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南丁格很快就被带到了御书房,这个大头兵这几天一直处于战战兢兢的状态,因为太笨,已经被郭万彻训斥了无数次。

“小人参见皇上。”

南丁格用颤抖的声音跪在地上向皇帝郭荣叩头行礼,这还是来前大太监李同介特意叮嘱的。

“平身吧,朕听说你是我大周第一名医护兵,所以就想见见你,你不用紧张,起来一切听从郭太医安排。”

“小人谢皇上。”

南丁格起身恭恭敬敬的站在了郭万彻身后。

“皇上,既然是体检,那就恕老臣斗胆了,老臣请皇上移驾偏殿有卧榻之处。”

郭荣点点头,起身向着养心殿正殿左侧的房间里走去,一边说道:

“郭太医,你也不用紧张,该怎么体检就怎么体检,朕不会怪罪,还会全力配合你。”

郭宗训心里高兴,越想魏忠贤这厮越不错,没有他在延福宫对符皇后说的那番话,军中体检之事也不会引起父皇的重视。

原本还想怎么找机会跟父皇说,现在父皇主动接受体检,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郭宗训心里暗暗祈祷着,有些紧张和担心。

紧张的是能不能查出郭荣的身体有何隐疾。

担心的是一旦查出来了,郭太医和太医署的人能不能有办法给郭荣医治。

那个什么天干地支系统也不知怎么的,郭宗训觉得最近包括自己在内,岳飞、魏忠贤和刘伯温都有不俗的表现,为啥系统就不给可以再次召唤的提示了呢?

岳飞自从进入了殿前司之后,掌管一万悍字军,殿前司都点检张永德对赵匡胤、石守信等人的一直是压制的态度,对岳飞反而是十分的器重。

张永德的做法,郭宗训多多少少能猜到一些,首先岳飞虽然是皇帝郭荣亲自点中进入殿前司军中,但岳飞年纪尚轻,而且职位也不高,短时间内无法对张永德构成威胁。

不但构不成威胁,反而张永德可以想办法把岳飞培养成自己人。

由于张永德善待并器重岳飞的这一做法,甚至还得到了皇帝郭荣的赞许。

因此,岳飞在殿前司军中很快的就树立起了威望,有了不俗的表现。

而魏忠贤就不必说了,最近替郭宗训办了许多的事情,就拿他在延福宫冒死向符皇后进言,郭宗训就认为应该是大功一件。

至于假牛鼻子刘伯温,驯服虎狼不算奇人奇功吗?

可是呢,系统却始终寂寂无闻,难道什么限时残破……这系统是到期了,还是出故障了,只给本皇子出三个人就趴窝了?

郭万彻给郭荣体检,南丁格在一旁打下手,郭荣甚至连李同介都不用。

“李同介,你就不用跟着伺候了,站在一边看着就是了,难道你也想去当医护兵吗?”

“老奴还要留在皇上身边伺候皇上呢,去当医护兵老奴是万万不肯的,老奴只不过是跟着学习一下,以后替皇上揉肩捶腿之时,更好的伺候皇上。”

“好了,朕知道你这老才是个忠心的,且站在一旁看着就是了。”

“老奴遵旨。”

“南丁格,朕看你右臂的红十字袖标很有意思,听说凡是医护兵都会用自己的鲜血来制作一枚袖标,以示庄重,可有此事?”

南丁格又想往地上跪,这是大太监李同介刚才叮嘱他的,皇上问话,你一定要跪着回话。

其实李同介没错,像南丁格这样的大头兵回答皇帝的问话,的确是要行跪礼的。

李同介赶紧拉住了南丁格,笑着说道:

“皇上,是刚才老奴多嘴了,叮嘱他见到皇上要谨守礼法,这南医护还真是记在心里了。”

郭万彻正在给郭荣号脉,这是中医查病的基本步骤,因此一直不言不语十分专注。

“李同介你做的对,但这样岂不是太过繁琐,朕特许他可以站立回话就是了。”

李同介伸手捅了捅南丁格,又笑道:

“南医护,还不谢恩,这回跪一次,今天皇上再问你话,你就不必跪着了。”

南丁格跪下叩头谢恩,这才站起来,看了一眼老太医,见老太医不理他,又看了一眼郭宗训。

“南丁格,你只管大胆的说,本皇子可不想看到由本皇子任命的第一位医护兵是这个熊样子,难道你以前在军中跟军头上司回话也是如此吗?那可还真是够没胆的……”

郭荣也笑了起来,结果郭万彻开口了:

“皇上,还请平稳呼吸,正常说话没问题,但……”

郭荣伸手点了点郭宗训,那意思是都是你顽皮,故意逗父皇笑,你看,老太医都不乐意了。

“都尽量保持肃静吧,朕只是正常问话,李同介,有什事情你提醒着点儿就是了。”

“老奴遵旨。”

李同介看到南丁格傻呆呆的站在郭万彻身后,又伸手捅了他一下,轻声说道:

“南医护,皇上刚才问你红十字袖标的来由呢,你现在可以回话了。”

南丁格这才小心翼翼的把郭宗训是如何善待他们这些被诊断出有重大隐疾的老兵,如何创立了医护兵制度,包括红十字袖标的来历,老太医郭万彻这几日是如何手把手的教他们对伤患进行简单救治的方法,很详细的都说了一遍。

甚至,就连那段著名的南丁格尔誓言,他都背诵了一遍。

“甚好,训儿此举,于我大周将士有大裨益,甚善,郭太医、南丁格,你们也很好,朕心甚慰。”

李同介在一旁眨巴着眼睛,刚才皇上在养心殿休息之时,他已经特意跑去找了范质、王溥,和魏仁浦,把皇帝打算立太子的事情跟他们说了,这三位郭荣倚重的高级文官立刻就答应了,而且还都显得很是兴奋。

这样难怪,一国之本,在宗庙社稷,一个国家有皇上,有皇后,该有太子的时候有太子,这才算是可以稳定民心的嘛。

郭宗训要是知道这三位朝廷地位最高的文官有如此稳定民心的论调,虽不至于破口大骂,至少也会认为这些个老古板太过狭隘了。

真正能稳定民心的什么?

你们这些人自诩能治国安邦的大佬们,只怕是就算心里明白,但真正能身体力行的又有几个呢?

恐怕这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那位说出了千古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了吧。

想到了范仲淹,郭宗训又想到了那个天干地支系统,岳飞岳王爷都能召唤出来,只要是这个时代之后的,那范仲淹呢?

还有,范仲淹到底是在宋朝哪一代皇帝手下当过宰相?好像是宋仁宗吧。

郭宗训反正也帮不上忙,站在一旁胡思乱想,郭万彻那边号脉已经完成,下面就是要请皇上宽衣了。

“都别拘束,还要朕再说一遍吗,一个个的都喜欢说什么皇上恕罪,你们真要有罪,朕岂能饶过你们。”

“老臣遵旨,皇上,老臣现在和南丁格为您宽衣,请皇上将龙体俯卧在龙榻之上,”

等到皇帝郭荣宽衣赤着上身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