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一周后,顺利通过考核的人伤势都好了,被集中到了一起,一番热血讲话后,被带上了一架飞船。

禹飞大致看了一下,得有300来人,如果别的星系也在同步招收和考核的话,那不是得有三四千人?

整整2个月时间,禹飞一行人都被禁足,不允许离开飞船半步,所有人都不知道现在到了哪里,除了禹飞。

得益于瞒天珠,他隔着飞船也能看清一切,走的非常远,还跨越了大虫桥,又经过几次虫洞,而后超光速飞行了一个月,才到达目的地,这完全脱离了天命组织的势力范围!

到达目的地后,飞船速度明显下降了很多,其他人倒没什么,而禹飞完全不淡定了。

这里是空间薄弱点!

在宇宙中,总有一些奇怪的地方,这空薄弱点就是空间规则由于特殊原因遭到限制或破坏,以至于极度不稳定和脆弱,周边时不时出现空间裂缝。

难道现在自己一行人要去一个破损的秘境?那样的话,有大量的空间裂缝也可以理解。

不过禹飞很快否定了自己的猜测,不是去破碎的秘境,因为秘境是有人造的,范围有限。

但是在这破碎的空间中,禹飞一行又飞行了一个月,这超出了自己对于秘境大小的认知。

更为诡异的是,禹飞好几次看到飞船碰到了空间裂缝,但是并没有船毁人亡,这是怎么回事?空间裂缝可以说是修士噩梦,怎么会撕裂不了一个飞船?

禹飞弄不明白,他只能用瞒天珠记录下这一切。

而此时遥远的宇宙,一个庞大无比的生物用八根触角裹住一个恒星睡觉,其头颅异常特殊,竟然有恒星一般大,忽然他头颅动了一下,中间裂开一条缝隙。

这不是头颅,这是一颗眼睛!

这个生物除了触角外,就只有一个眼睛,比章鱼还纯粹。

此时他发出一道命令:“通知诸葛家族的小辈和那群老不死的吧,他们的猜测是对的。暗裔族,真是够胆啊,气数到头了!”

说完再次闭上了眼睛,用触角抱着恒星睡觉。

而禹飞这边也终于停了下来,飞船降落到了一个平台之上,一眼望去,这平台得有上百公里,上面还有数不尽的建筑,但每一栋建筑都显得很压抑。

站在平台边缘向外看去,是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向内看去,反而一片平和,没有一处空间裂缝,显然空间特别稳定。

这种构造很像台风眼,外围撕裂一切,中心风平浪静。

真是神奇的地方,这天命组织有资格拥有这等宝地?外围的空间裂缝可是天然的超级防御。

想不明白的事太多了,禹飞麻木了,全部搁置,如果自己能想明白,就不需要带瞒天珠了,让神秘强者去烦恼吧。

自己唯一的使命是记录,啊呸,是活着!

抵达目的地后,众人开始依次下飞船,在下之前,天命组织的人要求新成员全部带上封灵锁,虽然都奇怪为什么要带一个封住灵力的锁拷,但是形势逼迫下,不得不从。

禹飞看了一眼犇牛和冥灭,示意先听从,将这里的一切都记录在瞒天珠中。

过一会,禹飞又看到了别的飞船降落,看来除了自己这一批,还有别的星系也选拔了Z号兵种。

他们下飞船之前也是被带上了封灵锁,所有人都莫名其妙,而且感到深深的不安,作为修士无法使用灵力,这和待宰的羔羊有什么区别,人群开始出现骚乱。

此时一声怒吼传来:“吵什么?蝼蚁们,杀你们需要带上封灵锁?”

众人一听也是,要杀他们根本不必这么麻烦,想来带上封灵锁是有别的原因吧。

随后陆陆续续来了十架飞船,一一降落,连带禹飞和之前到的,总共13架,如此一来有差不多四千新人了。

待所有新人都集结完毕后,天命的工作人员回到飞船离开了,现场由一些特殊的存在接管。

说他们特殊是因为禹飞一眼望去,一个都分辨不出他们的种族!

这太不合理了,自己早就看过了万族谱,而现场负责接管的上百人,居然一个都不认识,难不成都是未被记录和发现的种族?而且还多达上百个?

此时人群也发现了那些人的特殊,冥灭也跻身过来道:“飞哥,太诡异了,你看3点钟方向的那个,我能感觉到,他身上有我们亡灵族的气息,可是他的手,居然是触角,我们亡灵族没有哪个分支长了触角!”

犇牛也说道:“飞哥,你看那个,身体百分之九十都和我们岐牛族相似,唯独牛蹄变成了利爪”

不仅是冥灭、犇牛,所有人都在议论:

“你看那个怎么回事,乍一看就是我们剑齿龙一族的,可是尾巴怎么变成了蝎尾?”

“还有那个,有我们焱凤蚁一族的气息,为什么会长那么大一个肉瘤?”

人群持续的议论,那些人也不阻止,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随着讨论的深入,人群中开始出现惶恐和不安,这是对未知的恐惧。

有人开始试探打招呼:“嘿,兄弟,你是我血魔蛟一族的吗?”

并未得到回应,连眼神都没有跳动一下。

“这位道友,请问,你和我水月猿一族是否存在渊源?你我相似度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

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前辈,能问下,你是我灵狐族的吗?我在你身上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无论人群怎么试探,用什么语气,始终得不到任何答案。

四周是破碎的虚空,退无可退;现实是封住的灵力,无法反抗;面对的是未知生物,缺失人性。

就好像身处棺材内,无尽的黑暗中你无法动弹,身旁还睡着一具僵尸,死死的盯着你看。

胆小的甚至吓得怒吼来缓解压力,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

那些奇怪的生物,都是嫁接而来!

这就像人腿断了,不得以给他嫁接一个羊腿,让他保持行走。

没人知道为什么,在修真世界,缺失了任何一个部位,只要你没死,都可以用丹药恢复,完全没必要去嫁接,而且还嫁接的奇形怪状,极为瘆人!

禹飞默默的用瞒天珠记录下每一个奇怪生物。

冥灭试探的问道:“飞哥,你怎么看,他们是嫁接人吗?”

禹飞缓缓的摇头:“不是!”

冥灭脸色变得凝重,其实他也觉得不是。

“那是什么?”犇牛急着问道。

禹飞没有回答,他问冥灭道:“冥灭,你是亡灵族的,你知道他们在看什么吗?”

犇牛疑惑道:“他们一直在看我们啊”。

冥灭顿了一会,脸色非常难看,缓缓说道:“我也经常用这种眼神看别人,这是...看死人的目光!”

犇牛打了个寒颤:“冥灭,你别吓我啊,我们现在可是被封灵锁锁住了。”

禹飞没有理会,继续说道:“你知道在我眼里,他们在看什么吗?”

“什么?”

禹飞吐出两个字:“牲口!”

“所以,在他们眼里,我们已经不是人或者其他种族,而是即将死亡的牲口!”

(写这段是在凌晨2点半,把自己吓的坐立不安,跑去作者群吐槽放松...写完这个篇章,我要写一卷轻松搞怪的来过渡!不然成恐怖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