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最新网址:

雲霄查看了下伤势,竟是好了七成,知道是禹飞劳心了,想起身郑重的行那女子礼感谢,发现衣服还是男士的,便想换衣,却碍于禹飞还在屋内读书,便柔声提醒道:“大厅比较亮堂,那边读书不伤眼。”

禹飞翻了一页回道:“没有的事,修士的眼睛...”,话说一半突然明悟了过来,尴尬道:“好的,我说这眼睛怎么有点疲劳。”

起身出了卧室,又顺手在大厅拿了把褐色木椅,提到小院屋檐下,刚好迎着阳光洒落,静坐下来翻书。

脏猪则坐在台阶上开心的喝着仙露,很是自觉的不问东问西,对他而言啥都比不上仙露来的好,很快小院里寂静的只剩下沙沙的翻书声。

须臾后,雲霄也提了把木椅出来,禹飞忍不住瞧了一眼,又一阵失神,只见她身穿白色纱裙,腰间用水蓝丝软烟罗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如瀑的秀发轻轻挽起,斜插着一支白玉灵簪。

阳光打在她那未曾敷粉却白腻如脂的脸上,更衬得肌肤如玉,妍美的容颜柔光浅浅,当真是花容月貌出水芙蓉。

雲霄瞥见禹飞看她不看书,浅笑道:“难道举世闻名的禹公子也是个登徒浪子,平白得了那般名气?”

禹飞顿时回神干咳一声,慌乱解释道:“不是~不是,只是头回见你身着白衫,变化太大,一时愣神。”

同时心里自责,咱这不争气嘞?早知道平日里就该多看点仕女图,增强一点免疫力了。

雲霄好奇道:“头回...怎么我们此前还谋过面?”

禹飞解释道:“鬼灵战场,破空一剑,长虹天落,在我面前斩了一个魔修呢。”

雲霄明了笑道:“原来那被无辜牵连的是你啊,这回又被牵连一次,也太不幸了,倒叫雲霄十分过意不去。”

禹飞淡然道:“应对突发危险,不过是修士本分,倒还得感谢雲霄仙子两次提醒我呢。”

随后岔开话题问道:“你身为魔王山山主之女,为何不修魔反倒修仙?”

雲霄见禹飞没有埋怨之心,又刻意岔开话题,放下心来,含笑反问道:“你身为森罗院学生,怎么没见你好好上课呢?”

禹飞尬笑两声,还真是这个理,这话题没法谈了,不然就变成揭短了,于是又换了个话题问道:“听说魔域充斥着魔气,也可以修仙?”

雲霄勾起一抹浅笑:“你要是认真上课,就不会问出这种问题了”,随后解释道:“不管是修魔还是修仙,都是人,先天条件是一样的,魔域绝大部分人修魔的根本原因在于整个魔域充斥着魔气,具备修魔的后天条件,但是灵气稀少,修仙的大环境反而不好。”

“再者就是功法、传承、武器、护具等等,绝大部分都是魔修用的,门派势力也基本都是魔道,多方条件叠加,这修魔的人数自然也就上去了,修仙的也就近乎绝迹了。”

“但是我不同,魔云山有充满灵气的秘境,功法、武器样样不缺,我可以随意用度,自然想修什么就修什么。”

禹飞点头称是,觉得颜面扫地,确实问的比较二,就拿森罗院来说,不也有饲魔间吗,只要能得到学院资源倾斜,也可以去修魔,条件一样具备。

当下两相无言,禹飞却是不敢多问话了,免得将文化不足的缺点全部暴露了。

雲霄性子偏冷,若不是禹飞救了她,也懒得搭话,见禹飞无话,也闭眼悠闲的享受日光。

半小时过去,禹飞觉得尴尬,起身道:“我去找下故友,处理点事,你身上的伤估计还要修养一段时间。”

雲霄浅笑点头:“暂时不会离开。”

