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看到樊见雪露出了惊怒的表情,启万里淡淡地说道:“不要紧张,这不是那种一言不合就能弄死你的东西……我也没那本事。”

“这个符咒的用途,是防止你对我产生异心,至于如何防止,你现在也不用知道。”

樊见雪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心头怒意,知道自己现在有求于人,不敢造次,只能说道:“我知道了,那……你什么时候帮我解决身体里诡咒的事?”

“我需要准备一下,你等会儿吧。”启万里抛下这样一句话,便走到房间里的沙发坐下,闭起了眼睛。

他哪里有什么防止樊见雪产生异心的办法,那种复杂的符咒,他现在还写不出来。刚刚那个符,就是个普通的清心符,能让人最近几天睡得好一些罢了。

一方面,他可以通过暗元来判定樊见雪是否有产生别样的情绪,所以根本用不着符咒;另一方面,这也是一种威慑。

至于现在,他倒不是在准备帮樊见雪处理诡咒,而是在整理暗元从那台电脑中得来的情报!

樊见雪的出现是个意外,但不着急,他现在最着急的事,是处理大脑中那些已经快要爆炸的信息!

在刚刚暗元成功将电脑里的信息复制过来后,他便已经吩咐暗元将这些信息分门别类地灌输给自己,想着赶紧回到自己屋里整理,没想到却碰上了樊见雪,硬生生拖了一段时间。

不过还好,现在他也还没被那些杂乱的信息挤爆脑袋。

在突破符灵境界时,启万里便大幅度加强了自己大脑处理信息的能力,再有暗元相助,即使是来自朔朝全国上下的海量情报信息,也被他在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统统整理完毕,真正储存在了大脑里。

这样一来,只要他需要哪个重要人物的相关情报,他便会自动从脑海里搜索到信息,平时这些情报只会静静地躺在脑海深处。

“呼……”

启万里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睁开了眼。

从这一刻开始,也许除了李乘空以外,他就是整个朔朝知道秘密最多的人了。

“有点意思、有点意思……有了这些秘密,我之后做起事来,何止流畅百倍!”启万里心情大好!

他本就最擅长利用人心弱点去平衡利害关系,如今有了这些情报,在和大部分人打交道的时候,他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一会儿有空的时候,让我仔细来看看我现在认识的这些人,都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现在,先把樊见雪的事搞定了吧。”

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发现樊见雪不知何时已经从床上爬起,独自坐在窗边沐浴着月光,望着天空发呆。

“过来吧,我帮你处理诡咒。”

……

樊见雪身体里的诡咒,埋藏得非常之深。

潘大榕曾经帮她处理过一次,但依启万里之见,那一次他处理的只是表面,虽然短暂缓解了诡咒的效果,但实际却让她身体中的诡咒本源藏得更深了。

现在,那道咒语已经完全与樊见雪融为一体、不分彼此,不可能通过简单的手段去处理,想要起到效果,启万里必须在她身上多处地方埋入效果较长的符咒,而且必须多个符咒相辅,才能够起到最基本的欺骗作用。

是的,只能是欺骗,欺骗那道诡咒,让它以为樊见雪的身体中不存在神力,从而主动蛰伏起来,暂时不去掠夺。

启万里大概在脑海中勾勒了一遍需要做的事后,让樊见雪坐了下来,自己则走到她背后,说道:“把衣服脱了。”

见她微微僵硬,启万里平淡地说道:“我没有轻薄你的兴趣,只是这样符咒才能……”

话未说完,樊见雪已经肩头一耸,将身上单薄的红衣褪去,一直褪到了腰部,露出了洁白光滑的肩背皮肤、紧致的细腰……与背上的秘符,只是那道原本应该用来为她修炼提供帮助的秘符,此时黑气缭绕、阴森恐怖,成为了她的催命符。

“不用解释,开始吧。”她平淡地说道。

启万里挑了挑眉,眯起眼、伸出手指,开始画符。

这一次,他写画得很慢很慢。

手指在空气中如同蘸满了墨汁的毛笔重重落下,笔锋绵厚,画出一个个颜色特别深的蓝色符咒。

这些符咒飘浮在空中,没有得到启万里的指令,并未融入到樊见雪的身体中。

渐渐的,他沿着樊见雪背部的轮廓,在空气在写了满满一片的符字,并在中间留了一片白,正好是那秘符的大小形状。

这些符咒互相勾连、相辅相成,融合在了一起。

接着,启万里表情严肃小心地伸出手掌,轻轻贴在了空气中这一片漂浮的蓝字上,一点点将它们按向樊见雪。

同时,樊见雪背上秘符中的那些黑气,竟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般,有规律地吞吐跳动着,随着那一大片符咒接近,这些黑气的搅动也愈加快速起来,令樊见雪面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这个诡咒实在敏锐,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我将这些符咒一点点写入她的身体,根本骗不过它,它一定早就察觉到不对、藏得更深了,只有同时让所有符咒一起起效,才有机会。”

启万里眼神一凝:“就是现在!”

