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天光尚未大亮, 青山关战场上连猫头鹰都正精神,爪子勾住树枝,猫头鹰颈部的毛忽然蓬松炸开, 战场上刀兵猛然相接, 杀气一触即发。

砰!

猫头鹰展翅飞走,东西南北中五面战场上, 修真界众人披荆执锐,刀剑上闪着寒光,全力叩击孤苍渺方的防线,镇守防线的魔一出来查探,便被一支淬着灵力的穿云箭射中, 那魔一惊,反手拉过旁边站岗的魔人给自己挡箭,同时身上升起护体灵力,噗嗤一声, 那箭居然穿过魔人的身体, 再击碎他的护体灵力, 往他心口上一插——

此魔直挺挺地倒下去,这里是东部战场,忘炎魔君拿着弓箭, 看向前方防线。他随手把玩一下弓箭,招了招手, 东部战场刹那间风起云涌, 鬼哭之声遍地, 怨鬼痛哭索命之声不绝于耳,恶鬼们如图清风,扑向前方防线。

这场景太可怕, 天地间鬼魅横行,哪怕是之前被打过招呼的修真界弟子,看见从自己身上穿过的鬼魅时也不由脸色发白,更遑论孤苍渺方的魔和魔人。

孤苍渺方乱做一团,东部战场的魔不由去寻孤苍渺。

孤苍渺正坐在营帐之内,他自然听到了鬼哭之声,如今按着眉心。温如风十里一旁道:“他们主动进攻我们?”

“是,天不亮就来了。”

“派出一些魔人,尽力拖住他们,哪怕是这些魔人全军覆没也不要紧。”温如风道,“慢慢打拖延战。”

温如风和孤苍渺如何不知道战局拖得越久对他们越有利,只是现在几个魔君倒戈去了修真界那边,他们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游刃有余地拖着修真界,这次可能要出点血。

那魔将道:“不行,我们拖不住,对面这次派出了许多弟子,生生有要决一死战的气势,我们再用那点兵力拖下去,防线会彻底失守。”

“哦。”孤苍渺道,“他们发现了我们的企图。”

温如风皱眉:“大人,现在我们应当如何办?”

他们要硬碰硬,还有魔君辅助,不是块好啃的骨头。孤苍渺懒懒朝后一靠:“既然被发现了,我们这一次进攻修真界的计划大约就失败了。”

这么容易认输?温如风一惊。

“他们要打,那我们就陪他们打。”孤苍渺身子猛然坐直,“云棠在哪一个战场?”

一个擅战的剑修魔君,肯定会单领一个战场,否则就是极大的浪费。

“北部战场。”底下的魔道。

孤苍渺目光中闪动寒冰:“把魔人全部派出去,三层魔人分往其他战场,七层魔人前往东部战场,令恶佛前往东部战场。我们杀不了那些魔君,败北是时间问题,我们只用杀了云棠,便不虚此行。”

孤苍渺几乎瞬间做下这个决定,温如风道:“可是其余三层魔人分往其余战场,根本抵挡不了他们,防线定破。”

孤苍渺看他一眼:“我们撤回魔域不就好了?”他淡淡道,“我们损失了什么吗?魔人?不过是操控修真界的人变幻而成,魔君?蓝衣稚子乃至恶佛他们,谁不是因为黑岩矿的控制才对本尊毕恭毕敬,他们必有反骨,早晚会发难,这样的恶犬……”

孤苍渺冷冷一笑:“正好留在后面,看他们临死前能爆发出什么奇招替我们挡住其余魔君。届时其余魔君被挡在魔域外,再不得回去,魔域任我们发展,黑岩矿任我们采,同时,此次杀了对我们威胁最大的十狱君,岂不美事。”

温如风心中一惊,只道:“大人英明。”

孤苍渺叹息道:“传令下去,该战的战,该撤离的悄悄撤离。”

他的部署完成,与此同时,北部战场,云棠率领着修真界弟子叩击防线,她身后的弟子只是来虚张声势,做出全力攻打孤苍渺的模样,令孤苍渺不得不全力迎战。

事实上,等到孤苍渺军队齐出之后,这些弟子会立马退开,把战场空出来。

北部战场处出来乌泱泱的魔人和魔,摩肩接踵,几乎连接成了黑云。云棠伸长了颈子:“这么多?”

她问身后的修真界弟子:“你们之前每次和孤苍渺的手下打,也有这么多人?”

