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赵普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想提醒一下赵匡胤,将军,当初我答应做你的幕僚时,你可是信誓旦旦的说要同富贵的,现在你已经位列朝堂重臣,而我们呢?

赵普今年三十七岁,沈义伦今年五十岁,这二人是先后成为了赵匡胤的幕僚。

现在,赵匡胤已经是高官得做,赵普和沈义伦呢,从幕僚变成了高级幕僚,但也还是幕僚。

沈义伦还好一些,毕竟已经五十了,对入仕为官虽有渴望,但也知道自己现在身上的标签明明白白的就是赵匡胤的人,即便是了入了朝堂,皇帝柴荣也不见得会重用他。

赵普的想法就比较多,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当初之所以答应成为赵匡胤的幕僚,也是看中了赵匡胤的能力,现在看来反而是他入仕朝堂的最大阻力了。

赵匡胤长身而起向赵普和沈义伦行礼,这二人自然也不敢继续坐着,急忙起身也向赵匡胤躬身施礼,赵普却没有说话,他在等赵匡胤的后话。

沈义伦却开口了:

“将军,我沈义伦能追随您已经是很满足了,这入仕之事,可不敢再让将军费心,此事万望将军今后不必再提。”

赵匡胤看了看赵普,心说了,沈义伦都表态了,你也表个态吧,也好让本将军顺坡下驴。

可是呢,赵普只是躬身施礼,却就是不说话。

赵匡胤一看,则平先生这定然是对入仕很有想法啊,但是呢,送你们两个入仕了,谁来给本将军做幕僚呢。

没办法,赵普不给赵匡胤台阶,赵匡胤只好厚着脸皮顺着沈义伦的话往下说了:

“二位先生高义,我赵匡胤铭感五内,二位先生放心,赵某定然不会忘记二位的辅佐之义,他日赵某若能马上封王,皇上若是准许赵某开府立衙,这府中文官领袖者,必然是二位先生。”

赵普一听,好么,一竿子给我们两个支到你封王之后去了,封王才可以开府立衙,可是封王有那么容易吗?

看看现在的大周朝堂,除了皇上的老丈人符彦卿封王了,还有哪个外姓王?

但是,赵普也没办法,总不能硬逼着赵匡胤向朝廷举荐自己吧。

郁闷归郁闷,赵普还得装作诚惶诚恐的样子跟着沈义伦一起向着赵匡胤行大礼:

“属下多谢将军的信重,必定会唯将军马首是瞻,为了将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赵匡胤哈哈大笑,上前伸手把赵普和沈义伦扶将起来,说道:

“这就对了嘛,只要你二人尽心尽力的辅佐本将军,自然少不了二位的荣华富贵就是。”

这篇儿就算是翻过去了,赵普算是看清楚了,自己这辈子恐怕也只能给老赵家当高级幕僚了。

又商议了一番,赵普和沈义伦告退,退出来之后,在回廊里,赵普一把抓住了沈义伦:

“顺宜兄,下回你能不能别急着表态啊,至少也要先听听将军是如何说的好吧。”

沈义伦任由赵普抓着他的袍袖,一脸的云淡风轻,笑道:

“你呀,不是我说你,早在两年前,皇上下旨征召天下贤才良将之时,赵将军就有资格举荐你我,那个时候赵将军官职不高,不会引起皇上猜疑,举荐我们最为合适,那会儿他都没有做,现在赵将军已经位居朝堂重臣之列了,他还会举荐我们吗?举荐了我们,赵将军不会被皇上猜疑吗?皇上会重用我们吗?”

赵普一听,哑口无言,其实他又何尝不是早就看到了这一点,这不是对赵匡胤还有些心存幻想吗。

“则平啊,你我二人没有走正常途径入仕,而是选择了依附赵将军,从入府那天起,我们的身上就已经打上了赵家的烙印,这一点你也是清楚的吧,那还想那么多干什么,老夫劝你还是收了这些心思,省得徒增烦恼。”

说完,沈义伦一抖袍袖,走了。

赵普立在当场愣了半天,脸上阴晴不定,眼神中时不时的透出几丝寒光。

“身逢乱世,我赵普的志向就是能够出将入相名留青史,为什么要收了这些心思,沈义伦你到底还是老了,难道你还听不出来赵将军的话外之音吗?”

赵匡胤刚才说的,到底有没有话外之音,除了赵匡胤自己,恐怕没人知道,但赵普却断定是有的。

“赵将军的志向是马上封王,那么,封王之后呢?”

想到这里,赵普一转身,又回到了赵匡胤的书房门口,躬身施礼高声说道:

“属下赵普,求见赵将军。”

书房里传来了赵匡胤的声音:

“则平先生快请进,赵某也正在等着先生回来呢。”

赵普走入书房,向着赵匡胤问道:

“赵将军因何知道回来的会是赵某,而不是沈先生呢?”

赵匡胤哈哈大笑道:

“就凭你一直不肯把本将军称作明公,这个解释,则平先生可还满意。”

赵普继续问道:

“赵将军请恕属下狂悖,敢问大丈夫立世,何以为志?”

赵匡胤起身将书房之门关闭,又仔细检查了窗户是否关闭牢靠,这才低声对着赵普说道:

“大丈夫立世,当效仿大秦始皇帝,建不世之功勋,立万世之基业,则平先生以为然否?”

赵普闻听,立刻一揖到地,也是低声说道:

“赵普参见明公,愿为明公驱遣,万死不辞。”

赵匡胤背着双手,凝视着对自己躬身而拜的赵普,良久之后,才伸手扶了赵普起来。

二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

…………

赵匡胤和赵普的简短对话,除开他二人,再无第三人知道,要非说有一个知道的,那就只能是柴宗训了。

而此时的柴宗训,正在琢磨着怎么能让耶律休哥也叫他一声老大。

“休哥啊,外面很冷的,你看看你,眉毛上都挂霜了,别硬撑着了,叫本皇子一声老大,又不会少你一块肉,何必如此倔强呢?”

“…………”

“燕燕,你跟休哥两个从小青梅竹马,关系肯定好的很,你去劝劝他。”

“老大,燕燕才没有跟他青梅竹马呢,燕燕跟休哥不怎么熟的。”

萧燕燕没心没肺的吃着点心,心安理得把柴宗训叫做老大,虽然不太理解休哥为啥不肯低头,心里却是挺佩服的。

这才是我大辽国的好男儿,将来我萧燕燕要嫁就要嫁这样的男人。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