他的手掌前推速度猛然加快,一下子印上了樊见雪的背,那些符咒也绽放光芒,没入她的背部中消失不见!

同一个瞬间,那些黑气疯狂地涌动起来,像一头困惑咆哮的凶兽一般,启万里知道,这团黑气仅仅只是诡咒的外在表现,其在樊见雪身体中的本源,此时一定更加疯狂!

它原本有着源源不断的饵食,但就在这些符咒被打入后,它周围的一切神力便“消失不见”,这显然是不正常的,所以它会跳出原本的蛰伏的状态,开始游走于全身,寻找自己的食粮。

“如果要拔除诡咒,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但我水平不足,而且目前也没有把死人救活的本事。”

启万里暗暗想着,说道:“忍一忍,马上就好。”

黑气在秘符上如漩涡般转动,樊见雪的皮肤下也出现了一团肉眼可见的凸起,它仿佛一块肉瘤般在她身上游走,令她发出了阵阵压抑的痛苦呻吟。

只一瞬间,樊见雪的身体上便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全身剧烈颤抖着,头发亦被汗水打湿,可以想象她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大约一分钟后,秘符上的黑气突然开始收敛、皮肤下的凸起也消失不见,启万里知道,那是诡咒已经被欺骗了,认为在这具身体中的神力已经枯竭,所以选择了一种半休眠的状态,以此来养精蓄锐,等待下一次嗅见神力的时候。

“好可怕的诡咒,当时黑袍怪物施放这个咒的时候,最少最少也达到了比赵岳还要高一层级的水平,意味着他当时有了神符师的境界。”

启万里松了口气,收回手掌,说道:“穿上衣服吧,成功了。”

樊见雪闻言,从喉咙中发出了一声解脱般的轻呼,整个人松垮了下来,大口喘着气,用几乎失去力气的双手,缓缓将衣服穿回了身上。

“谢谢。”她有气无力地说道。

启万里走到衣柜边,打开衣柜取出一件质量上佳的白色长衣扔到了樊见雪身边,说道:“你最近不要再穿红衣了,太明显,这世界上也没几个人像你一样什么时候都穿红衣的,一会儿自己找地方换了。”

“另外,从现在开始,你就叫做红雪,我一会儿给你找幅面具。”

樊见雪听了,默默地拾起白色长衣,点了点头。

“还有,这几天你不要出门,先修炼。”启万里说道:“我虽然欺骗了你身体中的诡咒,但你一旦开始修炼,它还是会有一定可能性察觉到你身体的变化、从而苏醒,所以我会陪着你,教会你如何真正地绕过它修炼、绕过它使用神力。”

“你的悟性很强,所以我预估你大概花上两三天,也就能学会了。在学会之后,我马上就会安排你做事,所以,你最好努力一点证明自己的价值,这样你自己也能过得舒服一些。”

樊见雪沉默了几秒后,嗯了一声,她抓着那件白衣,撑着一旁的桌子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往侧屋走去。

启万里的这间客房很大,也有专门给侍女休息的侧屋,樊见雪去了几分钟后再回来时,已经将那身白衣换上。

短短几分钟,她的脸上便恢复了些许血色,但身着白衣显然让她非常不适应,就连走路姿势都变得扭捏了起来。

启万里见状,奇怪地问道:“什么情况,你怎么不穿红色衣服,连路都不会走了?”

樊见雪难得少见地尴尬了一下,说道:“我喜欢红色,是因为它鲜艳明亮,如同太阳一般,穿着红衣,能够给予我如太阳一般的自信。”

“真正像太阳的人,才不会从一件红衣服身上去找自信。”

启万里摇摇头,没再说话,随手抛给了她一幅自己备用的面具。

樊见雪愣愣地接住了面具,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什么。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