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启禀四殿下,那莽汉叫做牛高,他还有个妹子杏花与他相依为命,前几年因为家乡饥荒,逃难来到了开封,有富户崔据收留了他们兄妹,但条件是要娶杏花为妻。”

郭宗训歪着头往观外看了一眼,也不知道铁牛这憨货收拾牛高收拾的怎么样了,又听见刘伯温继续说道:

“这牛高一直不忿崔据仗势欺人,一直觉得自家的妹子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他自己在开封城街头做个混混,混出个人模狗样之后,就想着让妹子跟崔据合离,他好再给妹子寻个好人家,偏偏这崔据死活不肯合离,更有意思的是,牛高的妹子杏花也不愿意合离。”

郭宗训听明白了,人家夫妻一起生活已经有了感情,偏偏牛高一厢情愿的认为妹子受委屈了,一心想要拉着妹子脱离苦海,所以才搞出了拦路告状的事情。

“私宰耕牛可有此事?”

刘伯温听到主公这么问,就知道主公已经猜到了牛高拦路告状的原因,倒是省得自己多费口舌了。

“私宰耕牛肯定是没有的,那牛高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头病牛,去官府报备了之后才宰杀的,贫道看过官府的文书,不是造假,再说了,那崔据是个小商人,家里也没有耕牛可宰。”

郭宗训笑道:

“这么说,牛高这是栽赃陷害,道长为何又将他放了呢?”

刘伯温看了一眼一直跟在郭宗训身边的曹彬、魏忠贤和五皇子,魏忠贤是自己人,这曹彬和五皇子可就不好说了。

“禀四殿下,曹将军派人将牛高和崔据押来贫道这里,却不想牛高的妹子杏花也跟了来,一直向贫道哭诉,她与崔据十分恩爱,却又不忍看见哥哥因此而被收监,也是贫道心软了,就帮他们想了一个办法。

“贫道让崔据和杏花拿着宰牛的文书去了官府,就说是崔据偷偷买的病牛,托了舅哥牛高宰杀,这病牛是得了瘟的,牛高发现后觉得崔据这么做不对,气不过之下,这才拉着崔据拦路告状。”

“崔据和杏花去官府是自首认罚去了,按照我大周律法,最多就是罚金,那崔据也愿意负担,因此,贫道就……”

“贫道私自替四殿下做了决定,还请四殿下降罪。”

听完刘伯温的讲述,郭宗训没有立刻回话,而是看向了曹彬。

“曹将军,刘道长这么做,于我大周律法而言,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曹彬心说了,四殿下你问我,我该怎么回答呢?

按正理,那肯定是不妥的,但傻子都看出来这个牛鼻子跟四殿下你关系不一般了,我曹彬要想跟着四殿下混,索性也就同流合污一下好了。

“四殿下,刘道长的做法并无不妥,此事得到了妥善解决,而且末将看那牛高也是有些武艺的,身体又很强壮,若是收入悍字军中,也是不错的。”

曹彬这是同流合污的很彻底,索性连刘伯温后面想说的话都替他说了。

牛鼻子你把这莽汉留下,不就是想把他推荐给四殿下吗,这莽汉看着五大三粗,却能耍心眼玩儿什么诬告,必然不会是蠢货,相反的,还是个有些头脑的。

郭宗训点点头,对曹彬的答话非常满意。

“刘道长不必请罪,些许小事还要劳烦道长亲自出手,是本皇子该感谢道长才是。”

刘伯温自然是听出了主公的画外之音,那意思就是我知道你刘伯温是个有大才的,现在却只能让你窝在这道观中当猛兽饲养员已经是屈才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也要麻烦你处理,实在是大材小用啊。

“四殿下客气了,贫道能为四殿下分忧,哪怕是丁点儿小事儿,贫道都会竭尽全力处置妥当的。”

曹彬把刘伯温的话听在耳中,似有感悟,看向刘伯温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样了,四殿下身边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啊。

前有能生擒猛虎的岳飞岳鹏举,后有能驱虎驯狼的刘基刘伯温,而且,四殿下身边的魏公公一看也不是个善茬。

“魏伴伴,你去把铁牛喊回来,既然是刘道长向本皇子推举的,那牛高可别给打坏了,你去接手,我大周侍卫司历来只有百战老兵才有资格加入,牛高就不必了,先留在道长这里吧。”

魏忠贤又岂能不明白主子的意思,那牛高在开封街头是个混混,他妹夫又是个小商人,主子这肯定是有啥想法了。

“奴才遵命。”

刘伯温也稽首道:

“四殿下此番安排,甚善。”

正在说话间,观外传来一声虎吼和悍字军军卒的叫喊之声。

“四殿下,想必是那头被铁花赶走的猛虎回来了,贫道这就过去,莫要让军中勇士误伤了它。”

郭宗训点点头说道:

“一起去吧,这头猛虎还是岳将军亲自擒下的,也是时候给它取个名字了。”

众人移步观外,曹彬到底是见过风浪上过战场的,此时再看见这些已经见怪不怪了。

倒是郭宗让还是很害怕,一直拉着郭宗训的衣袖。

“五弟,这头老虎四哥就送给你了,名义上归你,还放在刘道长这里,可好。”

耶律休哥和萧燕燕看着老大出来了,刚凑上来,就听见老大送给五皇子一头老虎,心里那个羡慕啊,老大啥时候也送给我一头猛虎玩玩啊。

出了观门,就看见一头斑斓猛虎被悍字军军卒团团围住,刘伯温已经走过去大声呵斥了几句,猛虎这才低下头来。

“四殿下,这孽畜是来送礼的,一整只的黄羊,想必是来讨好娇娇的吧。”

郭宗训硬拉着郭宗让走到近前一看,可不是吗,猛虎的身前摆放着一只被咬死的黄羊。

“哈哈,这礼物本皇子替娇娇收下了,五弟,小休休,燕燕,今晚咱们吃全羊宴。”

郭宗训走到猛虎跟前,再次施展了他伏虎的手段,很快就让这头老虎乖乖的匍匐在地,乖的跟小猫咪一样。

这回不光是曹彬、耶律休哥和萧燕燕看到了,在场的所有悍字军军卒也都看到了,不远处正在被魏忠贤修理的牛高也看到了。

“魏公公,俺服了,俺小牛牛服了还不行吗,以后小牛牛一定听话就是了。”

郭宗训把郭宗让拉到身前,抓着他的手按在了虎头之上。

“五弟,现在就由你来给这孽畜起个名字吧。”

郭宗让虽然战战兢兢,但毕竟是小孩子天性,看到这老虎的确很乖巧,也就没有那么恐惧了。

“宗让多谢四哥了,四哥的那头公虎叫做铁花,这头就叫做铁树,四哥觉得可好?”

“五弟,你现在才是这头猛虎的主人,给猛虎起名字,你自己拿主意。”

“好,从今天开始,你就叫做铁树了,你……就先待在道观里跟着刘道长吧。”

牛高被魏忠贤拖着也来到了近前,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突然就冒出来一句话:

“俺滴个乖乖哦,当今的皇上得有多厉害,四殿下、五殿下能伏虎,那皇上岂不是可以降龙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