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然而,阿图姆在环视了所有的人一眼之后,却没有在现场中找到除了他之外的第二个念能力者。

可是,现在还留在门把手上的念却明明在昭示着现场还有其它念能力者存在。

因为念能力者与普通人的生命气场是不一样的,只要通过“凝”便可以是轻易地分辨出来。

普通人的生命气场,其体内的生命之气是一直向外界流失着的。

但是念能力者却不一样,念能力者的生命之气,在流失的时候是会被本能地缠绕在体表之上。

这是念能力者在学会了“缠”之后的本能,因为生命之气便是念能力者的力量源泉,同时本能地把气缠绕在体表上,这样做其实更是在保护自己,增加自己的防御力。

找不到人这一点让阿图姆是十分疑惑,总感觉是有什么被他忽略了一般。

“一定是我遗露了什么!”

一下子,阿图姆便是陷入了沉思之中,同时在回想着自从是进入到了这个宴会厅中之后的所见场景。

自己是最后一个到来的客人,然后便是大门被负责开门的服务生关上了……

就在阿图姆是刚刚想到关键点的时候,亚当突然间下令。

“在场的所有服务生集合站好。”

阿图姆的思绪被亚当给打断后,他立马是抬起了眼眸看向了亚当。

“不对。”

在阿图姆看到亚当的时候,他突然是感觉到那里有些不对劲,但是却又总是说不上来。

然而,就在宴会厅里的所有服务生是相互看了一眼,准备集结到亚当的身前时,凶手再一次出手了。

而这次的目标就是亚当,而且还是在阿图姆的注意力在亚当的身上时。

毫无预兆也毫无痕迹。

亚当死了!

亚当的死法与威尔逊一模一样,都是被切断了脑袋。

“啊……”

“死了,亚当死了。”

宴会厅中的所有人在这一刻瞬间是彻底慌乱,连忙是再一次涌向了大门处。

但是,无论他们是怎么用力,始终都无法打开大门出逃。

同时,有人在看到大门被锁死了之后,也是顾不上风度了,连忙是抄起了宴会厅里趁手武器,准备向着大门砸去。

有一就有二,其它的人也是纷纷效仿,抄起了桌椅当作自己的武器,合力地砸向了大门。

一时间,宴会厅里乱成了一锅粥。

同时,也有人是砸向了可以看到窗外景色的玻璃窗。

也正是这人的举动让阿图姆是想通了关键。

现在的宴会厅已经是沦为了一间密室,窗户上的玻璃不知何时是被换上了防弹玻璃。

砸玻璃窗的男子见到自己的行为无效也并没死心,准备继续砸窗,而阿图姆也是准备帮他一把。

为什么自己无法找出那个在宴会厅里的凶手?

很有可能就是因为现在这里已经是成为了密室有关。

所以,事实的解释只有一个。

这是那名凶手那让自己都找不到人的念能力发动条件。

“黑粒子。”

阿图姆伸出右手食指指尖,一枚乒乓球大小的黑色圆球出现在了他的指尖前面,然后以阿图姆的念为推动力,瞬间里射向了那片防弹窗。

这是阿图姆在这段时间里对黑暗物质开发出的新招式。

体内的念包裹着微尘大小的黑暗物质颗粒,然后在就速旋转中凝聚在一起。

这是阿图姆的念与体内的黑暗物质第一个完美融合开发出的招式,其威力比气圆斩还要强。

就单单是乒乓球大小的“黑粒子”就媲敌转速两千的气圆斩威力。

在阿图姆的攻击下,那片防弹玻璃立马是被洞穿并且破裂。

掺杂着雨水的狂风一下子就冲窗外吹了进来。

“来到你了!”

也就是这时,在亚当的尸体旁边,阿图姆刚刚进来时为他开门的那个服务生,正在一脸阴狠地盯着阿图姆,此时他的身上还背着一个氧气筒。

他是突然间出现在那里却又好像是一直就站在那里一样。

把罪魁祸首找到的阿图姆戏谑地盯着他,气机完全是把它给锁定住了。

“砰!”

在密室被破开了之后,那扇门上的念也是瞬间散去,众人一下子就是把门给砸开了。

“开,开了……”

那此惊恐的人在看到门被砸开了之后,瞬间转惊为喜,慌忙地逃出了宴会厅。

只被阿图姆的气机锁定住了的那个凶手,一双怨恨的眼神紧紧地盯着阿图姆,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阿图姆不知道已经是死了多少次。

直到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之后,阿图姆才是开口说道:“嗨,我叫阿图姆,能给我讲讲你的念能力吗?”

服务生打扮的男子怨恨地盯着阿图姆吼道:“都怪你才让他们都逃了,都怪你!”

男子的眼神中充满了怨恨的怒火,然后抽出了插在腰间的匕首,也就是杀了威尔逊与亚当的凶器,直接是爆发出了体内的念,向着阿图姆径直地冲了过来。

然而,只是单单的一个照面,这名杀人凶手就被阿图姆直接给按在了地面上。

一只完全是由黑暗物质组成的黑色巨爪是牢牢地将它抓得动弹不得。

然后,阿图姆笑了声,说道:“呵呵~~”

“如果你不是想着连我都杀掉的话,也许你就成功了。”

“密室,可是会中毒的。”

被阿图姆抓住的杀人男子沉默了,只是双眼已经变得一片通红。

“是复仇吗?”

“如果,你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放开你,让你去复仇,怎么样?”

阿图姆看着杀人男子通红的双眼,淡漠地问道。

杀人男子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没得选择,不答应直接就会死,而谋划了两年多的这场复仇计划也会因为他的死亡而终止。

他不怕死,他怕的是自己还没完成复仇就死了。

于是他直视着阿图姆应道:“好。”

“你叫什么?”

阿图姆开口问道。

“弗兰克,弗兰克·托比。”

杀人男子如实地对着阿图姆说出了他的名字。

“那么,你的念能力是什么效颗,请给我讲讲吧!”

念能力是千奇百怪的,但是让自己都找不出来的念能力,这让阿图姆十分感兴趣。

况且……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