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冲出龙卷风阵的时候三人齐齐松了口气,这一场捉妖反而差点要了三人的命,而且导致三人都吐了血,包括岳老这个打更人里数得着的高手。

身后的巨蟒已经看不到,但远处让天地变色的龙卷风合在一起形成的巨龙卷风还是带来一阵冲力,差点让小刘再一次把不住方向盘。

“岳老,怎么办?”宋无双满脸忧虑,自从发现青袖这个大妖后,她以前轻松的工作就变得无比艰难了。

“先回局里再说吧,看老爷子怎么安排。”岳老叹息一声,面对千年大妖,老爷子能有什么办法,还不得拿人命去填,“另外小刘通知下当地部门,封锁消息,景区也整修吧,等我们后续派人来排查后再开放。”

“那这蛇妖会不会继续害人?”

“应该不会,这次她现了真身,又动用金丹,也是动了元气的,必定要修养数年,应该不会再大张旗鼓的为非作歹了。”岳老说道,“回头制定个计划准备怎么收付这种大妖吧,不过多事之秋是来了。”

三人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多事之秋,一妖搅动风云,新的打更人组织成立来,最大的考验来了——

-----分割线-----

且不提宋无双等三人通知了当地部门后,飞机回京安排后续计划。陆晓砚和原汧吃完羊排没两天,老兰又联系了陆晓砚,让他们马上去耀华公馆的楼盘现场,而且挺急。陆晓砚回了下说马上去找原汧,确认好后再说。

当时原汧的老神在在果然是算准了一切,老兰刚才电话里的意思是事情大发了,而且钟大师也出事了,人还在医院躺着呢。陆晓砚不知道周星周总现在急不急,反正原汧不急。

“还得两天,这两天我身体不舒服。”电话那头,原汧慵懒的声音虽然很好听,但陆晓砚却没心情欣赏美女半撒娇的说话方式。

“你大姨妈还没结束吗?这都几天了——”陆晓砚直男属性发作,说话不过脑子。

果然,这句话说完后,手机里就只剩下“嘟嘟”的忙音了,没办法,只能再给老兰转述一遍,说这几天不行,不过老兰身边应该有人,没说两句,电话就到了另一个人手里:“陆大师,陆先生,帮帮忙啊,这次真的比较急,您在哪说个位置,我先去找您!”

周星迫不及待的要见到陆晓砚,在他的认知里,这两个当时没怎么看上眼的小屁孩现在是唯一的救星了。

半小时候,梨园一处商场的咖啡馆里,周星那原本一丝不乱的发型已起了边角,爱马仕的领带也有些歪歪斜斜,不懂得拒绝别人的陆晓砚穿了件灰绿色的格子衬衫用习惯喝着一杯拿铁。

周星无奈的看了眼陆晓砚,明显对没见到原汧有点失望,给陆晓砚解释了下为什么现在这么急——原来钟大师是他们董事长托人找来的高人,算是对方卖了个人情,这好不容易请来的大师,搁任何人想都比两个看上去的大学生靠谱,而他这个项目总监从市场上请来的所谓“大师”就显得没那么重要,所谓“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周星本想随后请老兰吃个饭,然后让他带自己给两人赔个不是也就算了,毕竟钟大师出马,还能有什么搞不定的事?

可是,还就是钟大师出事了,而且出事后在医院里简短醒来几分钟,点名让他们去找原小姐。当时他们董事长还有点发懵,原小姐是谁?原姓虽不多见,但毕竟华夏这么大,几百万人总有吧,这个自己也不认识他们圈里的其他人啊。就在他们董事长为难的时候,周星露了下脸,说原小姐是他原本请来的大师,只是有钟大师在,就让他们看了看,没等他们提解决方案就送走了。于是,就出现了现在一幕——

陆晓砚问,钟大师出了什么事,怎么还能住进医院了?

别提了,周星喝了口咖啡,不过没用吸管,这个时候也没心情吐槽陆晓砚一身吊丝装,话说那钟大师也像模像样,在小区里起了法案,周星陪着董事长在一旁帮忙和打下手,法案用黄布铺上,放上一个古色古香的香炉,烧上三炷香,看上去有点请大神的样子,不过几人也不懂看钟大师在哪表演,后来钟大师又拿着一把木剑,在哪跳跳唱唱,这也没什么,反正还算正常,周星都怀疑是不是江湖骗子在招摇撞骗。

那后来呢,如果是骗子应该没什么事,糊弄一顿,拿钱走人不就行了。陆晓砚不解。

谁说不是呢,周星拍了下大腿,也不顾自己一身阿玛尼的西服,不匹配自己拍大腿的范,且说那钟大师跳跳打打又唱又骂的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估计大师自己也累了,周星还以为看一长现场版的港台鬼片结束了呢,大师又郑重其事的从怀里拿出一张符,让自己的小徒弟一个年轻人去贴在电梯里面,说是要保证4时不动,然后邪魔自动退散。不过坏就坏在这张符上,那小徒弟二十多岁的年纪,拿着胶水去贴符,也顾不得现代的电梯里贴一张黄符诡不诡异了,反正这个小区这几天肯定要封闭的。奇怪的是那符却怎么也贴不上去,抹上的胶水就跟水一样,符根本沾不住,本来董事长还以为是胶水的问题,把周星下边的行政人员骂了一顿,大师却看出不妙——

胶水不行后,换了浆糊,浆糊是什么呢?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浆糊怎么做,其实很简单,就是面粉加水,然后烧开,很稀的面粉在水里就成了浆糊,这是古时候一直传下来的贴东西代替胶水的东西,大师现场让徒弟买了面粉制作了浆糊,在外面实验了一下贴a4纸,没一会就固定住了,撕都撕不下来,不过去电梯里贴的时候依旧贴不上!

大师这时候急了,自己亲自上场,让人把电梯电源停了,然后开着两扇电梯门,就在门口鼓捣起来,把法案上的香炉也拿来摆上,插上香,这时候诡异的事情再次发生,在楼外面的香很正常,在电梯前点的香却齐齐折断。据周星回忆说,当时大师很纠结,一方面估计是知道自己摆不平,一方面是刚才造了那么大的势,把一帮人指挥的团团转,很有风范,这自己打脸说撤有点说不过去,这时候董事长也看出不对来,当场又许诺给的报酬翻倍,让大师一定帮忙解决,钟大师这才咬牙继续折腾下去,把自己折腾到医院里去了。

具体怎么折腾的周星也不知道,原因是当时大师听了董事长的话后,很是纠结了一会,答应下来后,大师就把所有人都赶出了楼里,到小区里等着,众人也不知道大师在里面干了什么,只是最后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几人跑进楼里的时候,大师已昏迷不醒,而电梯门也早已关上,从一楼掉到负一楼去了,按说没了电源,被固定的电梯,还是新装的不可能会出这种故障,但工程师检查完后,啥毛病也没有。

当然,众人也没心情管电梯了,匆忙叫了120,把大师送医院后,几人就发了愁,后不容易今天上午大师醒来,董事长一早过去看望时,这才有了要请原汧帮忙的事。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