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玉钏儿不说了,可彩云却添了一桩烦恼。

她想到了贾环。

当年就是因为觉得贾环有担当、会护着她们,她和彩霞两个才选择了贾环,而不是贾家的凤凰蛋贾宝玉。也是因为跟贾环好、知道贾环的心结,为了讨贾环的欢心,彩云和彩霞两个才借着王夫人大丫头的便利,偷拿王夫人的东西给贾环赵姨娘。

为的就是一个:贾宝玉有的东西,贾环也能拥有,哪怕只是几个物件。

她们也的确过了比较快活又称心如意的几年,但是纸包不住火,玫瑰露事件爆发,贾环直接疑心上了她们两人,认定了她们跟贾宝玉好,贾宝玉这才兜下了贼赃。

当时赵姨娘急得跳脚,一面安慰彩云彩霞两个,一面死命地劝儿子,只是贾环认定了就不改口。彩云和彩霞两个伤心于贾环的固执,可如今回头去想,这何尝不是跟贾环的心结有关?可若不是平日里那些丫头婆子天天在背后嚼舌头,拿嫡庶、宠爱说话,贾环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偏激成那样。

推己及人,彩云也担心杨琛会疑了林黛玉,毕竟林黛玉跟贾宝玉两人之间可不是空穴来风,王夫人虽然极其厌恶,可是贾母却是一心想要两个玉人配成双。

因为存了心事,彩云比往日里更加注意。

虽然不曾听到相关言论,但是她看那些婆子私下的眼神、小动作,心中不免烦恼,就怕有些话已经传开,只是不当着她们这些人说罢了。

彩云更添忧虑。

这日,她又带着人去前头的小厨房拿林黛玉的点心攒盒,远远地看见几个穿着杂绸的男人从前门进来,她大吃一惊,慌忙闪躲的同时也在纳闷。

无他,虽然来到杨家的时日尚短,但是彩云已经牢牢地记住了杨家的规矩。杨家跟贾家不同,在贾家,王夫人会拿自己的旧衣服赏赐家里的丫头仆妇,以致于贾家的丫头仆妇都插金戴银遍体绫罗,赖嬷嬷赵嬷嬷等人在自己家也是老封君,在贾家也很有体面,就连贾宝玉这样的小辈也必须礼让。

在这方面杨家截然相反,杨家的规矩就是丫头仆妇不能穿绸缎,只能穿布料。主子们的衣服就是箱子里塞不下去了,可以拆了、改了,或者卖去成衣铺子也可以,哪怕是压在箱子里烂,也不能用来赏赐下人。

杨家这是怕坏了规矩。

规矩坏了,就会带坏家风。

因此,一见这几个男人,彩云这心里就七上八下的。她拉住一个仆妇,道:“这位姐姐,方才过去的那几位爷们是谁?可是族里的爷们。”

那中年仆妇笑道:“姑娘放心,族里的老少爷们我都认得,那几位并不是,那是方家银楼和范家银楼的掌柜。”

“银楼掌柜?”

“是。”

彩云懵了。

因为她知道,杨琛没有义务见什么银楼掌柜,更何况给林黛玉下聘、置办嫁妆的时候,杨家已经出了不少金银首饰,在杨琛跟林黛玉新婚的当儿,杨琛更加没有必要再给林黛玉添首饰。

可是好端端的,杨琛见银楼掌柜做什么?就是要借着首饰维护林黛玉,也大可以用她们姑娘正经婆婆的旧首饰给林黛玉,然后林黛玉戴着在阖家女眷前溜达几圈就完了。

就如同贾母日常做的那样,日常用度上盯着王夫人,不肯让林黛玉受了委屈,平时还额外给林黛玉零花钱,自己吃饭的时候时不时地拿出一两个新鲜菜肴给林黛玉送去。彩云以为这样做就足够了。

彩云纳闷不已。

不想,当天稍晚一些时候,雪雁带来一个消息:

“姑娘!今儿个方家银楼和范家银楼的掌柜给了姑爷一笔润笔呢。”

林黛玉奇道:“这是何故?”

“现在前面都传遍了,说是姑爷为姑娘特别定制了几样首饰,弄出了一个什么镶嵌法儿,说是能让首饰上的宝石更加光彩夺目。因此两家银楼的掌柜特别给了润笔。姑爷回了太太,方才收下。”

紫鹃奇道:“姑爷给姑娘定制了首饰?”

“没错,还是姑爷亲自画的样子,姑爷还特意向银楼掌柜请教工艺呢。”

彩云恍然大悟:“怪不得,今儿个姑爷把银楼掌柜请到家里来。”

玉钏儿道:“下午的时候你跟我说的?”

“可不是!”彩云笑着又道:“要我说,两家老掌柜也太客气了,为何不直接打了折扣。巴巴地给了润笔,怎么都觉得怪怪的。”

说得一旁的紫鸢也笑了:“两家老掌柜这样做事才周全。姑爷到底新婚,又年轻,不好太过铺张奢靡。一笔一笔地算清了,比什么折扣都妥当。”

外头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杨家、盯着杨侍郎。方范两家一家二百两一共四百两银子,放在外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京里的高官显贵多,未必看得上这样一笔进项,可对于下面的苦哈哈地熬日子的京官们来说却是一注横财!更别说杨家的几位公子,本来就独杨琛一个有钱,不说清楚白白地招来嫉恨,岂不冤枉。

紫鹃却更好奇杨琛会送林黛玉怎样的首饰。

一面在心里猜测,一面又不免拿杨琛跟贾宝玉比较。

在她看来,杨琛跟贾宝玉一样,都是会在女孩子身上下功夫的,不同的是,这些年贾宝玉在园子里代每一个姑娘、丫头们都好,好到了那些人当着他的面说林黛玉的不好,他也不曾说对方几句重话。总之,贾宝玉待林黛玉是真心,却不是一个能护着林黛玉的。

至于她们这位姑爷,规矩倒是比贾宝玉重了许多,也不曾听说他有跟身边的丫头们调笑,林黛玉的日常饮食,他也十分关心,若是再加上这首饰……

紫鹃不得不承认,杨琛亲自给林黛玉设计首饰,光这份心,就能堵上许多人的嘴。

事实上,不止是她,就连杨琛的弟兄姐妹们也很好奇。更有丫头仆妇在下面揣测着,哪怕其中的一个项圈,也必定是镶珠嵌宝,少说也值三四百两银子,不然,不符合杨琛的财力。甚至还有人暗地里拿花生米瓜子松仁等零嘴开了赌局。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