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快到傍晚的时候,赵匡胤被皇帝郭荣召进了宫里,等到赵匡胤到了御书房见驾,才知道,皇上只召见了他一个人。

“微臣叩见皇上。”

“元朗免礼平身,这么晚了还把你叫来,不会怪朕这么来回的折腾你吧。”

今天一天,早朝一次,午膳之后一次,加上这次,赵匡胤已经进了三趟皇宫了。

最近这段时间,周国的几位重臣即便是回家了也不敢脱官服,指不定什么时候皇上口谕就来了,召某爱卿御书房、养心殿、西暖阁……等地见驾。

反正只要你自认为是周国的重臣,就要随时做好入宫和在入宫的路上的准备。

“皇上您这么说可是折煞微臣了,微臣能有今日全赖皇上天恩,微臣就是万死都不足以报答皇上。”

赵匡胤躬着身子在向郭荣表忠心,却并没有看见郭荣的脸色已经变了。

“元朗的意思,是你对朕只有感恩之情,只是想报答朕,而不是真心实意的忠于朕吗?”

赵匡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跪倒在地山呼万岁:

“微臣万死,皇上息怒,皇上,微臣嘴笨,不太会表达,微臣对皇上的赤胆忠心可昭日月啊,皇上……”

赵匡胤此时就举得冷汗直冒,后背发凉,后脖颈子上的汗毛都炸起来了。

也是他这两日想了太多的秦皇汉武唐太宗了,试问哪个好男儿不想坐上至尊之位,不想被后世称为千古一帝呢?

越是想秦始皇,就觉得当今的皇帝郭荣每每御驾亲征实在是太过小家子气,干嘛非要把兵权牢牢的把控在自己手里呢?

越是想汉武帝,就觉得当今的皇上对我赵匡胤还不是足够的信任,没有千古一帝的气魄,汉武帝就敢把兵权交给卫青、霍去病,这才成就了两位千古名将……

越是想唐太宗,就觉得当今的皇上搞什么灭佛运动实在是大大的不妥,唐太宗还认了个御弟玄奘并派他去西天取经呢,佛门、道门包括儒家,那可都是治国的根本啊。

郭荣一双眼紧盯着跪倒在地的赵匡胤,脸上阴晴不定,原本他单独召见赵匡胤是想委以重任的,可是现在……

“行了,有朕在的一天,谅你们也不敢有什么不臣之心,元朗你下去吧。”

“微臣告退。”

刚被召进来说了没两句就被皇上给赶出来了,而且赵匡胤觉得,这是皇上准备疏远自己甚至把自己逐出大周权力核心的一个征兆。

不行,得赶紧回府,找则平和顺宜二位先生商议一下。

赵匡胤仓皇离去,郭荣的脸色很久都没有缓过来,不是他想多心,而是赵匡胤刚才的君臣对答实在是让人不得不多心。

“元朗这是把朕当成了他的那些结义兄弟了吧,以兄弟之心待朕,朕该说好还是不好呢?”

赵匡胤可以说是郭荣登基之后,大力提拔的年轻将领中的佼佼者,甚至因为郭荣对赵匡胤的重视,让跟在赵匡胤身边的那些结义兄弟也纷纷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拔。

结果却换来了一个万死不能报答,这个回答也太江湖了吧。

郭荣在御书房里来回的踱步,隐隐的觉得胸口有些发闷,伸手捋了两下并不见好,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热水依然不见好。

“李同介,训儿和让儿回宫了吗,训儿回宫之后,让他带着郭太医到养心殿见驾,朕有些乏了,今晚就在养心殿歇息。”

这人的心情一不好,也就没了批阅奏章的心思,甚至连宠幸后宫妃子的心思都没有了。

可见在郭荣的心里,对赵匡胤是寄予了何等的厚望。

如果让郭宗训知道了这件事情,一定会大喊一声父皇英明啊,五代十国这个时代,凡是手里有兵权的就没有不想自己当皇帝的啊。

赵匡胤惴惴不安的回到了府里,立刻派人请来了赵普和沈义伦,赵普一个劲的给赵匡胤使眼色,意思是去密室谈,都被赵匡胤给无视了。

“二位先生,这几年多亏了二位先生对赵某的帮衬,如今赵某因行为言语不检点,在皇上面前失了分寸,只怕是不日就会有罪责加身,赵某死不足惜,只是连累了二位先生,赵某实在是不忍心。”

“如今皇上正是广纳贤才之时,赵某不想拖累二位,稍后二位去账房取些银两,这就自奔前程去吧,想来皇上宽厚仁德,必然会不拘一格的重用二位的。”

赵匡胤说到一半的时候,赵普和沈义伦就明白赵匡胤的意思了,他这些话其实就是说给府里某些人听的。

“将军,你只替我等考虑,难道将军你自己……”

赵普和沈义伦两个对视了一眼,赵普率先开口配合赵匡胤搭台子唱戏了。

“住嘴,则平先生,赵某敬重你学识不凡,敬重你有经天纬地之才,但并不代表你就可以在这里大放厥词,别说现在皇上还没有降罪于我,就算是已经斧钺加身,赵某也只会叩谢天恩安然就戮。”

赵普闻听,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称该死,一旁的沈义伦捋了捋胡须,也加入了表演。

“将军,依沈某来看,将军今天御前失言,不见得是坏事,将军您想,你这几年晋升的速度是不是过快了,当今皇上雄才大略胸怀宽广,会因为将军一个小小的错处而如此龙颜不悦吗?”

沈义伦说到此处,停住了话头,不说了,下面就看赵将军你自己表演了。

赵匡胤低头沉思了片刻,突然抬头击掌道:

“哎呀,多亏了顺宜先生提醒,否则赵某不但要御前失言,就连事后都要失策,越错越误,最后反而会落到不可挽回的地步,顺宜先生请受赵某一拜。”

沈义伦连称不敢,赵普也抬头道:

“将军,顺宜兄可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皇上此举,定然大有深意,我等万万不可胡乱揣测,只管做好自己的本分才是,普愿追随将军左右,一同向当今皇上效忠,向我大周国柴氏皇族效忠。”

赵匡胤哈哈大笑,伸手把赵普扶了起来,说道:

“则平先生想必是惊吓到了,怎么也跟赵某一样失言了,当今我大周皇族可是姓郭啊。”

赵普连忙伸手扶额做羞愧状:

“哎呀,口误,口误,属下实在是惭愧啊。”

等到这场戏演完了,用罢晚膳,赵匡胤又把赵普和沈义伦叫到了院中积雪的凉亭里,确认四下无人了,沈义伦率先开口笑道:

“今日倒是委屈了则平贤弟,为了主公,如此的自黑,我沈义伦自愧不如啊。”

赵匡胤也笑道:

“则平先生最后那句效忠柴氏皇族简直就是神来之笔,赵某佩服啊。”

三人相视而笑,赵匡胤背负双手立于凉亭之中,抬头看着天空。

有那么一颗星星突然放出了耀眼的光芒,一下子刺进了赵匡胤的心底……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