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次日清晨,刘烨和欧阳谷两人跟着史密斯来到了教堂北侧的一间小屋,屋内摆着一排等身镜,一共八面,门口的小桌后坐着一个神父模样的白胡子老头,他穿着红色的长袍,戴着很厚的单片眼镜,正端详着一截断掉的魔杖。

“哦哦,是去意大利的吧?左起第二面镜子,去吧。”老头只看了他们一眼,就又低头去摆弄那根魔杖了,“史密斯,看好他们,不要乱碰。”

“是。”史密斯恭敬地低头致意,然后领着两人走进了小屋。

“这是千里镜,当然,是我们那儿的叫法。”见刘烨有些犹疑,欧阳谷主动解释道,“两面相接,穿过去就能到另一面千里镜的所在地了。”

话音未落,史密斯已经走了进去,镜面泛起一圈圈涟漪,黑色长袍的衣角微微扭曲了一下,彻底没入了镜中。

“走吧。”欧阳谷笑了一笑,也走入了镜中。

刘烨眯了眯眼,正准备跟上去,可身后却传来了那个老头的声音:“年轻人,等一等。”

“嗯?”刘烨一回头,发现那个老人朝他招了招手。

“你来看看这根魔杖。”

刘烨走到老人身边,低头看了看他手中那根只剩下一小节的魔杖,魔杖是普通的褐色,断口处黑黑的,有明显的火烧痕迹。

“喜欢吗?”

刘烨冷不防被他问了这么一句,一时间不知道该回答是还是不是,但他清晰地感受到枯木杖传来渴望的呼唤。

“送你了。”老头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他腰间,“去吧,别让你的朋友等太久。”

刘烨有些忐忑地从他手里接过那半根魔杖,向他鞠了一躬,小跑着跳入了千里镜。

“怎么这么慢?”史密斯皱着眉盯着千里镜说。

“新人嘛,体谅他一下。”欧阳谷咧嘴一笑。

两人现在站的地方和伦敦那边很像,也是一间摆满了镜子的小屋。

镜子泛起涟漪,刘烨的身影从镜面中穿出,他有点晕,刚刚的过程有点像突然沉入了海底一般,有一瞬间透不过气的感觉。

“三位客人。”房门口一位穿着女仆服的侍女微微欠身站着,一口伦敦音,“老爷已经恭候多时了,请随我来。”

三人跟着侍女穿过了一条长廊,长廊中铺着酒红色的绒地毯,窗外可以看到广阔的绿草地,草地中央有雕刻精美的喷泉池。

向下走了两层,他们来到了一间很大的房间,两侧是嵌入式的书架,密密匝匝地摆着很多书,正中的长桌上放着两个花篮,正对着门口的沙发上坐着一位衣着华贵的中年男性,他眼窝深陷,眉毛浓密,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见到他们到来,那人站起身微微致礼表示欢迎。

“埃蒙德族长,繁文缛节就不必了。”史密斯用意大利语说着,“祭坛的情况如何了?”

“先生不用着急,时候尚早,午餐后我会亲自带你们前去。”埃蒙德微微一笑,“听闻协会已经寻回了失窃的天堂之花,想必沃森理事长大人一定很高兴吧。”

“理事长的心情不是我能揣度的。”史密斯打量了一下四周,“埃蒙德族长,请问威廉先生在哪里?”

“威廉先生已经前往祭坛了,他拒绝了我指派的护卫,选择了独行,现在还没有回来。”

“独行?倒是符合他的性子。”史密斯眯了眯眼,“埃蒙德族长,我要去找他,劳烦您招待一下这两位来自东方的魔法师,他们的习俗跟我们有很大差异,希望您多多包涵。”

“无妨,请。”

史密斯化作一团黑雾散去。

刘烨不懂意大利语,全程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看到史密斯消失,他眨了眨眼,扭头看向欧阳谷,他仍是自信地咧嘴笑着。

“喂,他们说什么?”刘烨轻声问道。

“不知道,我也没听懂。”欧阳谷笑着摇了摇头,“放松,保持微笑。”

“两位。”埃蒙德族长微笑着说起了英语,“史密斯先生决定先去祭坛看一看,我会安排人在院子中备好茶点,你们可以在那里等他。”

“多谢。”两人向他一拱手,用英语回答道。

“好,安妮,带他们去院子吧。”埃蒙德族长对着门口那名女仆吩咐了一句,接着他拿起了桌上的书。

“两位客人,请跟我来。”安妮浅浅一笑,伸手向门口一摇。

坐在花园中的太阳椅上,刘烨身后就是哗啦啦的喷泉,面前的桌上摆着很多英式的点心,还有一壶伯爵红茶,但他没有什么胃口,只托着脑袋望着天空出神。

欧阳谷倒是毫无负担,拿了一块司康饼耐心地涂抹着苹果酱。

“你怎么回事,感觉从昨晚开始就闷闷不乐的。”欧阳谷抿了一口红茶,“是觉得太累了?没事,这次的事件和我们关系不大,划划水就行了。”

