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尽管心里对范质和王溥二人今天的表现十分失望,表面上柴宗训还得装出一副恭敬有礼的样子,毕竟这牵扯到皇子的德行,那是绝对不容有亏的。

柴宗让也不是个笨的,看见四哥一脸的泰然自若,再看到四哥看到两位宰相也没下跪,也知道是没事儿了。

他感激的看了柴宗训一眼,四哥也不是像母妃说的那样的高高在上,还送给我小点心吃呢。

“二位皇子,老臣和王大人是奉了皇上的口谕,自今日起,老臣与王大人每天会轮流来给二位皇子授课。”

对于什么四书五经之类的,柴宗训的心里是怀着及其崇敬心情来看待的,但是呢,要让他读这些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瑰宝,柴宗训觉得还不如弄个什么话本子来看看。

也不知道开封城有没有茶馆,这茶馆里有没有说书的……

“弟子见过两位老师。”

尽管心里老大不乐意,柴宗训是真的打心眼里看不上范质和王溥,但是皇命不敢违,柴宗训也只能拉着柴宗让老老实实的给两位宰相行礼。

由于刚才闹了个乌龙,这范质和王溥二人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居然在两个只有五六岁的小娃娃面前如此失态。

范质看了看王溥,他俩本来商量好了,今天一起过来跟二位皇子见一面,然后王溥回去,范质留在这里,现在,范质也不想在这里待着了。

“不知二位皇子现在正在学习哪一本经书?”

柴宗训两手一摊,最近天天抄写《道德经》,对《道德经》倒是很熟悉,虽然还不到倒背如流的程度,但也差不多。

柴宗让的回答倒是让两位宰相有些吃惊,这个只有五岁的孩子自称,已经把四书五经都通读一遍了。

这都是柴宗让的母妃李顺常的功劳,虽然这个女人好像也不怎么识字,但她早早就开始了对柴宗让的教育。

李顺常身份低微,但好歹也是个皇帝为数不多的几个妃子之一,宫里分配的月例也不多,这些都是相对另外几个身份高贵的妃子而言,比起其他人,她的日子还算不错的。

宫里最不缺的就是书,所以,李顺常早早的就请了宫里宫里识字的太监宫女,让他们帮忙每天念这些典籍给柴宗让听。

范质和王溥也看出来了,就目前的情况看,四皇子柴宗训很喜欢舞刀弄剑,而且由于他深得皇上的宠爱,目前还有一只侍卫司千人队叫做悍字军的归他统领。

而五皇子就没那么好命,但他的母妃李顺常却为他做了很多事情。

柴宗训现在对李顺常这个人也有些好奇,这个女人居然还知道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这个道理,你看看都快把我五弟给练成书呆子了。

五岁的孩子,小小年纪,本该是爱玩儿爱闹的年纪,却要天天在家里背书,何其不幸啊。

对于这种填鸭式的教育方式,柴宗训表示也很无奈,似乎,从咱们的老祖宗开始,就一直是这样做的。

反正没有别的,天天就是背书,他们难道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科学的东西吗?

唉,他们还真不知道。

要知道,2020那个年代,那可是科技称霸的时代。

而现在,儒家当道,所谓的读书人也只知道去钻研四书五经,不是说四书五经不好,但只读四书五经终归还是太过狭隘了。

我华夏名族一千多年来,不管是哪个朝代更迭,都少不了要请这些文人参与治理国家,而这些文人究竟都干了些什么对推动国家民族的发展有意义的事情呢?

以柴宗训知道的那些有限的历史知识来看,相对于文人参与治理国家的时间跨度和文官群体的人数总和,他们所做的那些有意义的事情……似乎真正拿得出手的,可以用少的可怜来形容了吧。

柴宗训看着范质和王溥两个对柴宗让一脸的赞赏,心说了,就是你们这些一直自诩文人风骨的读书人,干出的那些糊涂事儿,不是误家就是误国……

其实,柴宗训自己也知道,自己对文人的看法有些偏激,他这不是着急几个月后父皇驾崩,他登基之后,他该如何阻止赵匡胤夺他的皇位嘛。

现在说那些也没啥用,柴宗训还不认为自己有本事可以控制其他人的思想,自己一个六岁的小娃娃,一年之后七岁,就算当了皇上,可是上头坐着一个没啥见识的符金环,朝堂里立着三个糊涂蛋说是辅政,其实就是把控了整个朝堂。

历史上是没给这三个辅政宰相更多的时间表演,柴宗训登基半年之后,赵匡胤就造反了,要是有时间的话,这三位辅政的宰辅定然会上演一场又一场十分精彩的政斗大戏以传后世的。

柴宗训也十分清楚,即便是他能够想办法挖个坑坑一把这两位,就算能够成功的让他们失去宰相的位置,新上来的宰相就不会干那些糊涂事儿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柴荣不是个昏君吧,反而是个英明睿智雄才大略的君王,他能重用范质、王溥这些人,那就说明这两个家伙应该还是有些本事的。

至少在当下这个时代,文人协助君王治理国家的时代,能当上宰相的,论能力都不会太过饭桶。

既然是父皇给指定的,本皇子就姑且喊你们一声老师吧,这一声老师叫出,柴宗训也意识到,如果日后他想要收拾范质和王溥,那就得背上一个不尊师重道的骂名。

既然暂时甩不开你们两个,那……就只能尽力的拉拢了。

“两位老师,父皇刚才命李总管前来传旨,从明日开始,学生和五弟就要一起去接待辽国来的皇子和后族贵女,不知在授课方面,两位老师还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吗?”

范质和王溥自然是已经知道皇上的这道旨意,来的时候,两个人也已经商量过了。

“不知四皇子有什么想法呢?”

范质扯了一下王溥的衣袖,把问题又抛给了柴宗训。

柴宗训有些无语的看着范质,给人当老师,给朝廷当宰相,能当到你这个份儿上,本皇子也是服了你了。

“两位老师,学生觉得,在学生跟五弟负责接待辽国贵客的这段时间里,礼书堂的课就改为两天一课,每课一个时辰,时间就定在未时二刻,如何?”

范质和王溥同时点点头,柴宗训这个建议虽然有翘课的嫌疑,但他俩刚闹了个乌龙,这会儿还真挺不起腰杆板着脸对两位皇子提什么要求。

柴宗训看在眼里,对范质和王溥是越来越轻视,一点儿原则都没有的朝廷重臣……想来也是父皇看上的,就是这两个人比较听话吧。

送走了范质和王溥,柴宗训回身拉着柴宗让,开口说道:

“五弟,我们还要一起去找一下曹彬曹将军,四哥我要把明天接待贵宾的行程提前告诉他,也好让曹将军早作准备。”

耶律休哥,萧燕燕,就让本皇子来会会你们这两个辽国历史上鼎鼎大名的人物吧……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