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符金环果然是没有辜负柴荣对她的判断,就在魏忠贤离开后不久,一直处在愣怔状态的符金环终于反应过来了,她在后宫中的地位遭到挑衅了。

挑衅她在后宫地位的,居然是她认为最容易摆布的只有六岁的柴宗训,还有一个她亲自送给柴宗训的狗奴才魏忠贤。

于是,我们这位大周国新晋的皇后娘娘就愤而暴走了。

延福宫鸡飞狗跳了一阵子,符金环甚至还派出了手下的太监去同福宫想要索拿魏忠贤回来乱棍打死……

然而,派出去的太监一个个鼻青脸肿的回来了,给符金环带回来两个令她震惊万分的消息。

第一个消息,派去的太监还没等进入同福宫,就被魏忠贤一个一个的打翻在地,按在雪地上好一顿摩擦,当然,打人的命令是四皇子下的,魏忠贤只是个执行者。

第二个消息,这些太监们正在被魏忠贤按在地上摩擦的时候,宫里的大总管李同介到了,还带来了皇上的口谕。

皇上的口谕不是惩处魏忠贤,而是嘉奖魏忠贤的……

“只要你对朕对四皇子一直这般的忠心,朕必定不会让你的忠心错付就是了。”

皇上的这句话绝对不是只说给魏忠贤一个人听的,而是说给整个后宫里的人,甚至是整个朝堂的,乃至整个周国的人。

符金环听到这两个消息,当场瘫软在地,她知道,这一场母子之间的较量,这一场皇后和皇子之间的较量,她符金环,输的很彻底。

而且,想要和柴宗训恢复到之前的那种母慈子孝的状态,已经再无可能。

她好像也突然明白了,她跟柴宗训所谓的母慈子孝,是必须有前提的,母慈才是关键,母慈,子才会孝……

只可惜,她醒悟的有点晚。

魏忠贤被加封为同福宫总管,乍一听这个赏赐有点儿像个笑话,后宫的太监大总管只有一个,那就是跟在皇上身边的李同介。

同福宫总管,就是四皇子寝宫的总管,如果是这样的话,周国的后宫里岂不是要冒出很多个总管了。

关键不在同福宫,而在总管二字。

普通的小太监,别说皇后了,就是惹着秦贵妃和杜贵妃不高兴了,都有权利下令打杀,整个后宫,只有头顶着总管二字的太监,是连皇后都不能轻易处罚的,能处罚他们的,只有皇上。

皇上这是赤裸裸明晃晃的在给四皇子撑腰,啪啪啪的直接把符金环的脸都给打肿了。

“到底人家才是父子连心,到底我只不过是个身份高贵一点儿的乳娘罢了,说乳娘都还名不副实呢,我符金环一不能生育,二不能哺乳,能混到皇后的高位上,咋来了?谁给的?因为啥给的?我以前一直是想的很明白的,咋就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皇上对此事的处理已经充分表明了态度,虽然皇上并没有口谕过来斥责符金环,但符金环知道,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皇上是不会来她的延福宫了。

这一切都是自己痴心妄想、得寸进尺的后果,自己明明知道皇后之位是靠着四皇子柴宗训才得来的,却想要反过来拿皇后之位压制柴宗训,这不是痴心妄想是什么?

柴宗训在自己面前一直是乖巧的模样,但柴宗训在后宫里做的很多事情,包括他在冬猎时的种种表现,符金环不是不知道,而是根本没重视。

像柴宗训这般聪慧妖孽,是绝对不能把他当作是小孩子来看待的,符金环现在知道了,似乎也为时已晚了。

符金环就在自己的延福宫里呆坐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

柴宗训被魏忠贤叫醒,今天虽然不用去小校场训练,但也要早起,今天是柴宗训第一次代表周国正式接待外宾的日子。

让柴宗训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和柴宗让准备登上马车的时候,皇后符金环的轿子来了。

皇后的轿子停在了同福宫门口,符金环呢,既不出来,也不让人通传。

“这个女人,已经跟本皇子闹到这个地步了,还想在本皇子面前保留母仪天下的尊严,有点可笑吧。”

柴宗训心里暗暗想着,符金环一大早的赶来,无非是有两个目的,示威加示好。

皇后身份高贵,能屈尊来送你,已经算是示好了,你若是知趣儿,对哀家恭恭敬敬的行跪拜之礼,这众目睽睽之下,也算是让哀家挽回了一些面子。

以后,咱们母子还得相互扶持不是。

可惜的是,符金环这回真的是想多了。

自打昨晚上跟符金环翻脸了,柴宗训已经深刻的意识到,符金环这个女人,既没有高绝的智慧,又没有容人的气度,还总想在自己面前摆出长辈的姿态,和这种女人合作,绝对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你还是好好的待在后宫里母仪天下吧,你想利用本皇子,不好意思,本皇子其实本来也是想利用你的,只不过,现在本皇子放弃这个打算了。”

在柴宗训看来,符金环这些日子的种种表现,这个女人基本上可以划在猪队友的行列里了。

没那个耍心机的智慧,就不要有太多的痴心妄想,可惜的是,这世上真正有自知之明的人到底有几个呢?

“魏伴伴,启程吧,想必曹将军已经在等着我们了。”

柴宗训的目光只是在皇后的轿子上停留了片刻,就登上了马车。

“四皇子有令,出发。”

魏忠贤一声高喝,也看了一眼皇后的轿子,心里在叹息,皇后啊皇后,好好的一手牌被你自己打的稀烂,能怪谁呢?

这回柴宗训没骑马,接待外宾,以他和柴宗让皇子的身份,不便过多抛头露面,坐马车看上去还更加正式一些。

神驹黑炭总算是逃过了每天都要被绑着四条腿在雪地里受冻挨饿的凄惨境地,不过,柴宗训也说了,不用受冻了,这饿还是必须挨的,没有本皇子的允许,谁敢喂黑炭草料,本皇子就会罚他吃下去三十斤干草。

“四哥,刚才看到皇后娘娘的轿子了,我们不过去行礼,不会遭到父皇的惩罚吧。”

柴宗让昨晚回去之后,把礼书堂发生的事情和跟着四哥去小校场的事情,绘声绘色都跟母妃李顺常说了一遍。

“让儿,今日多亏你四哥了,要不然咱们母子难免会受到你父皇的责罚,你父皇开恩,让你能有机会跟在你四哥身边,你可千万要听你四哥的话,最近这后宫之中不太平,越是这个时候,咱们母子就越要小心啊。”

柴宗让差不多也是兴奋了一夜都没怎么睡,一大早就顶着熊猫眼跑到同福宫来找他四哥来了。

“五弟,四哥跟你打赌,皇后娘娘根本没在那个轿子里,因此,咱们兄弟两个,谁都不用过去跪拜……”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