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啪!”白净晴一巴掌扇在沈佳佳的脸上,顿时将沈佳佳扇飞,瘫倒在地,口鼻都在流血。虽然白净晴的修为被御天大帝封印,但还是依旧有着化形期阶段的力量,这一巴掌打在一个普通人类女子脸上,只是一瞬间,便将之拍昏过去,不省人事。

陪同沈佳佳一同过来看车的沈佳佳父母见状立刻跑了过来,其父亲更是超着白净晴冲来,要挥手殴打白净晴。但白净晴又岂是好惹的,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一下便抓住了沈佳佳父亲的手,微微用力,便将之直接掷出,摔在展厅之中的一台奔驰车上,将整个机盖都砸凹进去。

“报警!报警!”几个销售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其中一个甚至直接拿出了手机拨打报警电话。但白净晴显然没有对此过分注意,“警察”这个职业对于白净晴而言,还处于完全未曾了解到的一个知识盲区。

“送医院吧,先送医院吧!”天赐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随即朝着抱着沈佳佳的佳佳母亲劝道:“阿姨,实在对不起,医药费我们出,我们赔你!”说着边去搀扶身家家的母亲,但却被她一把甩开。

沈佳佳的母亲红着眼看着天赐,用手指着天赐的鼻子,怒吼道:“要是我家佳佳跟我老公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们偿命!赔!你拿什么赔!”

“钱啊!当然是用钱赔你啊,我们有钱!”白净晴不知轻重地开口说道。虽然话糙理不糙,但显然现在这种场合不适合说这种话。

“你说的还是人话吗!”沈佳佳母亲哽咽着哭腔,指着白净晴怒骂道。

“我本来就不是人啊,怎么说人话?”白净晴疑惑道,“你这人好生奇怪,难不成你们这个世界没有别的生灵会说话了?”白净晴回应着,反问道。

“没家教!”沈佳佳母亲听着白净晴的话只觉得对方是在嘲讽自己,完全没有想象到白净晴当真不是人,而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真龙所化。

救护车比警车先到,并未多问什么便将昏迷不醒的沈佳佳以及剧痛难忍的沈佳佳的父亲抬上了车,就连沈佳佳的母亲也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先上了车。虽然心中怨恨天赐与白净晴,但此刻唯有丈夫女儿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在救护车走后的五分钟内,警车也随后赶到,经过几个销售简单的盘问之后,几个警察便把白净晴与天赐一同带走。天赐的家庭在本市之中还是有些地位的,其中不乏几个警察认出了天赐的身份,又因为还未看到伤者的伤势,也并不给天赐与白净晴带上手铐。只是令他们一同乘坐警车先回当地的派出所。

“说说吧,怎么回事啊?文家小公子。”天赐与白净晴被引到询问室内,一位民警双手捧着一杯飘香四溢的龙井,看着天赐笑眯眯地说道。这位民警天赐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逢年过节也倒是来过家中几次,送过些礼品,吃过几顿便饭。

“也没什么,只是我女朋友跟人在奔驰4S店里起了些争执,然后一不小心就动手伤了人。他们有多少损失,我们照价赔偿就好了。”天赐结果民警递来的烟,略显生疏地抽了起来,毕竟有个几十年没碰这玩意儿了,吸上一口竟然被觉得有些上头。

“嚯哟,这是你女朋友啊,这么漂亮啊!”民警笑容满面地看着白净晴,听到天赐这么描述,想来是个女孩子出的手,问题不会太过严重,反倒是与天赐套起闲话来。

闲聊许久,民警见时间也差不多了,起身道:“那要不你们做完笔录先回去?伤者伤势等医院报告传回来,我再找你们?”