禹飞脸一红,居然被看穿了,灰溜溜的告辞。

雲霄看着禹飞远去的背影,嘴角笑道:“和传闻中的完全不一样啊,哪里有一点位高权重,老谋深算的样子,和对我穷追不舍的那几位相比,活脱脱一屌丝,一点救世主的气质都没有。”

禹飞回首看向小院暗道:“文化不够还有借口,修心不够就是六根不净,回去得找人请教一番才行。”

思考间已经来到此前的比武擂台处,看了一眼,一个千来米的大坑已经积蓄了不少浑水,却不知为何不填埋,这对修士而言,也就是掐个诀,跺跺脚的事。

当然别人家的地盘,别人家的事,他禹飞自然不会去多嘴,辨明了一下方向,来到采芸娇院落,却只见海棠不见人,发了私人讯息,也没得到答复。

明明前几天还能联系的上,难道是被他师尊喊过去了?心中隐隐有一丝担忧,但仔细一想,就算要杀,也绝不是这个时候,又放下心来。

看着满园盛开的海棠花,禹飞索性将茶几挪移到屋檐下,就在采芸娇这里独自煮茶等候。

阴灵地界的事差不多都结束了,就剩她这里还要啰嗦几句,然后就要准备返程了。

此时在一间幽暗的密室内,采芸娇满眼忧愁,小手细扣裙摆,忽然感知到身旁之人醒来,紧忙问候道:“夜叔,您可算醒来了,这些

天芸娇这心里七上八下的,日夜不宁,现在可算放心了。”

夜叔声音有些沙哑,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刚好七天。”

夜叔点了点头,咳嗽两声,挣扎着起身说道:“鬼王发来过问候了,我得去谢恩。”

芸娇暗骂一声老狐狸,嘴上却只得笑道:“夜叔重伤未愈,让芸娇送你吧。”

夜叔那浑浊的眼神露出笑意道:“鬼王一众徒弟中,就属你最上道。”

二人出了昏暗密室,缓行来到鬼树林深处的大殿内。

嗜血的鬼树依旧,阴冷的鬼风依旧,黑色的大殿依旧,这条路采芸娇来来回回上百次了,这次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张,极力平息不安的情绪,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

但一想到自己亲手将师尊下的一盘棋,在最后关头给绝杀了,那心情便坠入冰窖,极端绝望,又如同那油锅外的龙虾,哪怕装死都得下锅炸一遍才会被捞起。

二人进屋纳头便拜,稍过一会,大殿内传出鬼王的声音:“醒来了啊。”

夜叔恭敬的回道:“有劳王上挂念,老奴于心不安。”

“起来说话吧,重伤之躯不宜久跪。”

夜叔磕头称谢,缓慢起身,躬身而立。

采芸娇依旧以额贴地,不敢起身,心中惴惴不安,她可不是重伤之躯,鬼王玄外之音就是不让她起,明显带怒。

过了许久,大殿内才再次传出鬼王的声音,似在感叹,却又带了一丝火气:“芸娇,你长大了啊~”

芸娇吓的差点惊呼出声,急声道:“芸娇被师尊抚养长大,早已将您看作父亲,在父亲这里,芸娇永远是孩子。”

大殿内传出渗人的笑声,随后缓声道:“终归是看着长大的,也起来吧。”

采芸娇不敢违抗,也缓慢起身,躬身而立,她才不相信鬼王会挂念这不存在的亲情,他的重孙辈都全部老死了,亲情在他那里早就是个陌生的名词。

又过了许久,大殿内才传出鬼王的声音:“我这辈子没学过原谅人,你知道我要什么,若是我失望了,你也会绝望,记住了就可以走了。”

采芸娇吓的再次拜下,嘴里念叨:“芸娇刻骨铭心!”

