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禹飞三人按照地图来到一处废弃之地,看着眼前熟悉的矿坑,禹飞笑道:“一百万修士虽然来自不同种族,有不同的背景,但和我们一样是奴隶叛逃的几乎没有,眼前废弃的矿坑正是我们的主场!”

三人一头扎进废弃的矿坑,朝地底深处跑去。

后面十人追上,一眼也看出这是一个废弃的采矿之地,也没犹豫,留下两人守住洞口,其余人直接进入追击,都是陌生的环境,十个人岂能惧怕三个?何况己方修为还高些。

进入没有退路的矿坑反而正中下怀。

不一会儿,十人很快迎来了岔路口,不得不停下。

“师兄,他们估计使用了隐神符,神识无法跟踪了,现在又碰到岔路口”

为首的师兄沉吟了一番道:“害怕的老鼠肯定往地底深处跑去,兵分两路追击,如果后面还有岔路,继续分兵朝深处追”。

女子不放心道:“会不会是他们故意为之,把我们全部分开?”

另一男子接道:“是又如何?何惧之有?他们最高才筑基中期,一个筑起初期和一个练气十阶,我们最差也是筑基后期,就算单人碰到也是必赢,何况一旦打起来闹出动静,旁边的师兄弟就会赶到合力击杀。他们必死!”

女子一想也是,十人分成两队向下追击。

禹飞看着熟悉又陌生的矿坑,不禁想到自己做了二十年奴隶,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变强!这是为了爹妈,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整个宇宙无数被奴役的普通人。

带着愤怒和满腔抱负,禹飞又将一张起爆符隐藏灵力波动后,埋伏进矿道。

第一个碰到的会是哪个倒霉蛋呢?禹飞带着期待。

仅仅十分钟,追击的十人已然全部分开搜寻,虽然通过密电保持着联系,可是修真界的矿坑可不能用大来形容,即使在上千米的地下深处,盘根错节的矿道区域依然犹如地下城一般。

其实三人现在就可以折返,小心一点就可以逃出生天,可是富贵险中求,才是修真界的发财之道。

他们垂涎禹飞三人的财物,禹飞三人又何尝不想他们的?还打算拿他们练手呢。

三人寻了一处狭窄地带,埋伏好爆炸符箓,挖个洞在旁边龟息等候。

只要对方没放弃搜索,那一定会有人过来,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只要一经过,就会被符箓陷阱捕获,然后,“彭”,艺术就是爆炸。

约么过了十分钟,果然传来剧烈的爆炸声,三人并未行动,因为设下的是二段埋伏,第一层爆炸破防,而被第一层爆炸引爆的第二层爆炸符箓才是伤敌的。

待第二层连环爆炸符箓消停之后,三人才从挖好的防御洞里出来,一下就感知到了来敌,运起土行术快速靠近。

那人在三人出现的瞬间也感知到了,可是被三面围堵,埋在土里又施展不开,不得已,只得朝没人的方向遁去,先进入没被炸塌的矿道内再说。

就在来人刚脱离塌方,进入矿道内,周边又灵光闪动,情知不妙,虽然极力躲避,还是被炸飞,再次掩埋。

挣扎着进入远一点的矿道,这次终于没有爆炸了,那人松了一口气。

此时,禹飞三人从三个方向夹击而来,虽竭力抵挡,还是被击飞。

禹飞落定一看,这不是要取自己性命的女子吗,“真是冤家路窄啊,第一个蹲到的居然是你”,禹飞笑道。

女子右手捂住流血的左肩,而左腿也在留血,却顾不上。

看来左边受了重创啊~三人会意,冥灭主攻左边,禹飞、犇牛攻击右边,一时间矿道内刀剑交恶,险象环生。

女子打了没几下便招架不住,在狭窄的矿道,近身战下难以施展术法,而身为女子,在炼体上本就不占优势,还受了伤,左臂被废,左腿不灵活,加上面临一打三的局面,如何招架的住?

于是便连声求饶,三人哪里管这个,修真界生死搏杀不分男女!

女子不得以说道:“乞求绕个性命,愿终生侍奉!”

冥灭看了看两人,犇牛摇头,“不是我喜欢的草”。

禹飞正言道:“我们人族挑伴侣也是有标准的好不好!不是见一个就爱一个!这个我没兴趣!”

冥灭听完一双死人手再次攻向女子,毫不留情。

禹飞感叹,估计在亡灵族眼里,除了本族人,其她都丑!

那女子见色诱没用,怒道:“我师兄弟他们听到爆炸马上就要来了!你们现在走还来得及!不然我师兄弟到了,不知道死的是谁!”