那弟子回答:“没有,连这三分之一都没有。”

“哦。”云棠了悟,孤苍渺这个畜生,一直以来他想杀她的心就跟狗见了屎一样热切到戒不掉。

等她见到孤苍渺如果能把他的头打掉她真是枉为人。

云棠不再说话,二话不说拔出十狱剑,先开启杀伤力最小的黑风地狱,她不确定这是否是孤苍渺派到北部战场的所有兵力,没有贸然发动万魔之窟。

否则别的魔一见是送死谁敢来?总要先给人希望,再慢慢摧毁这种希望。

黑风地狱绽开,云棠剑过之处,魔人轰然倒地,为做戏全面,修真界弟子也尽全力砍杀魔人与魔。

忽然,云棠听到梵音之声,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这些钟声带着一股幽远之感,如能安抚灵魂,渐渐越走越近。

云棠周围修真界弟子似乎受此梵音感召,纷纷有放下屠刀之念,云棠见势不好,提起灵力轻喝一声:“闭耳窍!退下去”

她这声带着浓郁的杀意,如果说佛音带着最安抚人的善,云棠的声音就仿佛来自地狱深处的恶,让那些弟子一下反应过来。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到底记得之前被吩咐的到中途退出战场,慢慢退下去。

密密麻麻的魔人被分出一条道,里面走来一个身着袈裟,头有戒疤的和尚,他长得一脸修罗之相,脖子上戴着串小小的骷髅珠子。

这是恶佛魔君?云棠还从没见过这位恶佛魔君,不过,曾经云棠倒是听过他的名字,她那时还想过,她要是孤苍渺,哪怕是给恶佛魔君当儿子,也一定要请恶佛魔君来杀了她,以绝后患。

谁都以为十位魔君中唯一有可能杀死云棠的是超然的青夜魔君或者能窃取能力的花娘魔君,但只有云棠才知道,其实是恶佛魔君。

恶佛魔君双手合十:“十狱君,难得一见。”

云棠道:“对本君来说是难得一见,对你和孤苍渺来说,想见本君大概已经很久了。”她道,“本君这口天鹅肉,你们恐怕都想烂了。”

恶佛魔君:……

他似乎是叹息道:“小僧其实向来佩服十狱君,也神往已久,大道千万,你我之道何其相似,若小僧有福同十狱君花间畅饮,则朝闻道夕死可矣,奈何……”

恶佛魔君并未说假话,同云棠得知恶佛魔君的那一刻,就隐隐猜出恶佛魔君的道统一样,恶佛魔君听闻云棠时,也对她的剑意有了些微猜测。

云棠不理会恶佛魔君,只拿出十狱剑。

恶佛魔君见无法小叙,也摇头轻叹:“向里向外,逢着便杀,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始得解脱!阿弥陀佛!”

他双手合十,陡然发难,脖子上的骷髅佛珠一下四散开,封住云棠逃跑的方位。

别人都只怕云棠擅战,生怕她离得近了,这恶佛魔君起手居然是怕云棠跑了。

云棠感觉自己身为剑修的灵魂都被侮辱了。

她冷嗤一声,十狱剑上的血色陡然发亮,朝恶佛魔君攻去——虽然她因为种种原因,逃跑速度非常快,但现在她不只不跑,还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云棠一出剑便毫不留手,刚才恶佛魔君那句话,几乎佐证云棠之前的猜测:恶佛魔君也许是十位魔君中唯一不受十狱剑意威胁的魔君。

