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郭宗训之所以想要弄高度酒,跟大多数穿越者的心思一样,是为了尽快的赚钱。

毫无疑问的,通过简单的蒸馏来提纯酒精度,是任何一个穿越者最想也是最先要做的事情。

有人会问了,你都是大周皇子了,马上就要成为大周太子,很快的就会成为大周天子,你还搞这么东西干什么?

赚钱还需要理由吗,有人会嫌自己钱多吗?

当然了,郭宗训着急把高度白酒弄出来,也跟大多数的穿越者一样,还有一个目的。

那就是消毒,郭荣出征在即,如果能够随军带去高度白酒用于治伤消毒,必将会对减少战损保持大周将士的战斗力起到很大的作用。

“看来最近本皇子适合买彩票啊。”

郭宗训随口念叨了一句,运气也太好了,还想着崔据要是做别的,他还得想办法逼着崔据改行,现在不用了。

更加方便的是,崔家本来就是卖酒的,这制作高度酒的原料已经有了。

至于用粮食酿酒,郭宗训没想过插一脚进去。

这年头,粮食本来就不够,用已经酿好的酒水来提纯还行,高度白酒的定位就是高端市场,中低层客户,暂时不考虑。

“四皇子,买彩票是什么,哪里有卖,俺铁牛愿意跑腿。”

“彩票嘛,是本皇子想出来的一种全民娱乐游戏,迟早是会推出的,到时候,必定会风靡我大周哦。”

郭宗训也就这么一说,想要发行彩票,最关键的是防伪和公正性的把控,以周国现在的条件,很难能够做到。

田大喜从后门进入了崔家酒坊,不大会儿的功夫,崔据就被带了出来。

崔据是个年近四十的中年汉子,长相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有点丑,皮肤也黑黑的,在这个时代,差不多快步入老年了。

牛高好像也就二十多岁,他妹子肯定更年轻。

郭宗训现在知道,为什么牛高一直不忿崔据非要娶了杏花才答应收留他们了,这简直就是趁人之危嘛。

不过呢,这世上哪里会有白来的施舍,人家崔据做的也没错,正好看中了你家妹子,你们正好也饥寒交迫,那就……

那就来一笔交易吧,我娶你妹子,你们获得我的扶持。

郭宗训相信,没有崔据的扶持,牛高也不可能那么快的在开封街头混出名堂来。

崔据也是吓的够呛,昨天已经被大舅哥按在地上拖去拦路告状,据说拦的还是四皇子、五皇子的车驾。

幸亏自己的夫人杏花苦苦哀求,三清观的道长怜悯之下,帮他们想了办法,大舅哥牛高没事儿,他们夫妻去官府自首缴纳罚金了事。

今天,当崔据听到田大喜说四皇子在酒坊后门要见他,当时就快吓晕过去了。

“崔掌柜,别磨蹭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现在你就是想安排后事也来不及了,不想家人被连累的,就麻溜的跟我走。”

田大喜这是故意吓唬崔据,目的其实是吓唬酒坊中的伙计。

四皇子暗中叮嘱他了,不管崔家是干什么的,只留崔据和杏花夫妇,其余的人全都要赶走。

郭宗训打算让五十名悍字军老兵先退下来,专门帮助崔据夫妇经营酒坊。

而这五十名悍字军军卒,就是郭宗训在开封城所布明棋的第一步。

崔家的店铺也要改名字,叫做百战英雄堂。

这也是郭宗训为军中退役将士谋的第一份福利,只有百战老兵才有资格享受这个福利

这其中,领头的人,就是田大喜。

为什么郭宗训不让那些体检出重病的老兵来享受这个福利呢,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重病老兵在军中亡故,可以领到优厚的抚恤,前提是不被上司盘剥。

另一方面,百战英雄堂的老兵,他们所承担的任务可不止是酿酒,还会有很多……

崔据战战兢兢的跟在田大喜身后走了出来,张铁牛就带着人冲了进去,将酒坊中的客人赶走,将伙计全部看押起来。

崔家酒坊正门关闭,挂出了歇业三天的牌子。

“崔掌柜,本皇子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郭宗训,是大周国皇帝的第四个儿子,现在,本皇子要征用你的酒坊,酒坊的掌柜还是你,但酒坊的牌匾却要换掉。”

这简直就是一副土匪恶霸欺压良善的嘴脸,偏偏崔据愣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小民一切听从四皇子发落,只求四皇子饶过小民的妻子,她已经有身孕了……”

崔据跪在地上磕头不止,郭宗训哈哈一笑,命张铁牛去把崔据搀扶起来,说道:

“崔掌柜不用太过担心,昨天本皇子听说你能不计前嫌的替你舅哥隐瞒,还愿意出钱交付罚金,这说明你是个宽厚诚信之人,本皇子看重的就是你这一点。”

“只要你对本皇子有足够的忠心,今日看似是你受到了本皇子的胁迫,将来你就会发现,本皇子送你崔家的是一场泼天的富贵。”

高度白酒,郭宗训打算尽可能的保密,时间越长越好,在还没有弄出其他商道之前,每一个穿越者的生财之道都必须牢牢的把握在自己手里。

其他穿越者,身份不够,想要发财就必须抱大腿,本皇子自己就是一条大粗腿,谁敢来抢本皇子的生意。

曹彬在一旁看的是胆战心惊,四皇子这么明目张胆的征收百姓的店铺,会不会有些过分啊?

唉……过分就过分吧,四皇子不是说了嘛,送崔家的是一场泼天的富贵,要是可以的话,我曹家也想被四皇子欺负一下呢。

“曹将军,你带人直接接收这里,命人去打造新的牌匾,这里的伙计全部遣散,遣散费让崔掌柜出,本皇子现在没钱。”

郭宗训说的是理直气壮,甚至还有些洋洋得意,中大奖的不是本皇子,是崔据夫妇和牛高啊。

“末将领命。”

曹彬想说他们曹家也有一些商铺的,四皇子您早说啊,就是全交出来我都乐意啊。

这就是皇子做生意的威力,你都不用怀疑会不会赚钱,能有让你跟着一起混的机会,你就烧高香去吧。

崔据真的是很配合,给伙计们的遣散费给的也足,还连声道歉,对不住老伙计们了,我这里已经兑给别人了,事发突然,你们多拿些遣散费,各自发财去吧。

郭宗训一直在后门,坐在马车里没进去,还是张铁牛时不时的跑进去看看,又跑出来报告的。

“铁牛,你要是不想给本皇子牵马坠蹬赶车扛活了,你就说一声,本皇子换人就是了,看你急的抓耳挠腮的,又不是进去抢劫,你那么起劲干什么?”

“嘿嘿,我这不是害怕他们做的不好,替四殿下您去监督一下嘛。”

听说了崔据遣散伙计时说的话,郭宗训越发坚定了自己这回没选错人,这样的商人不用自己帮衬,早晚也是可以发大财的。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