禹飞熄灭了她的希望,“别指望了,我们一路逃跑的时候,丢下了不少起爆符,在伏击你的时候,远程用控制器引爆了,他们朝那些地方去了。”

女子心想这大概率是真的,眼下又打不过,拼着再次受伤击退禹飞,朝犇牛虚晃一剑,夺路而逃。

三人立马展开追击,受了腿伤的她跑不快!

十分钟后,冥灭追上那女子,几个照面来了个透心凉,送走了。

三人处理完尸体,又寻了一地布局,静静等候下一个倒霉蛋。

而此时在女子受袭的地方,陆续出现了五人,为首的师兄脸色极其阴沉。

其中一人说道:“我们来晚了,被调虎离山了”。

那师兄冷眼一瞪,那人吓得立马闭嘴。

我不知道吗?需要你说出来?公然打我脸?是想说我战略错误吗?那师兄脸色更阴沉了:“师妹性子骄傲,一定是大意出的事,都给我谨慎点,继续找!”

说完五人继续在矿道内搜寻起来。

几个小时后,在一千多米的地下某处,再次传来剧烈的爆炸声,一个筑基后期修士在禹飞三人的追击下丧命。

杀戮并未因为夜晚的到来而停止,对于修士而言,是不分白天黑夜的。

半天后,又一个敌人被同样的陷进送走。

这伙人终于急了,密电里面透露出不安,就连那个为首的师兄也没办法淡定了,他很确定碰到狠茬了,命令以两人为单位进行搜查。

禹飞三人虽然好奇为何他们这样都不肯放弃,不过见他们两人一组,情知没戏了,没办法在伏击了,同时对付两个筑基后期,太难了。

于是制造了一处爆炸将他们吸引过去,在利用对矿道构造的熟悉,选了一条路离开。

不过三人在路上还碰到一具被炸的面目全非的尸体,从气息上判断是那一伙人的。

犇牛好奇道:“难道这矿坑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在猎杀他们?”

禹飞沉思摇头道:“这种几率不大,毕竟一个废弃的矿道没有探索价值。”

“那他怎么死的,还是被炸死的,很像被我们伏击了”

冥灭和禹飞一起冷笑道:“自相残杀!他们中有人借助我们处理内部矛盾,借刀杀人呢。”

三人对此并未理会,在修真界这很常见。

并根据人数判断,猜到有人蹲守出口,于是选了另一处出口离开了。

七天后,一处隐蔽山谷。

禹飞正帮犇牛包扎着伤口,“阿牛,真的没事吗?”

犇牛虚弱的回道:“没的事,飞哥”。

冥灭监视着四周,插嘴道:“别逞强了,强行激发血脉力量,怎么可能没事,我们在此好好休养几天吧。”

禹飞点头,“好,休养几天。那几伙人真是杀红了眼啊,若不是犇牛激发血脉力量,带我们逃离,估计也要交代在那里”。

冥灭沉重道:“自然的,那里出现了一缕荒气,虽不知真假,也足够引起大规模厮杀了,下次有荒气和龙气出现的地方,我觉得我们还是避开为好,实力不够不能强求。”

“哈哈”,禹飞笑了:“原来你也会怕啊?”

冥灭笑着回道:“自信和自大我还是分的清的,现在的我对上普通筑基后期可以立于不败,对上筑基大圆满也可以逃脱,但是对上几百个筑基后期,就算冒着重创风险激发血脉力量,也是个死!”

“啊~啊,你们真好呢,都有血脉力量可以激发”,禹飞羡慕道:“这可是杀手锏呢,相当于多了一门秘技”。

冥灭摇头:“你想多了,不是都有,虽然大部分种族都有血脉传承,但只有极少部分人才能激发血脉力量,我和犇牛的血脉纯度都还可以,才在特殊情况下激发一些基本的血脉力量”。

“那也很好了啊~”禹飞感叹,由不得他不羡慕,在危险时,犇牛练气十阶的修士,激发血脉力量后,奔跑速度竟然不输于筑基后期修士,这可是跨了一个大等级!

要是他筑基了,危险时的极限奔跑速度,岂不是可以摆脱结丹修士?

禹飞将心中疑惑问出,被冥灭否决:“摆不脱的,结丹和筑基在速度是没法比的,筑基的飞行说到底只是御剑飞行,不是真正的飞,是术法,不稳定而且消耗大;但是结丹不一样,庞大的灵力已经可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飞行,所以筑基初期的犇牛没办法摆脱结丹初期修士的追击;但是筑基后期的犇牛,极限速度应该可以摆脱结丹初期修士的追击。”

犇牛补充道:“以你们人族为衡量标准啊,如果是飞行种族,或者本就是速度见长的种族,就算同阶我也跑不过,更别谈越阶了”。

禹飞点头,还好不算太夸张。

不过人族为啥没有血脉传承呢?难道真是低等种族?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