久久不敢起身。

直到一个钟头后,夜叔才咳嗽两声道:“走吧,这是我见过最轻的处罚了,鬼王大人是真把你当女儿了啊,芸娇,你得知恩惜福。”

芸娇缓缓起身跟在夜叔身后道:“芸娇视师尊如父,永生念怀。”

夜叔走过鬼树林,突然说道:“这鬼树林,最喜欢的还是叛徒的血液,那种血更加逆反、狂野,也更腥臭,营养丰富。”

采芸娇心中一紧,知道夜叔所指,紧忙上前搀扶,道了句:“雨绿芭蕉,也打芭蕉,雨催花开,也令花谢。”

夜叔点了点头,“去到人间界,要照顾好自己”。

采芸娇浅笑谢道:“多谢夜叔挂怀,芸娇晓得了”。

二人不再言语,重新返回丰都城,然后分别。

采芸娇深吸了一口气,眼角似有无尽的哀伤流露,闭上眼睛,在缓慢睁开,看向太阳,也不觉刺眼,反倒流露出比那太阳更为璀璨的笑意。

终于可以生活在阳光下了。

平复了下心情,看到禹飞的传讯,笑出两个小酒窝,埋汰道:“刚才差点就没命了,你却现在才想起我,估计是那个魔女醒了,可惜曹黑心不让我插手魔域的人和事,不然非搅和了不可。”

一跺脚轻飘入院,见到了煮茶自饮的禹飞,笑道:“倒是颇有几分茶圣模样。”

禹飞心虚道:“装模作样罢了,茶道我不是很懂,前些日子刚把酒一次性败光了,也只能到你这煮茶解渴了。”

采芸娇飘身落座,单手抵住茶几,撑住娇躯,身子前倾凑近禹飞笑道:“我这有酒,上好的美酒,一樽可酹江月,可燃生命欲.火。”

禹飞干笑两声回道:“酒是色媒人,饱含风情种,美色近前,还是煮茶更好。”

采芸娇咯咯几声,娇笑出声,“怎么,找我有事?”

禹飞盯着她多看了两眼道:“你有点变化。”

采芸娇闻言媚眼如丝,绕人心魄,“我每天都有变化,要不要试下?”

禹飞倒了一杯茶回道:“不是外表,是内心,眸子里的笑意,比此前真切了几分。”

采芸娇一愣,旋即笑道:“看不出,你还真是个细心人。也是,若是不心细如麻,想来早被你得罪的那些大势力给弄死了。”

随后又道:“却有大喜之事,所以眸子里的笑意有几分发自内心。”

采芸娇一想到今天捡回一条小命,又即将脱离深渊,内心的欢喜确实难以掩藏。

禹飞没有多问是什么事,只是说道:“发自内心,甚好。”

采芸娇也倒了一杯茶问道:“无事不登门,所来何事?”

禹飞回道:“却有几件事要咨询一下。”

说罢从青伞中换出万福,按下他要去玩的心,令他坐好,又给他拿了个茶杯,手把手教他品茶。

采芸娇看了几眼,醋意大发:“你还贴身带着小鬼?和哪个女鬼生的?”

禹飞白了她一眼,“你的眼力呢?这明明就是个怨灵,又不是自然出生的。”

采芸娇仔细一看,还真是,娇声笑道:“我看出来了,故意逗你呢。”

禹飞不理这茬,只是问道:“想问一下,鬼修修炼和活人修炼有什么区别和注意事项,顺带给我推荐几本不错的功法,灵石不是问题。”

采芸娇流露出一丝赞赏,“你倒是个称职奶爸,没有擅自按活人的思路给他选取功法,不然还真会耽误他一阵子,这鬼修和活人还真有两个大区别。”

禹飞给她倒了一杯茶:“还请芸娇仙子指教。”

采芸娇见禹飞给她倒茶,眸子里漾开一丝笑意:“一个是鬼气驭力之法,一个是神魂修养之法。”

“公子知晓鬼修因为没有肉身,因此在力量上明显不足,但是那戎俊却可以在力量上与你近乎持平,要知道他只是一个鬼修,就算是妖兽,那也没了筋骨肌肉,应该是个花架子才是。”

