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开着面包车的楚霸天一路行驶到郊外,一男一女背着俩个麻袋便是上了车。

“楚老大,得手了么?我和莲姐一人整了一个。”男子的长相极为普通,是那种扎进人群中再也找不到的类型。此时男子正一脸奉迎的问着开着车的楚霸王。

“哈哈哈,楚爷我扎手了,好像是龙虎山的小辈,哈哈哈,挺有意思。思量市不能呆着了,给车换个外形吧,二狗子!”

“。。。。。。”

“老婆,后面那个车是什么车啊?”

“嗯?我瞅瞅啊!BYD啊怎么了!”

“咦!我怎么一直觉得是一个面包车来的?见鬼了真是!”

再看另一旁的画面,整个商场也是被警察封锁以来。张象山一脸疲惫的瘫倒在地,身上的熊仔人形玩偶服饰早已破烂不堪。张靖文一脸心疼给着张象山擦拭着脸上的污点。

“狗崽子,好好的一个圈里人做什么不好,竟然当人贩子,糙!”张景根从楚霸王逃走之后便是一直在破口大骂,也是在怪罪自己没能够没能在第一时间在场。

圈里人一直有着一个各个位置的排名,楚霸王,一代体修大佬。不知门派,一直稳占榜单第一。然而在十年前突然宣告死亡,让圈里人无不唏嘘。谁又想到一代体修大佬假死也就罢了,还去做了让人最为恶寒的人贩子生意。

张象山十分确定那就是如假包换的楚霸王,因为就算是张象山自己在整个体修圈里也是前排的存在。也是联系警务人员开始查放监控录像,然而警务人员却是告知监控录像没能找到面包车的痕迹。

同时在另一处商场也是出现了人贩子拐卖孩童的事件,被拐走的是俩个孩童,对比这场暴力的场面而言,那边的拐卖要极为和谐。据被拐卖儿童的家长描述,当时的意识好像失去了一般,等醒来便是发现家里的小孩不见了。

张香山也是马上质疑起这也是一个圈里人的手段,果不其然,查询监控人员便是发现,面包车去往的大概位置正是另一处拐卖事件的地点的周围。

孙宰和张千宛也是听到这方面的危险赶回,瞅着此时的王端阳和崔珏正在一口一口极为放松的喝着饮料,彷佛并不知情一般。如果不是看见了张象山身上的残破熊仔人形服饰,孙宰和张千宛可能真的会认为这里并没有发生过什么。

张象乙没有返回龙虎山,而是直接回到警局。其他人便是返程,对于这件事情,张象根一度耿耿于怀,在路上不停的吼叫。

张靖文在路上一直的注视着王端阳和崔珏,眼神格外坚定。同时讨伐画皮群聊传来了郭育友的消息,在离思量市不远的花熟市出现过画皮术的痕迹。

想着这一幕幕的事件,孙宰更是极为头疼。崔珏彷佛也是想到了,极为罕见的露出的一脸沉思的表情。

这次事件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警方也是在快速的封锁消息防止社会动荡。圈里人却都是格外明白这是一场怎么样的暴乱。一时间楚霸王成为了圈里人的公敌,无数门派开始声明讨伐楚霸王。

对于这场不算战斗的战斗,王端阳还是有着一丝感悟的,一入豪门深似海,修行圈也是如此,一脚踏进去,一脚便是陷入里面,好像一个黑洞一样,周身的异常全部在向自己聚集。

毫无疑问圈里是危险的,这让王端阳想到了村里面的乡亲们一直阻拦着自己和孙宰的事情,会不会村里的乡亲们都是明白,才会如此。

不去多想,王端阳细细回味着自己的不足。首先是体修的强大实力,完全是一力破十会。在孙宰知晓着王端阳踢了楚霸王俩脚后,更是大呼我的天啊。对自己和张千宛的约会更是极为的自责,当然事实上孙宰在场也是没有什么用处。

然后便是恐惧的心理,虽然在最后的一次自己迈出了那道坎,但是王端阳也是极为害怕再有这么一次情况发生。这一点其实也不怪王端阳,毕竟王端阳也是一个才八岁的孩子,一个孩子又能有着多大的勇气。而且还是面对曾经的体修第一人楚霸王的存在。

最后也是知晓尽管自己的天赋再好也需要用努力才衬托,天赋就像是一个花骨朵,绽放的多么美丽完全取决于花本身的生长。也是做好努力修行的决心,暗暗的为自己定下计划,如果下次再见到楚霸王一定要多踢上几脚。