他的道统就是“逢佛杀佛,逢祖杀祖”,一切孽全不是孽,凡是挡了他心中之道,就被视为要杀的魔障,同时这人又修佛道,简单来说,就是这人宛如一尊弑杀的尊佛。

云棠的问罪对他来说毫无作用。

恶佛魔君此刻位于黑风地狱之中,作指尖拈花般而笑,地狱黑风苦血,完全没影响到他,他脖子上明明带着邪恶的骷髅头,此刻反而显得无比圣洁。

云棠的十狱剑意是共罪杀尽罪孽之人,同时带着浓郁的自我厌弃,等着世间无罪后自毁,算是杀戮中带着佛性。

而恶佛魔君的道……也是以杀修佛,心明志坚。

云棠一旦剑意对他无用,那么她只剩元婴修为,而恶佛魔君是化神期修为。不只如此,恶佛魔君身后还有几个佛家弟子,穿着洁白的僧袍,双眸紧闭,衣服上有无量山佛门的标志。

他们全都是元婴巅峰。

云棠知道了,这是无量山佛门在青山关战场死去的弟子,被孤苍渺和恶佛魔君抓去,以黑岩矿变成魔人。云棠的问罪探到他们身上,一样没有反应。

无量山佛门悬壶济世,这些佛道子弟恐怕生平戒律森严,只做驱魔降妖、普渡众生之事。

那么云棠的地狱张开,她的剑意如何杀这群人?他们无罪,却要被杀,如果云棠做了这事,恐怕立即走火入魔,当场来一个自毁。

如果她不用十狱剑意,只靠剑术——这么多元婴巅峰加一个化神期修士,她毫无胜算。

恶佛魔君微笑道:“恐怕天意如此,十狱君天纵奇才,小僧悟道用了千年,十狱君骨龄这般小,若是世间人人都如十狱君这般,世间要多多少不平之事,别的修士千百年的修为比不过十狱君二十载,大道偏心太过,天意便要十狱君死,才是世间伦常有序。”

梵音阵阵,僧侣们炼体之术了得,如今拳拳带风,朝云棠攻来。

云棠一边吃力闪躲,一边道:“恶佛,你这些佛家同门,手上可大多清白,那么多佛修掉下魔域,全部死去,肉身布施,你为何杀人而活还坚定自身之道?”

恶佛魔君道:“你想动小僧佛心?”

他到底欣赏同他走差不多路子的云棠,虽要杀她,见了这熟悉的青山关战场,也不禁触景伤情,想将旧日情绪一吐为快。

“小僧师兄,乃是度恶。”恶佛魔君只操纵那些僧侣们继续攻击云棠,云棠勉力靠着剑术撑下去,虽然被打得痛,却也不发一言,免得打扰回忆的恶佛魔君。

她听到度恶的名字,颇觉耳熟,这是个高僧大德。

恶佛魔君道:“小僧性情刚烈,易燥易怒,在佛道钻研上,本不如小僧师兄。小僧那时起便想,世有大恶,我佛岂能慈悲饶恕大恶?师兄告诉小僧,苦海无边,回头便是岸。”

“师兄的确如此大爱,他接管无量山佛门,做下无数好事,小僧心内折服,一言一行也向师兄学习。”恶佛魔君道,“可惜,饿鬼猖獗,小僧师兄佛法无边,杀那饿鬼不过是翻掌之事,却因怜悯饿鬼,带累自身,自戕身死,连轮回也不得入。”

度恶说这番话时,半点没放松对云棠的攻击。

云棠左肩被一掌打过去,她只闷哼一声,同时翻剑刺瞎一名僧侣眼睛。她现在杀不了那些僧侣,就先破坏他们的机敏性。

度恶暗道一声可惜,这么个苗子,足可继承他衣钵,却得死在这里。

“后来呢?”云棠提醒他。

恶佛魔君道:“师兄一生行善积德无数,他活着,是真正的慈悲之佛,可是为了那样一个屠城的孽障而身死,那时起,小僧便知,佛需慈悲为怀,也需金刚怒目,有善佛,也得有恶佛。”

他念了声佛号:“师兄枉死。”

云棠懂了,从此恶佛魔君便走上此道,之后他落下魔域,更是在魔域之中逐步完善自己的道。

从恶佛魔君只言片语中可以看出,他掉下魔域之前,也有耿耿于怀不能容忍的遭遇,云棠之前看到的献魔人的生平、还有十狱剑试炼中那些人掉下魔域前的生平也是,皆不得美满。

掉下魔域的人都有共性?那云棠自己呢,她掉下魔域之前,生活幸福美满,难道是魔域抓错人了?

云棠很快把这些东西给抛开,按下不表,现在最重要的是,杀了恶佛魔君。

她看似节节败退,却还有一点杀招未露——和恶佛魔君想要和道统相似的云棠论道一样,云棠也想和他论道,哪怕是只言片语,她也想听,才蹉跎了这几句话。

云棠道:“本君的道也差不多,不过,本君剑意中有大问题,极易走火入魔。”

她道:“你应该也有同样的问题。”

恶佛魔君点头。

云棠手中十狱剑发出血一样的亮光,她道:“你我道统相似,你这么快用珠子封住退路,未免太托大。”她眼中冰寒一片,杀意凛然,“或许,是本君克制你,不是你克制本君。”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