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也不知怎么回事,那蛊虫取出后像是解了某种封印一般。

她好像直接越过了孩童的年岁,身体模样都开始有了变化。

她渐渐的抽高了身子,风姿宜人,纤秾楚楚。

如含苞待放的牡丹一般,盈盈动人,瑰姿艳逸。

虽在山野间,无华服玉饰,但一袭纱衣,长发披散,花草为环,轻巧的立于山谷间,山水花木仿佛都失了颜色。

如此生活,不似京中那般规矩多,倒也轻松自在,无拘无束。

直到那天,圣女姑姑跟她说,是因为她体内的蛊虫,才造成她生长迟缓的原因。

如今取出,一两年便可恢复正常。

小七愣了许久后才反应过来,她装了那么许久的孩童,还真是装了个寂寞!

虞谷中禁荤腥,每日里不是花露就是花粉羹,再不然就是什么没甚滋味的菜肴,素淡的她险些得了厌食症。

若是没见过世间那种种美食的美味,便不会这本绝望和奢望。

小七一大早捧着花露喝着,觉得自己被圣女姑姑当蜜蜂养了。

喜好荤腥的小七当然也会打打野食,趁着姑姑不注意,她跑去后山打了野山鸡。

拿着带来的一小包盐,腌了烤着吃。

吃完后掩埋现场,幸福的抹抹嘴回去了。

到了晚上便开始发作起来,两个月没有发作的毒又开始闹腾了起来。

而且比以往更严重一些,她委实遭了一些罪。

等她能下地的时候,被姑姑问道是不是吃后山的野山鸡了。

她开始还梗着脖子不认,后来姑姑说那山鸡是有毒的,这山谷中的飞禽走兽乃至一只虫子,都是有毒的。

小七觉得姑姑在唬她,就是想断了她吃肉的念头。

于是乎,她开始翻阅虞谷里面的藏书,这一翻可了不得,还真让姑姑说中了,全是有毒的玩意儿。

她之后开始研究怎么去除这些东西的毒性,崔富便成了她实验的小白鼠。

被她喂了各种各样的失败品后,崔富实在忍不了了。

某月某日某下午,崔富在虞谷之外的小溪里补了条鱼回来,虞谷的阵法拦的是人,可拦不住它。

将鱼叼到小七面前的时候,小七兴奋的蹦起来,险些将它的蛇身踩断。

好端端站着坐着躺着的一个倾城大美人,在一条鱼面前就崩了人设,崔富也渐渐习惯了。

真怕她馋的厉害了,把它炖了。

因为它发现好几次了,小姑娘想王爷了,写过几次信,等着吹哨唤来信鸽后,抚摸着信鸽许久,最后放下信进了厨房。

姑姑对于她所做的事情都是知晓的,从开始疾言厉色的训她,到后来显然没什么用,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为她似乎知道了,如果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怕剩下的一只眼也会被她做的荒唐事戳瞎。

小七一般在等着连肉带汤吃完后,拿着写给王爷的信十分内疚的表示下次一定一起让信鸽带出去。

怪只怪这虞谷中竟无一只飞禽走兽是能吃的。

小姑娘说着话的时候有几分诚意,崔富不知晓。

只知道这三年来,信鸽儿被召来,没有一次是能飞出去的。

好在它是个会替她打鱼的蛇,谢天谢地!

ps:小姑娘长大了!

长大后如何,都懂吧?

明天继续,晚安。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