暖玉的金光神咒可以说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说没有这俩枚暖玉。可以说这次王端阳已经被楚霸王抓走了。然而玉牌也不是想要便能要的,更何况是龙虎山高功蕴养的玉牌。但是王端阳一直相信,自己能制作出更为结实,更为耐久的金光神咒玉牌。

回到龙虎山,王端阳便是开始了仅在龙虎山最后时刻的生活,张景林听到楚霸王现世的消息,没有惊讶,没有愤怒,只是微微了叹了一口气,下达着龙虎山门人更为严峻的修行计划,便是不在言语。

一切都好像暴风雨前的宁静,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只能更加努力,才不会让未来将自己埋没。

回家的日子,也是到来。还是同样的四人与着龙虎山众人告别,再次坐上了能够保证睡眠质量的火车。

在火车的闲杂无事,却是让孙宰可有肆无忌惮的研究起五雷咒,和雕刻艺术来。

在龙虎山王端阳可谓是讨要了大量的半成品玉牌,就是为了应对制作符箓上的雕刻。

而对于五雷符的制作王端阳也是有着自己的想法。首先先不知要注入多少的气感,再来就是五雷符的极其繁杂,都让王端阳不准备直接研究。

王端阳的想法是逐一击破,能否先是制作一道雷符。将这个想法说给孙宰,孙宰也是极为的赞同,从简单到困难,这无疑是一个好的办法。

天雷——主正天序运四时,发生万物,保制劫运,馘天魔,荡瘟疫,擒天妖一切难治之祟,济生救产,疗大疾苦;

地雷——主生成万物,滋养五谷,扫灭虫蝗,斩落山精石怪,清扫山岚瘴虐,拔度死魂,节制地抵,祈求晴雨;

水雷——亦称“龙雷”。主役雷致雨、拯济旱灾,断除蛟龙、毒蛇、恶蜃、精怪,兴风起云,水府事理;

神雷——主杀伐,不正祀典神祗,兴妖作过及山魁五通,佛寺、塔殿、屋室、观宇山川精灵;

社雷——亦称“妖雷,阴雷”。主杀古器精灵,伏原故气,伐坛破庙,不用奏陈,可便宜行持。

早已查阅了五雷的资料,好似天生的缘分一般,王端阳决定先以制作一张阴雷符为目标。

在草稿纸上不断的勾画着符箓,等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般,驱使着丹田中气感凝聚到手中刻刀上,蜀山御剑诀便是用处。

随心所欲,驱使着手中刻刀格外顺畅,符头是破庙雷公符令,符胆依旧请的是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开着意境之眼的王端阳感觉气感行走的格外顺畅无比。收刀,功成。

掐着指决,默念请神咒和收笔咒,在王端阳的心神合一的意境之眼之下,能够感觉到一股奇异的能量覆盖着玉牌,玉牌也彷佛是有了心脏一般,充满了灵性。

能够感觉到玉牌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细细看去,整个符纹也是充斥的一股黑色的至刚能量。

王端阳当然对这个能量格外的熟悉。这个就是莽天雷身上的气息。蕴含着诡异气息的阴雷。只不过和莽天雷身上的阴雷气息相比,玉牌上的气息属实是小巫见大巫,不能言语。

好瓜癞瓜都是瓜,对于自己这道雷符也算是成功了,而王端阳自己也相信经过自己不断的蕴养,阴雷符会不断的强大。

阴雷符的刻画成功,孙宰并不知晓,如果孙宰知晓王端阳将阴雷符刻画出来,一定会懵逼,合不拢嘴的那种懵逼。被冠以符咒天才的孙宰在第一次攥写一张有着气感的符咒大概花了一周的事件,不停的演练,练废上百章黄符才是画出一张有用的符箓,而再看王端阳,直接上手玉牌,刻画的还是没有头绪的阴雷符,属实是不能用天才称呼王端阳,妖孽二字才是最为适合。

“乘客们请注意,列车即将进入隧道,请旅客坐稳扶好?”

隧道?王端阳完全没记得来的时候有着什么隧道,也是如此,在列车上的时间都是在睡梦中度过,哪会记得有什么隧道的存在。

然而在列车进入到隧道的一霎那,开着意境之眼的王端阳清晰的感受到隧道内能量与隧道外的能量的不同。

王端阳此刻也是惊得从床上坐起,再看在隔壁床铺的崔珏也是坐起,脸上露出着一脸疑惑的表情。

“头儿啊!五分钟这么慢么?怎么这么久还没穿过这个隧道,我记得以前没这么慢啊,这都五分钟了”列车员一脸凝重的问着驾驶位的列车司机。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