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钱!?”艾登吃了一惊。

“是的,他们给了一笔帝国流通的现金,还有一些黄金。”阿比盖尔回想着说道,“因为我们这边也没什么损失,就答应了下来。”

“魔女集会……很缺钱吗?”艾登有点诧异。

他很难想象魔女集会会缺钱,作为魔女集会核心的七名大魔女都掌握着世间罕有的技术,光拉弥亚制作的魔药就可以在黑市里拍出天价。

就算黑魔法相关的东西没法量产,她们在钻研黑魔法的过程中产生的衍生技术也很有变现前途,比如薇拉掌握的冶炼技术,就能制造出前世世界都造不出来的高端材料……

“不算缺钱吧,但钱对我们来说很必要,个人钻研黑魔法的成本是很高的。现在《公约》基本上已经遍及了整个南大陆,以我们的身份,充其量也只能在工坊里做些东西卖钱,而且还只能在地下活动和交易。”阿比盖尔端着茶杯回道,“通过黑市渠道拿到的资金,有时候还很难花出去。”

艾登理解了过来,女巫们有赚钱的本事,但为了投入黑魔法研究花钱也很快。

由于非法者的身份,她们没办法像企业家或农场主那样进行大规模生产,女巫之间又鲜有合作,因此只能用小作坊式的生产方式进行技术产出,而且成品基本上只能流入黑市交易,从黑市里拿到的钱有时候还得洗……

总而言之,就算有可以变现的技术,变现效率也是很低的。

“原来如此……”听到这里,艾登突然有了个主意,“那不如这样,如果你们有什么可以大规模生产的用来赚钱的技术,或许可以拿给我们。监狱这边替你们生产,然后我们一起分钱。”

在自治州监狱管理的自主权还是挺大的,监狱里场地人员生产条件全都齐备,完全就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工厂,如果有什么符合市场需求且方便生产的产品,马上就能产出利益。

阿比盖尔盯着艾登看了一会儿,嘴角浮现出一抹浅笑:“和女巫合作?和奇奇莫拉说得一样,你还真是挺开明的人。好,这事我会和她们商量一下的。”

“那我刚刚提到的要求你怎么考虑?”艾登追问。

“既然阁下这么拜托了,我们当然会尽力帮忙,不过……毕竟我们这边也没掌握什么信息,我们不保证能一定帮上忙。”阿比盖尔稳重地回应。

“那样就够了。”艾登点头。

反正他也没对她们抱太大希望。

“那么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告辞了。”阿比盖尔说着起身。

“我送你几步?”艾登也跟着起身。

“不必劳烦,阁下还在工作吧。”阿比盖尔兀自走向门口,然后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脸来,“对了,阁下,虽然只是细枝末节的事情,但我觉得还是告诉你一下比较好,那位‘血衣先生’,其实不是‘血红满月’的创始人。”

艾登怔了一下。

“血月教团,其实是一个存在了好几百年,由血族和追求永生的邪教徒建立的,崇拜死神的隐秘组织,两百年前突然衰落,销声匿迹。”阿比盖尔淡淡地说道,“我想那个人,要么只是伪造了旗号,要么就是篡夺了那个教团的势力。”

……

与此同时,监狱之外。

血族亲王凯尔·卡奥多正蹲在路边,思考见到妹妹的方法。

仔细想想的话,就算找到了监狱领导也不一定能打通门路啊,他又没任何关系……

正当他苦恼的时候,有人从他身边走过,径直前往监狱侧门。

凯尔扭头看了一眼,是个高挑的美人,从这个门进监狱,应该是在这里值班的狱警。

这时凯尔看到之前接待处见到的那名女狱警换了便服从侧门出来,正好和这人打了个照面。

“维罗妮卡,你今天又值夜班啊。”伊莎贝拉向上班的同事打招呼。

“是啊,你今天怎么不在食堂吃晚饭?”维罗妮卡回声。

“我晚上有约了……啊对了!”伊莎贝拉脸上突然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来,“今天下午典狱长有客人哦,是个没见过的大美人呢。难得你们上周进展得不错,你要警惕起来了啊!”

“警、警惕什么啊?”维罗妮卡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嘿,懂的都懂,我先走啦。”伊莎贝拉挥手,走向另一个方向。

听了整个对话的凯尔起身,眯起了眼睛。

那个叫维罗妮卡的狱警,似乎和典狱长关系比较密切,或许可以从她嘴里套点和监狱领导相关的情报出来。

这么想着,凯尔大步走近过去,在维罗妮卡进入侧门前叫住了对方:“这位小姐,请留步。”

维罗妮卡下意识地转过头来,看到眼前这位满脸堆笑的陌生男士,立刻警惕地皱起眉头:“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是来探望在这里服刑的家人的……”凯尔开口解释。

“啊,要探监的话请去接待处提交申请表,往那边走,从那边正门进……不过这个时间已经没法探视了,你还是明天再来吧。”维罗妮卡以为对方是来咨询的,表情稍微松动了下,悉心地给他讲解了一下。

“啊不是,其实我的家人最近好像在监狱里稍微犯了点事,暂时没法探视。但我真的很想见到她,您……应该认识这里的领导吧,不知道能不能……”凯尔别有深意地笑道。

“你想让我帮你求情?这没用的啊,如果是规定上不能探视的情况,你找典狱长本人都是没用的。”维罗妮卡直接摆了摆手。

“请别这么说嘛,像您这样美丽的小姐,肯定不会对有困难的人坐视不管吧?”凯尔微笑,抬手伸向维罗妮卡的脸。

与此同时他开始散发高等血族固有的魅惑力量,暗红色的双眼深处发出微弱的红光。

成了——凯尔刚这么想,维罗妮卡突然抬手,一把抓住他伸过来的手腕使劲翻折过来。

一阵剧痛,凯尔当即打了个激灵。

“你干什么!?找死吗?”维罗妮卡瞪着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