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五弟不用多礼,四哥今天又给你带好吃的了。”

魏忠贤早就命人去同福宫取来了事先准备好的食盒,虽然现在柴荣想起来了这个儿子,但对于柴宗让的母妃却还是不闻不问。

这都是帝王的面子在作怪,酒后失德临幸了宫女,自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柴荣自然是能回避就回避,就是苦了这个只有姓没有名字只能叫做李顺常的女人了。

李顺常也知道自己身份低微,连带着自己的儿子在宫里都不受人待见,因此平时也是不争不抢低眉顺目的,生怕这残酷的宫斗会波及到自己头上。

或许是觉得李顺常很懂规矩,也或许是自持身份高贵,符金环对李顺常基本上是不予理会的,就连南唐送来的秦贵妃和杜贵妃都没有怎么注意还有李顺常这个女人。

李顺常也时常的教导柴宗让,遇事一定要懂得忍让,咱们母子在这宫里的日子不好过,别太把你五皇子的身份当回事儿。

幼小的柴宗让哪里懂得这些,调皮了几次,不是被宫女告了,就是被太监给告了,好在后宫里一直没有皇后,在宫里地位最高的符金环也懒得管这些闲事儿,只是把柴宗让送回了李顺常这里,让她自己教训。

其实吧,符金环就是懒得管,没说她就有多善良,但她的这一做法却是让李顺常胆战心惊。

让她自己来处理和管教儿子,李顺常只好狠下心肠狠狠的揍了小宗让几次,还生怕符金环会觉得不满意,打完了还要跑去符金环那里磕头禀告,自己打的有多狠。

结果呢,只换来符金环不痛不痒的几句挖苦,什么是你亲生的吗,这你也下得去手……之类的。

符金环也没啥恶意,妇人之间的几句挖苦罢了,但李顺常可是都记在心里了。

挨打挨多了,被揍的狠了,幼小的柴宗让也渐渐明白了,想要不挨揍,那就要跟母妃学,在宫里夹着尾巴做人。

所以,柴宗让见到柴宗训的时候,柴宗让尽管很想跟这个给自己送点心的四哥亲热一番,但他是真的不敢,临来前,母妃可是千叮万嘱了,见到你四哥一定要守规矩,你四哥可是故皇后的亲生,现在,他的姨母也是皇后了,身份高贵着呢,你可千万不要给我们母子招祸啊。

柴宗训这是穿越过来第一次见到自己这个弟弟,看着柴宗让木讷老实的样子,还以为他本来就这样,要不然就是有些认生,所以才如此的拘谨和恭敬。

魏忠贤把食盒放在案几上,打开,把小点心一盘一盘的端出来,摆好,柴宗让看着口水都流出来了,却就是不敢动。

“五弟你这么客气干什么,在四哥面前不要拘束,来,想吃什么自己拿。”

柴宗训很大方的把盘子又往柴宗让的身边推了推,这些点心对他来说,无所谓,要知道,他现在的心理年龄可是个二十多岁的大人,早就过了那个爱吃零食的年纪了。

柴宗让实在是忍不住了,怯怯的伸出手指着其中一块梅花样式的点心问道:

“四哥,我可以吃这个吗?”

魏忠贤在一旁也是看出来了,主子是真心对自己的弟弟好,当然他也知道五皇子为什么会如此小心。

“五皇子,您就放心大胆的吃吧,您吃的越多,我家主子才越高兴呢,主子,奴才去外面看着,先生来了,奴才就咳嗽一声。”

柴宗训也反应过来了,这里可是礼书堂,先生教书的地方,那先生可是个老古板,手里又有柴荣赐给他的铜戒尺,这小手板打起来那可是钻心的疼啊。

就拿抄写《道德经》来说吧,围猎结束后,柴荣回到宫里,就把监督柴宗训抄写经书的事情交给老夫子了,这回可是让柴宗训十分酸爽的领略到了铜戒尺打手板的威力了。

“魏伴伴你快去吧,先生若是来了,先想办法拖住他一会儿,我们也好收拾,五弟,你快吃啊,拿手接着,别把渣子掉地上,让先生发现了我们两个都要挨打。”

柴宗让看着四哥这么热情,逐渐也放松了紧张情绪,最关键的是,这小点心实在是太诱人了。

魏忠贤站在走廊里放哨,等了半天,却看见宰相范质和王溥二人联袂而来。

两位宰相大人今天这是怎么了,早朝结束,皇上不是留了几位重臣继续议事的吗?

魏忠贤不敢耽搁,赶紧使劲咳嗽了几声,就朝着范质和王溥迎了过去。

“咱家见过范大人和王大人,不知二位宰相大人今日来礼书堂所为何事?”

柴宗训和柴宗让兄弟二人正吃的高兴,柴宗训原本没想吃,但看着柴宗让吃的津津有味,一时嘴馋,也跟着大吃特吃起来,忽然听见魏忠贤在外面剧烈咳嗽,然后还高声说着什么两位宰相大人……

“快快快,五弟,赶紧收拾,这两位宰相大人只怕是比老夫子还要厉害,咳咳,先咽下去,别噎着……”

说别噎着吧,柴宗让没噎着,柴宗训自己说话太急,结果给噎着了。

好不容易把干巴巴的点心吞咽了下去,点心盒子也藏好了,柴宗训和柴宗让两个规规矩矩的坐在各自的案几后面,柴宗训居然开始打嗝了。

而且还是那种止不住的,不说话都打嗝的那种。

这时,魏忠贤就陪着笑引着范质和王溥两位宰相走了进来,那范质的手中,拎着明晃晃黄橙橙的一把铜戒尺,把柴宗训吓的,嗝打的更加厉害了。

皇子见到宰相,只要不是师生身份,那也是要宰相先向皇子行礼。

“老臣范质,见过二位皇子。”

“老臣王溥,见过二位皇子。”

柴宗让不敢答话,母妃可没教他这些礼仪,不是李顺常不想教,而是她自己也不懂。

结果呢,柴宗让一紧张,居然站起来噗通跪在地上邦邦邦给两位宰相磕了三个响头,母妃说了,见到人多行礼总是没错的,看见岁数大的尤其还是留着长胡子的,那肯定是长辈,遇见长辈一定要磕头行礼的。

柴宗训在一旁打嗝不停,冲着范质和王溥拱着手却说不出话来,看见柴宗让居然给两位宰相跪地磕头,心说了,头午都挺顺的,咋一见到这两位宰相就搞成这样了呢?

范质、王溥,还有个叫做魏仁浦的,本皇子登基之后,你们可是三相辅政,本该是我大周的肱骨之臣。

可是呢,赵匡胤那狗贼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石守信偷偷打开了开封城大门迎接赵匡胤进入开封,你们这老几位,好像立马就对着赵匡胤俯首称臣了吧……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