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转眼间,十天的时间过去了,阿图姆也是经过了多番寻找,但都还是一无所获。

以卢克森的地域,阿图姆想要一个把这里搜索完毕,找到窟卢塔族的遗址,起码还要一个月的时间。

不过十天已至,阿图姆便是再度找上了托帕。

“托帕,位置找到了吗?”

在小镇的一间酒吧里,阿图姆直接是从外面跳上了五楼,从窗外看着办公室里唯恐不安的托帕,淡淡地开口问道。

“啊……”

突然听到阿图姆的声音,托帕惊慌地叫了一声,扭头看向了窗户方向。

在看到窗外的阿图姆时,不禁心想:“这里可是五楼。”

随即开口说道:“大人,已经找到了,在小镇的北边,三十公里外的塔卢森山地带。”

“您要找的人,当初就是从那里来到镇子上的。”

心中恐慌的托帕,一身冷汗淋漓,连直视阿图姆的勇气都没有。

“塔卢森山地带么?”

阿图姆在听到了有关消息后,心里想了一句,同时屋子里的托帕的额头上,被洞穿了一个血洞。

直至到死去,托帕仍然还是那副惊恐的模样。

无论是楼下的众多黑帮守卫,还是托帕在找到关干窟卢塔族的消息后没去找他,亦或者阿图姆有意隐瞒自己的行踪。

他都想不出放过托帕的理由。

次日中午。

独身直入塔卢森山地带的阿图姆终于是找到了一片居住地的遗址,从周围的环境来看,很明显是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打斗。

周围散落的石块,积水的大坑,倒塌后被燃烧过的大树,还没完全被自然所吞噬掩盖住的痕迹,无一不是在证明着,这里很有可勇就是阿图姆要找的地方——窟卢塔族的遗址。

仔细地查看着周围,继续向着北边走去的阿图姆突然间是听到了森林里传来有节奏的打击声。

“啪啪啪啪……”

阿图姆抬头看了一眼声音传来的方向,身形一闪就消息在了原地,无声无息地落在了一棵大树上。

而他所在的树大树下,一个穿着少数民族打扮,比他记忆中的酷拉皮卡还要稚嫩一些的少年正在使用着两把木刀,一刀接着一刀地击打在大树的躯干上。

“呦,窟卢塔的最后遗孤?”

看着专心致志地修炼着的酷拉皮卡,阿图姆直接开口确认性地问了一句。

“谁?”

听到阿图姆的声音,酷拉皮卡十分警惕地向后一跳,同时也是抬头看见了树干上的阿图姆。

“你是什么人?

酷拉皮卡摆出了一个攻击姿势,突然间由黑色变成绯红色瞳孔紧盯着树干上的阿图姆。

从阿图姆口中听到的话,让他不禁是想起了自己那被人给虐杀,取走了双眼的族人。

被激起了心中仇恨的酷拉皮卡也是把阿图姆当作了是当时的凶手之一,现在是来取走他这最后遗孤的命的。

阿图姆微微一笑,轻轻地一跃而下,落到了地面上。

在看到那绯红色的瞳孔时,他便已经完全是确认了,这人便是窟卢塔族的最后遗孤——酷拉皮卡·窟卢塔。

“啪丶啪。”

就在阿图姆是刚刚落到地面上的时候,心中把阿图姆当成敌人的酷拉皮卡马上是向着阿图姆发动了攻击,强而有力的两把木刀挥砍向了阿图姆的要害之处。

但是,在普通人的眼里是非常强力的攻击,却是被阿图姆轻松地接了下来,双手紧紧地抓住了酷拉皮卡挥砍过来的两把木刀。

看着面前脸色大变的酷拉皮卡,阿图姆幽幽地开口说道:“仇恨,愤怒,过人的身手,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窟卢塔族的最后遗孤。”

酷拉皮卡心中那充满了仇恨的怒火再度喷发而出,绯红色的眼眸变得更加明亮,发出令人沉迷其中的视觉享受。

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是从阿图姆的手中抽出手中的武器,酷拉皮卡便想是挥脚抽击,但是意图太过于明显的地被阿图姆是一脚踹飞了出去。

退飞出去的酷拉皮卡在地上翻滚了几下之后迅速地起身,已经被仇恨的怒火吞噬了理智的他,只想着要把阿图姆斩杀当场,即使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正当他是准备再度发动攻击的时候,阿图姆却是开口了。

“你难道不想知道,谁才是真正虐杀了你的族人的凶手吗?”

毫无杀意的阿图姆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站在那里,冲杀到一半的酷拉皮卡也是停下了脚步,阿图姆的话是让他的理智迅速回归。

不过,他却依然没有放松对阿图姆的警惕,在未能完全是把阿图姆确定为是友非敌的情况下,酷拉皮卡充满恨意地说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凶手是什么人?”

看着仍然是戒备心十足的酷拉皮卡,阿图姆十分欣赏酷拉皮卡的表现,接着开心说道:“你大可不必对我抱有敌意,他们也是我的敌人,虽然我们出身于同一个地方。”

当酷拉皮卡听到阿图姆说出最后的那句“我们出身于同一个地方”时,便是又想着对阿图姆发起进攻,直接把他直接擒下来,拷问出自己想知道的情报。

然而,阿图姆就好像是看穿了他的所有心思一样,散发出强烈的恶念笼罩住了酷拉皮卡,幽幽地开口说道:“我想杀你,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而已。”

“现在的你,太弱了!”

酷拉皮卡被阿图姆所散的恶念气场所笼罩,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掐住了脖子一样,惊恐的神色立马是爬上了他的脸颊。

这使得酷拉皮卡直接是连忙后退,拉开了与阿图姆的距离。

“说,说出你的目的吧!”

在阿图姆的恶念气场下,酷拉皮卡不愧为这个时代的命运之子之一,虽然惊恐但却是没有被完全震慑住,没有像托帕那样表现得十分不堪。

“在此之前,不是应该先介绍一下自己的名字吗?”

“对了,我叫阿图姆,阿图姆埃尔斯。”

收回了散发出去的恶念气场,阿图姆语气温和地开口说道。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