“不用不用,等他们一下吧,伤势万一有些严重,我们还是在的好。”天赐摆了摆手,笑道。

“嘿,这小姑娘动的手,这么瘦弱纤细的手臂,能有什么力道!”民警摇摇头,笑了笑,显然并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力气可大着呢!”白净晴见眼前的民警言语之中竟然有些瞧不起自己,立刻反驳道。若非被天赐抓住小手,几乎就要从椅子上站起。

“呵呵,有多大?有你......”民警的目光扫视了一番,碍于天赐在场,欲言又止,不敢出言太过放肆。

“要不要喝点茶,我这儿可有着上好的龙井,去年城南那家新开的酒店老总送的,尝尝?”民警未等天赐回应,便起身替天赐去拿来一套茶具以及一罐上好的茶叶。仅仅是看包装,便知这罐茶叶的价格不菲。

“我也不懂什么‘茶道’,反正听他们讲的好像是第一壶烧开,将这几只小杯子洗一遍。按照咱们这种嘴的尺寸来讲,这种文化人的杯子够谁喝?”民警将茶具中的几只小杯子全都用滚烫的茶水全都冲洗了一遍,第二遍再次洒上,方才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笑道:“来,试试?”

天赐微微一笑,掂起一只小茶杯,轻轻一吹,一饮而下,口中回味着这上等龙井的茶香与韵味,不禁赞道:“不错。”

白净晴在其身边也轻轻捻起一杯尝了尝,吧唧吧唧几下嘴巴,一脸的难以形容的表情,摇摇头道:“苦的,不好喝!”相比起茶水,显然还是清甜可口的琼浆玉露更合她胃口。

“哈哈哈,茶叶哪有不苦的。”民警笑道,“那小妹妹你一般都喝什么?奶茶还是果汁?年轻人的确少有喝茶的啊!”

“本座早已活了十万年载了,何来年轻之谈?”白净晴一脸傲气。但这般模样在面前的民警看来倒像是小女娃子的小做作一般,只是笑笑并不多言。

一直在派出所里坐了一个多小时,沈佳佳的母亲才颤颤巍巍地从医院来到了派出所询问室内。一双老眼已经哭得通红,双手的褶皱也愈加明显,颤抖的身子几乎站不稳,一手攥紧医院的调查单满,一手指着白净晴怒目圆视:“你......你还我女儿命来!”说着,便要冲过来殴打白净晴,但显然已经没有力气,双腿一软摔倒下去。天赐赶忙上前扶起,急忙询问道:“阿姨,沈佳佳跟叔叔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你......你还我女儿......你还我女儿命来!你......你还我女儿......”沈佳佳的母亲止不住地哭着。天赐从她手中扯出医院的报告单,发现了沈佳佳的伤势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甚至已经给出了生命迹象极其微弱的信息。天赐知道,这一下可真的严重了。

“叔叔,帮我照看一下这位阿姨。”天赐朝着询问室的民警说道,随后又朝向白净晴,一脸严肃地说道:“在这儿乖乖等我!”说罢,天赐便转身抛出派出所,在四下无人的情况下,化作一道白光遁形而去,迅速到达了沈佳佳所在的医院。

经过一番盘问,天赐很快便到达了沈佳佳所在的诊室,医生未在,只有沈佳佳的父亲包扎着双手,坐着轮椅看着昏迷不醒的沈佳佳躺在床上。天赐悄悄进去,沈佳佳的父亲看着天赐,双眼几乎都要冒出了火儿。可想而知,若非现在手脚都不便行动,定要冲上来与天赐拼个你死我活。

天赐看了一眼沈佳佳的父亲,将手背到身后,浮现出一小瓶不老泉,朝着病床上的沈佳佳走过去。沈佳佳的父亲一脸警惕地看着他,只见天赐将手中不老泉轻轻倒在了沈佳佳的嘴里。沈佳佳的父亲顿时怒斥道:“你干什么!”唯恐天赐对沈佳佳再做出什么有伤害的举动。但天赐却不予理会,只是轻轻地将一小瓶不老泉倒完。

随后天赐又取出一小瓶不老泉,递给沈佳佳的父亲,将身子缓缓低下,蹲在沈佳佳父亲的轮椅边上,轻声道:“叔叔,我替我女朋友对你们道歉,这瓶药水口服,喝下就好。您试试?”

沈佳佳的父亲将头撇过去,大喊道:“医生!医生!有人给我女儿喝了不知道什么药!医生!医生!”

