下马的一瞬,柴宗训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落在雪地上之后顺势一滚,同时从怀中拔出了父皇柴荣赐给他的那柄短刀。

身后一阵腥风扑来,柴宗训并没有回头,他知道,野兽扑人,尤其是他这种孩童,往往都是直奔脖子而来,自己若是回头了,不正好把咽喉送到了狼嘴前。

电光火石之间,柴宗训做出了一个快速反应,单手持短刀背到身后,刀尖冲外,另一只手撑地,尽力弓起身体……

就听见“噗”的一声,张铁牛是眼看着野狼从背后将四皇子扑倒,差点就吓晕过去了,可是自己又有些投鼠忌器,万一一枪扎过去,伤了四皇子可咋办。

就在张铁牛准备扑过去用双手抓住野狼时,让他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这头野狼扑在柴宗训身上后,突然又跳起,跳过柴宗训的头顶,朝着前方逃去。

而柴宗训的后背上,已经是鲜血一片。

“四皇子,四皇子,俺铁牛该死啊……”

“咳咳咳,你这憨牛,本皇子没事儿,你赶紧去追,野狼已经被本皇子扎伤了。”

果然,那头野狼往前跑了一段,就一头栽倒在雪地上,呼哧呼哧的直喘,肚腹之上一个血窟窿正在往外喷血。

张铁牛大概是脑子里已经短路了,木然的听从柴宗训的吩咐,朝着野狼扑倒的地方追去。

柴宗训从雪地上爬起来,后背被刀柄顶的生疼,还好,还好,捡回一条小命。

深呼吸了几下,稳定了心神,柴宗训从雪地上爬起,也朝着野狼走去。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一枪扎死它,它现在这样,也是活受罪,早些结果了吧。”

倒不是柴宗训没力气拿着短刀去捅野狼,而是没必要他亲自动手了。

张铁牛抬手一枪结果了野狼,这才懵逼的看着柴宗训:

“四皇子,你……当真没什么事情吗,您要是受伤了,标下的罪过可就大了。”

“没事没事,一会儿就说野狼窜出突然惊了本皇子的马,还是你奋不顾身杀死了野狼,本皇子身上的血,是因为贪玩想看看野狼尸体,不小心滑了一跤,正好跌在了野狼身上。”

说完,柴宗训还真就骑在野狼尸体上到处蹭了蹭。

“四皇子,标下死罪。”

“什么死罪,你这憨货,就按本皇子告诉你的说,还不赶紧去把本皇子的马牵过来。”

张铁牛当然知道,这是四皇子在救他的命,要是让皇上知道了,因为他保护不利而致使四皇子遇险,自己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皇上砍的。

张铁牛把马牵过来的时候,柴宗训已经把短刀在雪地上蹭干净了。

“憨货,过来扶本皇子上马,把这头畜生拖在本皇子马后,咱们找父皇给你请赏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