禹飞点头,确实,戎俊是他碰到的力量最大的鬼修,居然在短时间内和自己不相上下,要知道就算是活人修士,也没有几个可以在力量上与自己持平的。

采芸娇解释道:“他之所以力量强大,不是身体构造特殊,而是以鬼气驭力,其实也很好理解,一介书生修行后,即使单纯力量上不如山野村夫,但若是比拼手腕,获胜的依然会是书生,因为他是修士,可以用灵力附着筋骨肌肉,以此增强力量,根本不是凡人能比的。”

“这鬼气驭力与此同理,只是将此道研究的更深,每一击都利用鬼气,增强力量。其实偶尔可以看到,部分鬼修攻击时体表鬼气流动,那是在将鬼气转化为外力。”

“不过更多的时候,都选择了内敛,不让敌人知晓自己在那个部位强化了力道。”

“而且还可以在体内用鬼气构建并不存在的筋骨肌肉脉络,做到仿真,以此增强力量。”

禹飞大致明了:“鬼修是魂魄所化,所以体内本没有骨骼经脉,但是却以鬼气模拟了一个,并配合功法,打出强力一击。”

采芸娇点头:“是的,其实你们活人修士中也有很多借鉴了这种方法,会在攻击时附上灵力增强力量,不过这种修士较少,因为活人灵力更多的用在了施放法术和增强法术强度上,例如你的剑斩,就用灵力强化过了。”

“其实你也可以在攻击前,先用灵力增加自己的筋骨脉络之力,再强化法术强度,就等于两次增幅了。”

“但同样的,你的消耗会变成两倍,而且对灵力的控制要求会大幅提高,若是敌人的攻击到了,你还在给筋骨脉络强化,剑都来不及挥出,那可就白死了。”

“再加上修士杀戮,争分夺秒,多浪费一秒都可能导致自己身死,何况活人本就有筋骨脉络肌肉,与其费心修行以灵气驭力,还不如加强肉身修炼,这个更为划算。”

禹飞点头:“所以活人中以灵气驭力的修士很少,虽然听起来不错,但实用性欠佳,和炼体相比,有点舍本逐末的意思。而且修士灵力有限,精力也有限,除了力量,还有术法、身法、阵法、炼丹炼器等等要学,必须做出取舍,这以灵气驭力,就被舍弃了。”

采芸娇笑道:“修行之路跋山过海、万般险阻,每个修士绝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吸收天地灵气增强修为了,别说舍弃一个灵气驭力了,就连炼体,大部分修士也舍弃了不是,资源有限,时间、精力都不足以分配,穷的还得去学门赚钱的法子,画画符箓等等,这灵气驭力,也只能舍弃了。”

“但是鬼修不同,除非像我这样,索性完全放弃近战,不修一丝力量,全靠法术战斗;不然就必须修行这鬼气驭力,而且鬼修体质特殊,脉络本就是鬼气所化,所以鬼气驭力速度比活人更快,修行效率更高,因此只要是近战型鬼修,都要学习如何鬼气驭力,让自己不至于吃力道上的亏,在配合天生的速度优势,也足以在近战中与活人修士抗衡。”

随后又看向万福道:“这小鬼是战士还是法师?若是法师我倒可以不时教教他。”

禹飞回道:“目前来看,是战士,不过法术肯定也是要修习的,我不会法术,是被小时候给耽搁了,磨蹭到现在,也没时间去补回,不能让他学我。”

采芸娇也不去问禹飞小时候的事,修士忌讳探取别人的秘密,除非别人主动说,只是笑着逗乐万福,娇笑道:“怨灵的修行资质是鬼修中数得上名号的,你可得努力点,不然会被他爆锤。”

禹飞紧忙喝了一杯茶稳定心神,看来收徒得趁早,不然打不过他了,也没脸提收徒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