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在几名随从的搀扶下勉强站了起来,耶律化哥颤颤巍巍的拿起了吕端写的洋洋洒洒的几千字的谈判条款,一边在房间里踱步,一边细细的看了起来。

周国果然是人杰地灵,这吕大人年纪轻轻,文笔却是好的很,开篇恢弘大气,把周国兵强马壮气吞山河之势描述的淋漓尽致,若是老夫是周国子民,看到这样的文章,也会为大周骄傲的。

可是呢,说了半天废话,谈判条款呢,你在老夫面前自夸周国如何强大,不就是为了谈判做铺垫嘛,说来说去的就是不提条件,这是……

哦,有了,终于到正题了:

“周辽两国和谈之先决条件,辽国先把燕云十六州归还我大周再说。”

这不还是废话吗,周辽两国为啥要打仗,不就是为了燕云十六州吗?

哦,我大辽把燕云十六州先还给你们,然后……然后还有谈判的必要吗?

难道你们周国还想要攻入我大辽上京和东京不成?

你们也太异想天开了吧?

当我大辽将士手中的刀都是切菜的吗?

耶律化哥颤抖着胡须,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番周国君臣的狂妄自大,可真是一群异想天开的疯子,不过呢,你们要是不狂妄自大不疯癫魔障的话,怎么能凸显出老夫的运筹帷幄呢。

“来人,纸笔伺候,给老夫磨墨。”

“太尉大人,这砚台都冻住了,墨根本化不开啊。”

“老夫不管那些,这是你们的事情,给你们一刻的时间,磨不出墨来,不用周人杀你们,老夫亲手宰了你们……”

耶律化哥这是急眼了,这种被大周官员用钝刀子割肉的感觉实在是太酸爽了。

耶律化哥的随从抓耳挠腮的在想办法,殊不知,他们的皇子耶律休哥和后族贵女萧绰现在比他们还要惨。

堂堂的礼仪之邦,堂堂的中原富庶之地,堂堂周国的四皇子、五皇子,居然自己坐在马车上,让大辽国的两位贵宾在雪地里步行。

从辽国驿馆开始,耶律休哥和萧绰就一左一右的跟在马车旁边,一直走到了开封城北门,足足走了将近十里地。

耶律休哥还好一点,毕竟是辽国宗族男孩,从小就开始训练武艺,而且,耶律休哥的岁数并不是国书上报的六岁,而是已经快十岁了。

所以,徒步行走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儿,就是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原本耶律休哥对质子的身份是有一定了解的,就是为了两国的和平邦交,弱小的一国将皇子当作抵押品抵押给强大的一国,表示臣服。

甚至耶律休哥都做好了受尽屈辱的心理准备了。

但是呢,昨晚,老太尉很有自信的跟他和燕燕说,明日周国的两位皇子会用接待贵宾的礼仪来接待你们,你们只需盛装出席即可,言语要得体,不卑不亢就好。

能受到尊重,谁愿意受辱呢,耶律休哥的心里又燃起了希望,周国定然是惧怕我大辽铁骑,所以才不敢轻慢了我等,毕竟我们可是代表大辽皇室前来和谈的。

然而,当周国的军卒举着屠刀冲进辽国驿馆,当驿馆里所有辽国人都匍匐在地连头都不敢抬的时候,无情的现实彻底击碎了耶律休哥的一切美好幻想,巨大的屈辱感让这位只有十岁的辽国少年无比的愤恨。

他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也跟着跪了,也像一条狗一样的匍匐在地,口中喊着下国小民参见上国大周四皇子、五皇子殿下……

此时的耶律休哥就像是个奴隶一般跟在周国皇子的马车旁,他的身边,还有一位威风凛凛的骑着高头大马手拿九环卷云刀的周国将军。

耶律休哥总觉得这位叫做曹彬的将军时不时的就用眼睛扫过他的脖子,手中卷云刀上的铁环哗楞楞直响。

这就是父辈们常说的杀气冲天吧,耶律休哥第一次感受到了。

耶律休哥八岁那年,父亲给了他一把刀,然后把他跟一头野狼单独关在一起,那个时候,耶律休哥都没有觉得像现在这样的恐惧。

相比较耶律休哥觉得无比屈辱,作为辽国后族贵女的萧绰就是觉得很委屈了。

就连柴宗训都觉得实在是太巧了,闻名于后世的辽国萧太后居然跟本皇子同岁,可惜的是,在原来的历史时空中,柴宗训只当了半年多的皇帝就被赵匡胤这狗贼给赶下了皇位。

等到柴宗训二十岁死亡的时候,同样是二十岁的萧绰萧燕燕在体弱多病的辽景宗的默许下,辽国的一切日常政务都由萧绰独立裁决。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此言不虚啊。

这一世,本皇子是绝对不会让历史重演的。

柴宗训伸手推开马车窗户的帘子,看着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还必须一瘸一拐跟着马车行走的萧燕燕,看样子是娇生惯养的从来没有自己走过这么长的路,脚已经磨得起泡了吧。

干嘛要这么对待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呢,柴宗训的心里也有一丝的不忍,要不就让她上车来,只折腾耶律休哥算了。

不行,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个女娃子长大以后可是不得了,辽国在她的摄政治理之下,日益强大,也正是在萧燕燕当权的时代,辽国在对战宋国时建立起了绝对的自信,宋人太怂,辽国必胜。

魏忠贤就跟在萧燕燕身旁,对于四皇子为何要如此的对待耶律休哥和萧燕燕,他不愿意猜测,主子做事自然有主子的道理,奴才绝对遵从主子的命令就是了。

所以,走在大街之上,遇到有风口风力比较猛的时候,魏忠贤是绝对不会用自己的身体来替萧燕燕挡风的,哪怕是萧燕燕可怜巴巴的想要躲在他的身后,魏忠贤都会很轻巧的躲开。

唉……瞧瞧这可怜劲儿的,小脸蛋都给北风吹皴()了,还挂着泪珠,这小女娃子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若是以后长歪了,主子您可是缺了……

身为一个奴才怎么能说主子缺了大德呢,嘿嘿,偷偷吐槽一下就好了,主子不是说了吗,本皇子允许你活动心眼儿,但绝对不会容忍你做出哪怕是一丁点儿背叛本皇子的事情。

马车上十分的宽敞,还安置了两个烧着木炭的火盆,在柴宗训坚持下没有关闭车门和窗户门,只用厚布帘子挡着,因为他害怕密闭的太严实了会一氧化碳中毒。

虽然有些漏风,但马车里至少不冷,柴宗训又走到另一侧的窗户边推开了布帘,盯着身材比自己高大了许多的耶律休哥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问道:

“辽国皇子耶律休哥是吧,你今年真的只有六岁吗?那你是几月生的?”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