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万族纷争第五十七章正面揭露黑暗面接下来几日,禹飞三人又各自战败了几次对手,除了他们还有三个人也是连胜,那就是雪岚族的三位修士,他们也是禹飞的目标。

这几天,六人俨然成了契从比斗中最亮眼的存在,所有人都在期盼他们能对上,将今年的比斗推向高潮。

今天,天遂人愿,禹飞的下一个对手,匹配的正是雪岚族的董白。

全场都安静了下来,一阵风雪吹过,董白已经伫立在了擂台之上,傲然的看着禹飞,眼神深处带着一丝警惕。

禹飞伸了个懒腰道:“终于轮到正戏了,我都等的饥渴难耐了。”

缓缓走下观战台,又不紧不慢的上了擂台。

雪岚族的董白脸上虽没什么,但眼神里透露出不善,显然对禹飞的懒散轻视行为很不满。

禹飞漫不经心的问道:“你对雪岚族通过契从比斗压制其它种族怎么看?”。

董白眉头跳了一下,淡然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台上轻描淡写的对话,在台下却掀起轩然大波,谁都没有说话,整个会场安静到了极致。

这是一个谁都知道的事情,却是谁都不敢公开提及的事情!

这是一个压抑了各大种族几千年来的问题,却是他们无法解决的问题!

每一个种族和宗门,都想问一下,雪岚族通过契从比斗压制他们良心可安?

然而修仙世界不讲这个,他们被这个契从比斗压制了几千年。

看着自己的弟子立下契从条约成为他人奴隶,甚至被迫反过来对付师门的人,这种悲剧在这个落后星球,上演了几千年!

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在全力压抑自己的愤怒,让自己保持冷静,因为在雪岚星反抗雪岚族的都被灭了!

禹飞一笑道:“风雪城来自风雪组织,以自由平等为宗旨,但是契从条约名为契从,实为奴隶,践踏自由与平等,对此雪岚族又怎么看?”

董白瞳孔收缩,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种族做的事早有耳闻,可是身在雪岚族,自当维护族群利益:“你是上来斗嘴的吗?”

此时雪岚族长老喝到:“董白,你还在等什么?让他知道这里的天是谁,我要他做我的契从!”

禹飞看了一眼雪岚族长老,露出一丝微笑。

他知道,高高在上的他已经坐不住了,雪岚星最尖锐的两个问题已经被禹飞当众抛出,这里聚集了雪岚星最大、最强也是利益纠葛最深的几十个势力,重要的决策人物基本都在这里,是抛出问题的绝佳场所。

任谁都知道是雪岚族践踏了曾经的理想,是他们变相复辟奴隶制,玩弄其它种族,将自由与平等的大旗撕毁扯烂,又在这圣地风雪城,举办最肮脏的契从比斗!

禹飞的话触动了他们内心深处最不愿提及的话题,也是最不愿面对的现实!

台上的时莺怔怔的看着,她怎么也没想到,禹飞三人提出要参加这次契从比斗,是为了当众揭开雪岚星的黑暗面!

她紧张的站了起来,甚至无法呼吸,但是又缓缓的坐了下去,精神从紧绷到舒缓。

在禹飞抛出第一个问题的时候,她曾想阻止,她害怕雪岚族会以为这是她的示意,会覆灭雪苑宗,会断了宗门传承,那她就是宗门罪人。

可是她心里的不甘阻止了她,在这种场合应该第一时间出来阻止禹飞的她犹豫了,她在会场看到了曾经的弟子,那曾是她的骄傲,可是现在的她们是他人的奴隶,卑微的活着,连牲口都不如,是一个随时可以抛弃和杀掉的修炼炉鼎。

她曾无数次想过,杀光雪岚族,为死去的弟子还有几千年来的前辈报仇,用鲜血洗涮她们的耻辱!

可是看着身后的年轻一辈,她又一次都犹豫了,为了死去前人牺牲活着的后人,值得吗?正确吗?

但是当禹飞将黑暗面公开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决定去赌一把,放任这个年轻人去说,哪怕前方十死无生,也要用剑告诉雪岚族,雪苑宗不是你的奴隶储备基地!

台上的董白已然动手,一道巨大的冰柱从禹飞脚下升起,瞬间拔地五十米,将禹飞冻在其中。

“哈哈哈,什么啊,就会耍嘴皮子”,董白笑了,也松了一口气,他感觉到台上所有种族的目光都极其不善。

雪岚族长老也笑了,缓缓的坐了下去,就在刚才,他甚至怀疑其它种族会直接揭竿而起,杀他祭旗!

时莺看着被冰封的禹飞,双拳紧握甚至开始颤抖,这就是反抗的结果吗?

其它种族眼神也黯淡了下去,果然在雪岚星,只能认命无法反抗吗?

就在正是,冰柱传来轻微碎裂声,肉眼可见的裂缝不断增多,“嘭”,冰柱碎裂了,禹飞静静的站立在残冰上,没有任何表情,平淡的说道:“有些愤怒是冰不住的,有些屈辱是掩藏不了的,有些未来也是阻挡不住的。”

董白怒了:“一句接一句的,在胡扯个什么!”他身后骤然出现数百道冰枪,直指禹飞。

忽然,禹飞的身形从台上消失,众人一惊,仔细一看原来是化成了一道残影。

下一秒,董白身后的数百道冰枪齐齐碎裂,因为他们的施术者已经被禹飞掐住脖子提了起来。

禹飞问道:“这种感觉怎么样?濒死的感觉,无法反抗的感觉!你可知道,雪岚星几千年来,无数人在经历这种感觉!”

修士的听力远超常人,禹飞的话传进每一个人的耳朵,他们沉默了,这些所谓的宗门宗主,家族族长,几千年来,都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子女、后代、门人,他们都在苟延残喘!

在场的契从者无一不泪流满面,禹飞说的是他们,他们每天都在经历绝望,经历濒死的感觉,经历无法反抗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们无数次想自杀,却又对未来抱有奢望,苟延残喘而卑微的乞活着!

禹飞放开他,一指插入他胸膛,提取血液,浸染事前签订的契从条约,缓缓道:“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契从者,生命由我说了算,哪怕是让你屠杀同族!”

说完拿出一条狗链将其圈了起来,像牵狗一样迁回了雪苑宗站台。

现场久久没有任何声音,还是死一般的寂静,多少年了,再一次看到有人将雪岚族奴役!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怀疑现实的真假,怀疑这几千年来,他们的忍让屈从是否正确!

“胜...胜者,雪苑宗,禹飞”,裁判怔怔的宣布了结果。

全场寂静无声,没有掌声,却有无数的泪水!

而台上的雪岚族长老那扭曲变形的脸,那止不住颤抖的手,在无声表达着他极致的怒火!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