“你说,为什么沃森会要我们来?”刘烨叹了一口气说,“我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能有什么问题,无非是亚洲那边怕他们泼脏水,所以才让我们来做个见证。”欧阳谷给他也斟了一杯茶,“我们两个只要在尤里乌斯这儿体会一下贵族的生活就可以了,别的用不着我们操心。”

“希望如此。”话是这么说,可刘烨心里的始终悬着一块石头。

“你就放心吧。对了,等此间事了,回到世纪晨曦之后,你可得好好修行修行咯。”欧阳谷贱贱一笑,“听大姐头说,诗岚最近可是每日每夜的训练,实力突飞猛进,已经可以和傅里叶过招了。”

“她不会累坏吧……”刘烨凝视着喷泉的水花轻声说道,他不清楚傅里叶的实力,但他可以想象到诗岚的努力。

“不会,大姐头自有分寸。”欧阳谷丢给他一个三明治,“来,吃点东西,我们早餐都没吃啊。”

“你就是刘烨?”突然,一个带着稚气的童声在两人耳畔响起,他说的竟然是中文,虽然听着很别扭。

“你是?”刘烨眉头一挑,三明治还没塞进嘴里就又放下了。一个穿着银灰色长袍的小男孩正用一种充满斗志的眼神看着他,“小朋友,你找我有事吗?”

“我要挑张你!”小男孩一抬手,一根银色的魔杖浮现。

“挑张我?你是想说挑战吧?”刘烨挠了挠头,他不擅长应对小孩子,尤其是这种十岁左右的男孩,“我们素不相识,你为什么要挑战我?”

“据说你是这个时代最有天赋的魔法师之翼,我不服气。”小男孩气鼓鼓地说,“快,那出你的魔章。”

“魔法师之翼?”刘烨感觉很头疼,他求助地看了一眼欧阳谷,然而欧阳谷悄悄地把椅子挪远了,端着茶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唉,好吧,你想怎么挑战。”刘烨长叹一声,右手一摊,想要召出枯木杖,可却没有反应,他连忙低头看了腰间,发现锦袋里的枯木杖闪着红光,而那半根烧焦的魔杖不见了。

“魔杖都不用,你藐视我?”小男孩气得脸都红了,说起了意大利语,他高高举起银色的魔杖,念道,“飞沙走石。”

“不不不……”刘烨连连摆手,虽然他听不懂小男孩在说什么,但用脚趾想都知道对方肯定误会了。

欧阳谷饶有兴致地抿了一口红茶,静静地看着刘烨的身影被飞卷的沙土吞没。

很快,翠绿的光芒涌出,驱散了砂石,露出灰头土脸的刘烨。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小男孩竟然会直接在院子里动手,一上来就吃了个暗亏。

“哼,就这点水平吗?”小男孩鄙夷地一笑,“雷霆爆破。”

十道金色的闪电从四面八方向刘烨汇聚过来,他眼睑一垂,这个小男孩不仅没有礼貌,还用了这样颇具杀伤性的术式,实在是欠缺管教。

刘烨的目光蓦地变得冰冷,银色的火焰附着上了他的身体,金色的光点在他手中凝结成一把长剑。

在冰原上生死厮杀了上千次的杀气刹那间释放,小男孩不禁打了个寒颤。

原本悠闲地看着的欧阳谷突然瞳孔一缩,一口茶喷了出来,惊讶地看着刘烨身上的摇曳的银色货样。

一道寒光闪过,小男孩什么都没有看清,刘烨的长剑就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冰凉的刺痛感传来。

“我,我输了。”小男孩语气低落地说。

“哼。”刘烨冷哼一声,长剑散去,小男孩的脖子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你叫什么名字。”

“凯撒。”小男孩勾着手指说,“我会再来的!”

“凯撒?”刘烨摸了摸脸颊,准备吓唬一下这个熊孩子,“还要挑战我?你不怕死吗?”

“不怕!”小男孩的眼里又充满了斗志,一扫刚刚的低落,“我是继承凯撒之名的人,绝对不会害怕死亡!”

“哦?这么说,你就是这一代的凯撒?”欧阳谷走过来,搭在了刘烨肩上,“你修行魔法几年了?”

“一年零七个月!”

“的确是天赋异禀。”欧阳谷笑了笑,凑到那孩子跟前,指了指刘烨说,“不过要挑战这位叔叔呢,还是差了一点,过几年再来吧。”

“叔叔?”刘烨不满地咳嗽了两声,他明明才二十多。

小男孩点了点头,听话地跑开了。

“阿烨。”欧阳谷转身注视着刘烨的眼睛,咬了咬嘴唇,双手插在兜里,无奈地说道,“你是不是该跟我讲讲,刚刚那是怎么回事啊?”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