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围猎第三天,柴荣大约也想看看自己能不能猎到猛虎、黑熊之类的猛兽,他带着一百亲卫在猎场忙活了一天,虽说收获不小,但始终没能再次猎到猛虎。

柴宗训没有跟随柴荣一同出猎,他派了王亮带队去树林猎场狩猎,自己则是带着岳飞和魏忠贤来到了三清观。

刚一进入三清观大门,可把他们给吓了一跳,两只老虎居然趴在三清观正殿的门口,虽然都是瘦骨嶙峋的,但那毕竟是老虎啊。

“无量天尊,贫道参见四皇子殿下。”

“刘基,赶紧把这两只老虎弄走,本皇子看着腿肚子都发软。”

身旁有岳飞这样的猛将,柴宗训看见老虎还是会打哆嗦,说不怕那是假的,兽中之王的威慑力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除了岳飞怡然不惧,魏忠贤虽然壮着胆子护在柴宗训身前,但也是浑身哆嗦。

“罪过,罪过,是贫道考虑不周。”

刘伯温快步上前,将三个药囊分别交给了柴宗训、岳飞和魏忠贤。

“随身佩戴此药囊,切勿沾水,时效大约是一年,在此期间内,基本上可以不用担心会受到野兽的攻击。”

柴宗训和魏忠贤赶紧接过药囊拴在腰间,但还是不敢向前。

岳飞是无所谓,不过也不能时刻面对老虎的威胁,接过来之后挂在腰间,冲着柴宗训一抱拳说道:

“四皇子,就让臣去试一试这药囊的功效吧。”

“对对对,岳将军你去,万一有事,凭你的身手,老虎自然是奈何不了你的。”

岳飞大步向着三清观正殿走去,走到两只老虎身边,这两只老虎丝毫没有动作,还是懒洋洋的躺在雪地上晒太阳。

“四皇子,且上前一试吧,这才两只老虎,后院还关着一百多只野狼呢,那阵势,比这两只老虎还要让人恐惧。”

刘伯温倒是没有嘲笑柴宗训胆小,能看到老虎还敢主动往前凑的,这世上只怕是没有几个。

“四皇子,奴才再去替您试试,想那岳将军昨日才刚生擒了一头猛虎,余威尚在,这老虎不敢动他,奴才没抓过老虎,奴才过去试试,若是可以,四皇子您定然也是可以的。”

“魏伴伴,你只管放心的去吧,你若是被老虎咬死了,本皇子会亲手为你立碑的。”

“奴才谢四皇子恩德,四皇子,奴才去了……”

魏忠贤哆哩哆嗦咬着牙一步一步往老虎身边蹭去,速度虽然慢,但却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柴宗训在心中暗暗点头,九千岁的胆识也是不错的,这忠心也是值得称赞的。

“四皇子,没事,奴才没事,你看,这两只老虎只是瞪了奴才一眼,又翻了个肚皮继续睡觉了。”

刘伯温一直站在柴宗训身边,他也在暗中打量柴宗训,为何就觉得这四皇子身上的龙气更盛了呢?

老祖陈抟拒不入仕,刘伯温自然是知道的,他甚至还知道陈抟拒不入仕的原因。

陈抟曾经很隐晦的跟弟子说过,道门的昌盛一定要寻一位福寿绵长之人辅之,再等等吧,目前天下大势尚未有最终定论,谁都不能妄猜天机。

这就说明陈抟不认为皇帝柴荣是福寿绵长之人,但他又不敢道破天机,所以只有等待。

日前,刘伯温曾夜观天象,发现了帝星式微,更发现冲撞帝星的乃是一颗新星,而非帝星一脉。

但就在前日,刘伯温又发现,帝星一脉中,有一颗原本弱小的星宿冉冉升起,大有延续帝星国祚之意。

而且,刘伯温也算准了将会有贵人来访,自己的宿命似乎跟这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刘伯温才早早在观门外等候。

果然等来了周国的四皇子,那颗冉冉升起的幼帝星。

冲撞帝星的新星崛起的势头已经无法阻挡,刘伯温知道,一旦自己做出了选择,将来幼帝星和新星之间的天位之争,自己必然是要参与进去的。

今日,看到柴宗训身上的龙气更盛,刘伯温很高兴,这样既能维持周国皇室正统,又能让自己一展抱负,何乐而不为呢。

“岳将军,魏伴伴,你们都是好样的,还有你,假牛鼻子,唉……本皇子也想昂首挺胸的走过去,奈何这两条腿他不给力啊。”

刘伯温微微一笑,冲着岳飞和魏忠贤招了招手,说道:

“岳将军,魏公公,可愿与贫道一起拱卫主公去驯服猛虎吗?”

岳飞一边往回走,一边哈哈大笑道:

“岳某定然会是主公的马前卒,此生所愿,视死如归的。”

魏忠贤也壮起了胆子走了回来,手中拂尘一抖,想学着刘伯温道骨仙风的样子,一想自己一个没鸟的男人就别得瑟了,但也跟着笑道:

“倒是让你这牛鼻子占了先机,也罢,牛鼻子你既是主公钦定的军师,这智计肯定是要胜出咱家许多的,主公对于奴才来说,那就是命,天命、人命都在主公,能拱卫在主公身边,咱家自然是当仁不让的。”

岳飞当先开路,刘伯温、魏忠贤一左一右护卫着柴宗训,这正是刘伯温夜观天象所看到的三将星拱卫幼帝星的景象。

“好,本皇子有三位的辅佐,漫说是猛虎了,就是刀光血影的沙场也是敢闯上一闯的,岳将军,你前头带路,刘真人,魏伴伴,随本皇子一同勉力向前。”

柴宗训定了定心神,终于勇敢的踏出了第一步,然后是第二步,脚步越走越有力气,身上的胆怯之气消退,一种油然而生的豪气冲天而起。

“主公,贫道给您的药囊里装的草药与岳将军贺魏公公的略有不同,他们佩戴药囊只是可以免受野兽袭扰,主公您戴的药囊,还有驯服猛兽的功效。”

四人再次走到两只老虎跟前,说来也怪,刚才看见岳飞和魏忠贤还懒洋洋躺在地上的两只老虎突然一翻身站了起来,看向柴宗训的眼神充满了敌意。

“呔,你们这两只孽畜,看见我家主公还不跪拜,可是觉得岳某人手中的剑不锋利吗?”

“呔,你们这两……两只孽畜,看见我家主公还……还不跪拜,可是觉得咱家手中的拂尘……主公,咱家手中的拂尘好像真的没啥用。”

“主公,能否降服这两只猛虎,现在就看你的了,主公放心,臣等三人定会护卫主公周全的。”

柴宗训看着这两只猛虎,虽然不如昨日岳飞生擒的那只那般的健壮,但却似乎更有一种兽中之王的气息。

“好,就让本皇子来降服你们这两头孽畜吧……”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