医生护士闻讯而来,看着各式各样探测沈佳佳生命迹象的仪器,不由惊道:“这......这怎么可能?”所有医生护士都一脸震惊,即便是沈佳佳的父亲丝毫不懂医学,却也能明显辨别出,医疗设备上沈佳佳生命迹象的恢复。

“这......这是什么意思?医生?”沈佳佳的父亲一手攥紧天赐刚刚递给他的不老泉,用着不敢确认的语气问着一旁的医生与护士。

“沈佳佳的生命迹象已经恢复了,具体怎样还要再检查一下才行,不过,最起码,生命危险已经脱离了。”负责沈佳佳伤情的医生保守地说道。在经过一番检查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沈佳佳身体内的伤势竟然在以惊人的速度缓缓愈合,即便是已经被拍掉的几颗牙齿都在重新生长出新牙。

“这......这不科学!”医生轻声惊叹。

沈佳佳的父亲在一旁看着医生的神色变化,担忧地问道:“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沈佳佳的伤势正在迅速复原,即便是牙齿都在重新滋生。头部头骨的部分骨裂也在慢慢愈合。这以现代的医学科技是绝对做不到的,她刚才经历了什么?”医生问向沈佳佳的父亲以及在场的天赐。

“医生,这是不是就是说我女儿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沈佳佳的父亲还是希望得到医生肯定的答复方才放心。

“不止是脱离危险,甚至可以说,再过几个小时应该就能完全无碍了。你们刚刚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能够让一个濒死的伤者在这么短短几分钟内复原!”医生追问道。

“没什么,没事就好。”天赐摆摆手,面朝沈佳佳的父亲笑了笑,道:“叔叔,您快点把这瓶药水喝了吧,然后来一趟派出所,帮我女朋友撤销一下案子。我就先回去了,麻烦您了!”天赐转身便走,到了一个无人之地,化作一道白光遁身而去。

回到派出所,所幸白净晴与沈佳佳母亲在民警的监督下并未发生直接冲突。见到天赐回来,白净晴“嗖”地一下站起,走到天赐身边。天赐朝着沈佳佳的母亲笑了笑,道:“阿姨,沈佳佳已经没事了,我已经去看过了,您可以打个电话问问您丈夫。”

“你在说什么胡话,这么几分钟的时间,你说没事就没事了?我女儿都已经快死了,结果你还在这儿想推卸责任吗?”沈佳佳的母亲说着说着,眼泪又情不自禁地就要落下。

“阿姨,您可以先打个电话问下。”天赐催促道。看着天赐一脸的笑意,在场的民警也不禁舒了口气,若是这个文家小公子真的犯了事儿,涉及了人命案子,来自上面的压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沈佳佳母亲看着天赐丝毫没有紧张的模样,半信半疑地拨通了她丈夫的电话,经过一番交流,也终于确认了自己的丈夫与沈佳佳都没事了的事实。在听到是天赐亲自送去的药水治好了之后,看向天赐与白净晴的表情也逐渐复杂起来。不知该说谢谢还是该继续埋怨,一时间竟然陷入了僵局。

“阿姨,把案子撤了吧,既然人都没事,我再额外补偿你们二十万的精神损失费以表歉意。咱们这事儿也到此为止吧,警察也都挺忙的,还是别耽搁他们了。”天赐微笑着拿出手机,就要转给沈佳佳母亲钱。沈佳佳母亲再一次拨通了电话,确认了丈夫女儿都没事之后,方才收下了天赐的转账,同意将这起案件结束掉。

“呼......终于摆平了......”天赐长叹一口气,领着白净晴走到了派出所的大门口,无奈地捏了捏白净晴高挺的鼻尖,“你呀!以后不许再动手伤人了,听到没?”

“嗯嗯嗯。”白净晴被天赐捏得难受了,连连避开,点点头,似乎也明白了自己这一次下手有些过重了。毕竟,这里不是大千世界,而是地球,自然有着地球的规矩。相比之下,倒是大千世界对她而言更适应一点。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